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两人自小一块儿长大, 云琅仗着比萧朔读的话本多,时常没个正经,寻个机会便要逗弄萧小王爷。

  不想后来者居上, 竟一朝叫对面翻了身。

  萧朔比他横得下心,敢说未必不敢做。云琅走投无路, 脚底下没了方向,一时顺腿, 飘进了虔国公猎庄的围墙。

  云少将军家学渊源,自小身法奇绝。好容易从面红耳赤里缓过来稍许,回过神, 人已在墙对面彻底站稳当了。

  “什么人?!”

  院内, 家丁正四处巡逻,听见动静立时抽刀出鞘“出来!”

  云琅不曾想到前国公府的家丁竟这般悍勇, 当即收敛气息, 蹲在了墙角草垛后。

  不过几息, 已又有人赶过来“可找着了?究竟是什么人?”

  “不知道。”有人道,“还是和方才一样,只听见响动, 其余的都没看见。”

  “莫非是雪压塌了围墙?”

  有人猜测“今夜这雪实在太大,咱们这处猎庄久不修缮, 说不定是哪处损毁了……”

  “若是压塌围墙,倒也罢了。只怕有奸人潜入,如今情形, 不可大意。”

  为首的家将扫了一圈, 沉声道“快搜, 定然要找出来!”

  ……

  云琅按着额头,借风雪遮蔽, 向角落躲了躲。

  国公府的家丁不少,四散开来各处搜寻,一时众目睽睽盯着,再要翻墙出去已来不及。

  云琅一时无法,尽力矮了身形,绕着围墙边找人“萧朔!快点儿,回我一声。”

  萧小王爷既然来找虔国公,向来多少已有周全计划,这时候把老国公府上的家丁无缘无故打一顿,不论如何都不很合适。

  云琅不知萧朔安排,不打算添乱,用力敲了几下墙,压低声音“你那边究竟什么安排,抱着虔国公的腿哭行吗?”

  虔国公的这一处猎庄,他们两个少时也跟着王妃来过几次,围墙并不算很结实,里外都能隐约听见对面的动静。

  隔了一阵,萧朔也已在墙外听见了他的声音,寻过来“静观其变。”

  “再静就观不了了!”云琅有点着急,“快点儿,拿个主意,要么给我扔进来几根荆条背上。”

  萧朔在墙对面,大抵是摇了摇头“天寒地冻,荆条都拿去烧火了。”

  云琅愁得不行“那怎么办?”

  家丁正在四处搜索,云琅不能待在一个地方,贴着墙根慢慢走,尽力回忆听人说过的过堂法子“立风雪也立过了,还有什么赔罪的办法,滚钉板行吗?脊杖,自断一臂,穿小姑娘衣裳跳舞,三刀六洞……”

  “……云琅。”萧朔静了片刻,终归想不明白“你为什么总能把这件事这般自然与别的掺在一起?”

  云琅顿了顿,干咳一声“古人不都是这么干的?彩衣娱亲……”

  萧朔一时不察,竟被他引经据典说通了些许,在墙对面沉吟了一刻。

  “能不能快点拿主意?!”云琅回头扫了一眼家丁,又向前挪了些,边走边说,“在我前头好像还有一个蹲墙角的,已经惊动了他们。眼下到处都在搜人,你要是再想不出来,我就――”

  萧朔不得不跟着他,在墙外绕了大半个圈“什么?”

  云琅“……”

  萧朔没能听见他回应,敲了两下围墙“云琅?”

  萧朔隔着墙,不知里面情形,放不下心“可是搜着了?不要同他们动手,你先设法出来。”

  云琅蹲在墙角,讷讷“……我不动手。”

  萧朔心下沉了沉“你面前有几个人?”

