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老主簿眼看着那块羊肉的大小, 生怕萧朔被噎出好歹。躲在暗处悬心吊胆看着,见王爷食肉寝皮般狠狠嚼着咽了,才终于稍放了心。

  晚了一步, 气氛已然再救不回来。

  老主簿自问已然尽力,看着叼着匕首撸袖子分羊肉的云少将军, 叹了口气。

  叫来玄铁卫,将琉璃杯子拿走, 换成了粗瓷大碗。

  把托盘收好,换成了铺地的硬挺毛毡。

  琴师被玄铁卫扛着,在房顶缥缈又不缥缈地弹琴, 颤巍巍的, 紧闭着眼睛弹了半曲,便被好生扛下来送回了家。

  “烤得仓促了, 都不入味。”

  云少将军还不很满意, 在热腾腾的大块羊肉里挑着“羊也不够好, 肉质半点不紧实,一看就没在戈壁上跑过。”

  萧朔险些被他一块羊肉紧实地噎死,扫了一眼, 淡声道“来日去北疆,我陪你去捉。”

  “好。”云琅来了兴致, 随手将匕首插在肉上,“等我把燕云全打回来,便带你去跑马。”

  云琅少年征战, 早在北疆跑得熟透, 不比京城差上多少。

  他潇洒惯了, 近来在京城待得久,终归处处觉得约束, 总放不开“就是大宛马,也要在那里撒开了疯跑,才能看出点汗血宝马的意思。”

  “冬日下了雪,便更好看。”

  云琅兴致勃勃给他讲“雪拥秦岭,四境素裹,山上险峻得很,马都不敢走……”

  萧朔静听着,替他倒了碗葡萄酿,递过去。

  云琅难得见了酒,有点受宠若惊“我能喝这个?”

  “不醉人,酸甜爽口罢了。”萧朔垂眸看了看,“他们不都说,沙场该喝这个。”

  “葡萄美酒夜光杯?”云琅念了句诗,“那大抵是临行前送出征的,真到了地方,喝的都是烧刀子。”

  云少将军饮惯了烈酒,若是搁在几年前,不要说葡萄酿,花雕都觉得绵软没趣。

  这些日子叫身边人看得太紧,云琅能屈能伸,接过来端着,细斟慢酌品了两口“回头我叫刀疤弄来些,也给你尝尝。”

  “放心,咱们两个谁跟谁。”

  云琅极大方,拍拍萧小王爷的肩“我有的,定然都叫你也有一份……”

  萧朔摇了摇头“你只是没能拿羊肉噎死我,想拿酒再呛一回,看我能不能醉死在榻上。”

  云琅一眼叫他看穿,有些讪讪,咳了一声“这般……明显吗?”

  萧朔早摸透了他的脾气,懒得与云琅计较,将匕首自他手中接过来,将羊肉重新分成适合入口的小块。

  云琅坐在边上,看着萧小王爷埋头切肉,也挪过去“我要这个。”

  萧朔按着云少将军的北疆风俗,拿匕首戳了一块切得最好看的,递过去。

  云琅叼着吃了,又看了一圈,挑了块最满意的“还有这块,带皮的,皮烤酥脆了的最好吃……”

  萧朔抬眸扫他一眼,将那块肉扎起来。

  云琅心安理得张嘴等着,眼看萧小王爷将肉递过来,探头去接,竟接了个空。

  萧朔将肉扔进蘸料,换了筷箸夹着,来回沾了几次,自顾自吃了。

  云琅措手不及,愕然看了他半晌“小王爷,就是一块肉,也值得你这般放下身段跟我抢吗?”

  萧朔平静道“这羊不是给我烤的?”

  “虽说是……”

  云琅讷讷点了下头,看了看少说三十来斤的烤全羊“你……都要吃完吗?”

  “吃不完,便叫人拿去熏制了,放起来存着。”

  萧朔道“等逢年过节,再拿出来慢慢吃。”

  云琅“……”

  萧小王爷当真勤俭度日。

  云琅此前没想过这个,此时看着,竟隐约有些不忍“王府可是银子不够了?面上风光,内里其实只能吃糠咽菜,点完的蜡烛把蜡油刮下来,用火融了灌进杯里,戳根捻继续用……”

  “……”萧朔阖了下眼“不是。”

  萧朔被云琅教了几次,已能分辨肉质。夹了块香嫩些的,细细蘸了料,搁进瞎操心的云少将军嘴里“府上银子够用,你不必担心。”

  云琅想不通“那――”

  “那也不行。”萧朔道,“若是明日我从朝中回来,这羊叫你分干净了,我当即便去再买十只。”

  云琅“……”

  他才转了这个念头,话都还未说,便被萧朔堵了个结实。

  云琅端着葡萄酿,看着眼前料事如神、敢想敢说的萧小王爷,一时忍不住抬手按了按额角。

  “我说这句话,只是为了威胁你,怕你瞒着我将羊分了。”

  萧朔静了静心神,慢慢道“不是真的要买十只羊。”

  “我知道。”云琅轻叹,“不然呢,我在王府摆摊卖烤全羊吗?”

  萧朔扫了一眼他颈间,没说话,抬手替云琅理了理衣领。

  云琅怕弄坏了玉佩,烤羊时便穿上绳子戴上,塞进了衣服里头。

  玉佩戴得贴身,在外面虽看不出,却能看见条细细的红线,若隐若现地藏在颈间。

  萧朔看了一阵那条红线,也一并仔细理顺了,轻声道“多谢。”

  “谢我什么。”云琅不知他这句话从何说起,由着萧小王爷亲手伺候,忽然想起件要紧事“对了,我比起那醉仙楼如何?”

  萧朔将手收回来,看着他。

  “快说啊。”云琅兴冲冲道,“我比之醉仙楼――”

  萧朔“云小侯爷。”

  云琅听了这四个字,就觉得后头没好话,当即囫囵起身“罢了罢了,若不是夸我的,就不听了。”

  “是夸你。”萧朔淡淡道,“你当年也曾打马游街、把酒临风。”

  云琅听着他夸自己,仍觉不对,干咳“那又如何?”

  萧朔“也曾缓带轻裘,买桂载酒。”

  “你直接损我罢。”云琅讪讪,“再吟诗酸词,我要上房了。”

  “好。”萧朔看着他,“你不妨一想。若是醉仙楼有一日忽然烤了只羊,一整头扛上雅室,将客人按在地上,切成肉块,挨个塞进嘴里……”

  云琅听不下去,遮着眼睛“……不必说了。”

  萧朔涨了见识“人,不可貌相。”

  萧朔设想了不知多少种情形,也想过纵然云小侯爷不会做饭,去拿些后厨蜜渍着的梅花,用热水一冲,当成汤绽梅端来给他。

  总归不失风雅闲趣。

  一时不查。

  花前月下,萧小王爷坐在十分硌屁股的假山石上,看着云琅,身心敬服“我的确不曾想到,你竟还有这一手。”

  云琅有些心虚,端着还剩半碗的葡萄酿,挪着坐过去“小王爷。”

  “既是我自己挑的人,便也认了。”萧朔语气沉了沉,“可你烤好了,竟然还想着分下去。”

  云琅心说这么大一头羊,纵然熏制挂上,只靠你我二人慢慢吃,还不知要吃到哪年。

  要哄小王爷也是门本事,云琅如今长了记性,腹诽一句便将话咽回去,扯了扯萧朔的袖子。

  萧朔垂了眸,身形不动。

  云琅好声好气“不分,都是你的。”

  萧朔静坐了片刻,低声道“你也能吃。”

  云琅失笑,想要说话,心底莫名酸软了下,将葡萄酿递过去“喝一口。”

  “花前月下,这般难得。”

  云琅小声“我已算是焚琴煮鹤了,不喝酒岂不是对不起月亮?你帮我喝一口,给这美景良辰赔个礼。”

  萧小王爷只要被哄对了路子,便格外好说话,就着云琅的递过来的瓷碗,低头喝了口酒。

  云琅将酒碗放下,深吸口气长呼出来,伸开腿,坐得舒服了些。

  萧朔将羊肉切好了,放下匕首“你若累了,便靠着我。”

  “倒还不累。”云琅笑笑,“只是……忽然就觉得,这样倒也很好。”

  萧朔蹙了下眉,抬起视线,落在云琅身上。

  “我原本总觉得,受了王叔王妃托付,就要看着你,把你看周全了。”

  云琅随手摘了几片叶子,比了比,挑了片最好看的“凡事先衡量上一圈,哪种做法最有利,我便去做哪个。”

  云琅静了片刻,轻声“可做了之后,你难不难受,憋不憋屈,心中又是如何想的,我竟全然――”

  萧朔打断他“我那时说的这句话,也是气话。”

  云琅张了张嘴,失笑“是是,萧小王爷最是善解人意,知道我一身苦衷,有心无力。”

  萧朔净了手,拿过布巾,递给云琅“你纵然再说好话,今夜也给我活烤了一整只羊。”

  “……”云琅绕了这么大个圈子,竟没能绕得过去,一阵头疼“回头再给你做别的还不行?别去醉仙楼了,没什么意思。”

  “真的。”云琅擦干净了手,扯着萧小王爷的袖子,尽力诋毁,“他们家卖酒还坑人钱。”

  萧朔原本便不想去,看着云琅指间纠缠的布料,神色缓了些许“你接着说。”

  “倒也没什么可说的,就是忽然觉得这样也很好。”

  云琅咳了一声,耳后莫名热了热,扯了下嘴角“我方才烤羊时,仔细想了半天,我真心想要的……定然不只是你活着。”

  萧朔眸底凝了下,落在他身上,半晌没有出声。

  “将心比心。”云琅低声道,“有些事做了,其实未必是当下最好的那一种……可你若这么做了,便能比过去觉得开心些,倒也很好。”

  云琅卷着那片叶子,他向来说不习惯这种话,只觉得格外不自在,清了下喉咙“故而……往后也是,你有什么想做的,直接做就是了。”

  云琅“我说的话,你若觉得听不进去,是不必照做的。”

  萧朔轻声“什么话都算?”

  “对啊。”云琅不明白话与话还能有什么不一样,“你若不爱听,就当我在唱歌。”

  萧朔静坐良久,点了下头“好。”

  “话说回来,与戎狄议和、边境划定的事,倒也不必非要争出个结果。”

  云琅说了一句,看着萧朔忽而沉下来的神色,伸手按住他“你先听我说。”

  术业有专攻,云少将军在这件事上远比旁人内行,稍一沉吟又道“有几桩事情,我们得立即去办。”

  萧朔看他笃定神色,沉默一刻,点了下头“你说。”

  “朔方军无将,只能守不能攻。戎狄也定然是看准了这一点,才会来趁火打劫。”

  云琅道“如今举朝避战,要叫他们不打我们的注意,朝廷是靠不住的。得设法叫他们自己乱起来。”

  “北地苦寒,若非乘机袭我边城,大都不愿在冬日有所动作。”

  萧朔摇了摇头“要在此时挑起各部族纷争,并不容易。”

  云琅不知萧朔竟还时时关注着这个,怔了下,笑笑“是。”

  云琅扔了叶子,撑着胳膊坐正了些“虽不容易,可也还有些办法。”

  萧朔蹙了眉“你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霍明澈顾九辞只为原作者三千大梦叙平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千大梦叙平生并收藏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