  云琅身心复杂“一个。”

  只一个家丁,云小侯爷一扇子都能顺手敲晕过去,此时不出手,只怕是被什么给绊住了。

  萧朔蹙了下眉,沉声道“你应付不来?先设法自保,不可教他们伤你,我去叫门――”

  “你叫得大声些,把门拆了也可。”云琅喃喃,“最好把所有人都引过去,多牵制一阵,我这里有些不方便……”

  萧朔听的云里雾里,越发焦灼“云琅!”

  云琅叹了口气,借着柴草垛遮掩蹲在墙角,看着眼前面色同样格外阴沉的虔国公。

  ……

  彩衣娱亲,卧冰求鲤。

  云小侯爷屏着呼吸,颤巍巍伸手,帮老人家摘了眉毛上挂的一根稻草穗穗。

  琰王来拜会外祖父,在猎庄外顶风冒雪立了大半日。

  终于如传言一般,不由分说,甚是凶悍地叫人拆了猎庄的围墙与半扇大门。

  家丁不敢动武,一时尽数围了过去,连劝带拦地阻了半日,总算盼来了已不知所踪了大半个时辰的国公爷。

  “表少爷带了人,说这门不好,硬要全拆下来。”

  家将没能劝住,灰头土脸跪下“是属下护卫不力,老爷――”

  家将愣了下,看着跟在老国公身后的云琅,错愕半晌,慢慢瞪圆了眼睛。

  虔国公负着手,扫了一眼遍地狼藉,冷哼一声,一言不发向室内走过去。

  云琅一眼瞄见萧朔,蹑手蹑脚要过去,听见背后一声沉叱“滚过来!”

  云琅脚步一顿,老老实实转了回来。

  萧朔蹙紧眉,伸手将云琅牢牢拽住,几步上前“国公。”

  “多年不见,你倒越来越长本事。”

  虔国公扫了两人一眼,面色冷然“不止知道和老夫对着干,胆子也越发大,已不必认我这个外祖了。”

  萧朔不知云琅为何忽然叫他拆门,此时却打定了主意,半句不提,过去俯身跪下“外祖父。”

  云琅贴着边过来,也想跟着跪,被萧朔抬手拦住。

  云琅有点着急,想和他说话,弯下腰低声“等会儿,你听我说――”

  “此事不该你说。”

  萧朔淡声道“你的亲兵拿来了暖炉厚裘,你先去暖一暖,缓过来再说话。”

  云琅欲言又止,徘徊半晌,还是过去抱了暖炉,蹲在了萧朔边上。

  “今日之事,怪我不知轻重、与他调侃胡闹,以致一时失了分寸。”

  萧朔收回视线“怪不得云琅冒犯。”

  虔国公转回来,负了手看着他“又是怪你?”

  萧朔低声“是。”

  “老夫不过闲来无事,沿围墙散心,凭空便从墙上掉下来个人。”

  虔国公几乎有些匪夷所思“莫非是你给扔进来的?!”

  萧朔扫了一眼云琅,攥了下拳“是。”

  云琅“……”

  虔国公没想到他竟真敢答应,愕然瞪了萧朔半晌,冷笑“好,好。”

  “你就打定了主意,什么事都护着他,是不是?”

  虔国公是军伍出身,脾气上来,照四下里一扫,顺手抽了条寸许粗的木棒“既然找打便跪着!”

  “外祖父年事已高,动气伤身。”

  萧朔跪得平静,将人牢牢护在身后“您要打要罚,只吩咐便是。”

  云琅蹲在边上,按着额头,叹了口气。

  这些年祖孙两人便不曾好好说过几句话,一地的家丁都看熟了这等事,不敢劝,心惊胆战悄悄散了,抱着柴草尽力堵上了门。

  风雪愈寒。

  萧朔垂了眸,仍油盐不进地跪着。

  虔国公气得咬了牙,举了棍子便要打,却还不及落在萧朔身上,面前已又多跪了个人影。

  云琅跪得郑重,将暖炉搁在一旁,伏在雪地上,给老人家叩了个头。

  “怎么,一个两个的都要给老夫来这套,你也要替他挨揍?”

  虔国公面色冷了冷,沉声冷嘲“真以为老夫会心软――”

  云琅膝行两步,低声“外公。”

  虔国公脚步一顿,花白的眉毛死死蹙紧了,冷然挪开视线。

  “我不替萧朔挨揍。”

  云琅老老实实道“风雪这般大,太冷了,我想先进去。”

  虔国公“……”

  虔国公有些年头没见识过云家小子的不见外,眼看着云琅蹬鼻子上脸,一时竟叫他气乐了“你倒敢说话,不怕老夫一刀劈了你?”

  “劈就劈了。”云琅小声,“还能给外公听个响,解解气。”

  虔国公张了张嘴,竟不知该怎么接,百思不得其解瞪着他。

  云琅总算弄清了这对祖孙怎么吵到了今日,牢牢按着萧小王爷,绝不准他再多说一个字“您先揍萧朔,我进去喝口茶,暖暖身子就出来。”

  “不过些许风雪,也好意思说受不住。”

  虔国公看了云琅半晌,冷然回身“你们两个昔日可没这般娇贵,想来这些年――”

  “这些年,萧朔只身支撑琰王府,背负血仇韬晦转圜,劳心伤神。”

  云琅主动接话“我四处逃命,破庙睡过,山沟滚过,弄来一身伤病,到现在都没好全。”

  “这般糟蹋下来,都不如少时那般康健。”

  云琅轻叹“自然也不能履围墙如平地,视风雪作等闲……”

  虔国公在墙边蹲了小半个时辰,亲眼看着云琅从围墙外如履平地飞进来,掉在的地上。

  他有些年没见过这般信口开河的,看着云琅,一时竟不知该从何驳斥起“你――”

  “我翻进来,都费了很大力气。”

  云琅唏嘘“可惜偏偏无人看见,没人能替我作证。”

  云琅看向右边“家将大哥,您看见我进来了吗?”

  家将防卫不力,面露愧色“回国公爷,属下未曾看见。”

  “可惜。”云琅叹了口气,看向左面,“这位家丁大哥,您看见我进来了吗?”

  家丁只听见了声音,有些愣怔,摇了摇头“不曾……”

  云琅点了点头,扼腕惋惜“他们都没看见。”

  “自然……您是堂堂国公,开府仪同三司。”

  云琅“也是绝不会大雪天里用敛息术避开自家护卫,蹲在自家猎庄墙角,偷听我们在外面说话的。”

  云琅诚诚恳恳“也不会因为不小心惊动了护卫,引得一群人四处搜寻,不得不躲在了柴垛后面。”

  云琅“故而,您也绝不会看见我进来。”

  虔国公“……”

  虔国公怒从心中起“混小子,莫以为老夫真不敢揍你!你――”

  云琅要说话,不留神呛了口冷风,一迭声咳起来。

  他如今身形单薄,瘦得衣物都有些空荡。这阵咳嗽缓不下来,力气不济,单手撑在了雪地上。

  云琅面色苍白,压着咳意,努力朝他壮烈笑了笑“您放心揍,我绝不跑,叫您揍过瘾……”

  虔国公巴掌举得老高“……”

  萧朔再忍不住,抬了头,想要将他拦在身后。

  云琅跪在雪地里,摇摇欲坠的,不着痕迹把人一脚踹回去“不瞒您,如今我二人在朝中步步维艰,原本也累得快撑不下去了。”

  “前阵子,萧朔已找好了块风水好的墓地,只等着什么时候有幸一块儿丢了性命,埋下去一了百了。”

  云琅垂眉低声“您将我们揍散架了,便就此撒手,什么都不用再管……”

  “胡说八道!”虔国公再听不下去,怒气攻心,“才几岁的黄口小儿,就满口生死之事!”

  “不就是朝堂里那些破事!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霍明澈顾九辞只为原作者三千大梦叙平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千大梦叙平生并收藏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