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萧朔出了书房, 一言不发,径自上了马车。

  王爷要入宫,老主簿向来放不下心。叫人仔细套好了马车, 安排妥当,跟着一路送出了王府。

  “车就在宫外候着。”

  老主簿跟着车, 压低声音“您见完了皇上就出来,咱们直接回府。”

  老主簿不敢提入宫的事, 尽力挑着萧朔有些兴致的说“梁太医说了,小侯爷如今可以慢慢用些药膳,调理滋补。方子都已抄下来了, 回头便叫后厨去试验……”

  萧朔阖眼靠在车内, 握着腰间玉佩,静了片刻“药膳滋味古怪, 他一向不肯吃。”

  “可药膳毕竟滋补, 于人大有裨益。”

  老主簿犹豫半晌, 小心道“若是……您想些办法呢?”

  “他不吃的东西,硬撬开嘴也塞不进去。”

  萧朔蹙眉“我能想什么办法?”

  “小侯爷嘴虽刁,却愿意跟您学啊。”老主簿帮忙出主意, “您不曾发觉吗?什么事,但凡您做了, 小侯爷便也定然要跟着做的。”

  “当初在府上,您开蒙得晚些,先王请了先生来专门教您。”

  老主簿道“小侯爷早背过了, 又分明最不爱学这个的, 看见您去先生处听课, 竟也日日跑去趴窗户。”

  “还有,您那时练拳, 身上磕伤了好几处,要用通筋活血的药。”

  老主簿“小侯爷以为是什么好东西,谁劝都不行,也一定不依不饶要喝一口。”

  萧朔也记得此事,他被引着想了一阵这些,心底松快不少,微抬了下唇角“父王无法,给他尝了一勺,他便苦得飞上了房。”

  “正是。”老主簿笑道,“先王拿此事笑话了小侯爷好些年。”

  老主簿看着两人长大,记得清楚“还有那块双鱼玉佩,先王命人做了,是给您将来的世子妃定亲当纳礼的。上面用暗文藏了您的生辰八字,小侯爷不明就里,竟也闹着非得要……”

  萧朔平静道“我已给他了。”

  “您向来惯着小侯爷,可这玉佩毕竟与别的不同,也是没办法的事……”

  老主簿应了一句,忽然回神,愕然站住“您将那定亲的玉佩给了小侯爷!?”

  “若无当年意外,他早已该是一品军侯。”

  萧朔神色沉了沉“我知这般草率,到底折辱了他。可如今形势太过不利,纵然我想按规矩纳采问名、请期亲迎,也不容太过张扬。”

  “不是……不是问这个。”

  老主簿干咽了下,讷讷“小侯爷――”

  老主簿一时竟也不知自己想问什么,跟着马车,心事重重闭了嘴。

  “此事我早已打定主意,当年也去求过父王母妃,得来了回话。”

  萧朔有些烦躁“今日与你等说清,劝我纳妃生子的话,便不必说了。”

  “不是不是。”老主簿忙摇头,“小侯爷――小侯爷好得很。”

  萧朔这些年的心思,王府是个人便看在眼里。

  当初两人年纪都还小,小云琅没事便来府上捣乱,扰得萧朔读不好书。端王看儿子整日气得磨牙,半开玩笑地作了势,说要叫人把云家小子扔出去,再不准进来。

  小萧朔听了消息,急得当时便扔了书,跑出了王府去找云琅。

  云小侯爷不过是去了趟庙会,回来才知道世子竟就这么活生生跑丢了,踩着房顶找了大半宿,才把人从京郊一路扛了回来。

  后来两个人各自年纪长些了,先帝实在喜爱云琅,有心替云少将军成家开府,叫先皇后请端王妃去帮忙相看。

  王妃看着云琅长大,自然也跟着高兴。挑了好几家门当户对、既懂事又伶俐的,想让云琅自己来挑,却一连三日都没找着人。

  云琅平日里来王府一向勤快,王妃疑惑,派人去找,找了一圈,才在世子的书房里找着了已来了整整三日的云小侯爷。

  萧朔的书房向来不准云琅乱翻,弄乱了当即便要叫人收拾。王妃带人去时,房里却已几乎没了原本的样子。

  书房地上,满满当当堆了山川流水、丘陵营盘。

  隐约看得出是拿木头削的,尽力上了色,只是仍显得格外粗糙。

  朔方军帐有套沙盘,端王叫人做的。匠人手制的微缩景致,模拟北疆,做得极逼真,拿来给将军们讨论临阵战法。

  云琅看得眼热,嚷了几年要亲手做一套,却又没这个耐性。终于有了机会,已废寝忘食兴高采烈的摆弄了三天。

  “娶什么小丫头片子……不要。”

  云少将军听着王妃的话,左耳进右耳出,不以为然“小姑娘又不能陪我骑马,不能半夜陪我出去。”

  云琅拿着木头雕的粗糙小战车,按着兵书上的演练战阵,专心致志“又不会刻这个,您看,这个车轱辘还能转……”

  府上的幕僚并未插手帮忙,王妃不知这些东西是哪来的,有些讶异,在书房里找了一圈自家的儿子。

  少年萧朔靠在榻边,手上仍攥着小刻刀,握了块雕到一半的木头。

  他三日未睡,眼底熬得尽是血丝,神色却极平静。

  半刻也不肯阖眼,视线落在云琅身上,一下一下,慢慢刮着手中的木头野兔。

  ……

  王妃立了一刻,带人悄悄走了,再没提要替小侯爷议亲的事。

  老主簿看了这些年,虽然不及预备,真到了这一日,操心的却全不是自家王爷这头“这玉佩是干什么的……小侯爷知道了?”

  萧朔肩背绷了下,一阵心烦,蹙紧眉侧开头。

  “您还没告诉小侯爷。”

  老主簿心情有些复杂“就把定亲的玉佩……直接挂在了人家腰上吗?”

  “他自己要的!”萧朔咬了牙,沉声道,“我说过了,扔了砸了都无妨……他不肯,非要戴着。”

  “是是。”老主簿忙点头,“不论怎么说,总归是小侯爷自己要的,又不是您设了圈套,设法诓小侯爷戴上……”

  萧朔“……”

  老主簿“……”

  老主簿愁得横生白发“您……还是诓着小侯爷戴上的?”

  “小侯爷那个脾气。”老主簿有些担心,“您不怕他生气,不让您回书房睡觉吗?”

  “不必说得这般不堪。”萧朔听不下去,不悦道,“我只不过找了个由头,与他商量了几句罢了。”

  “他如今已是我的人,便要奉我的令。”

  萧朔刚受了云少将军的礼,攥了下拳,语气生硬“我纵然不解释……叫他戴上,他便要戴上。叫他不准生我的气,他便不能生我的气。”

  “是。”老主簿顺着他的思路,讷讷,“叫他同您成亲,他便要同您……”

  “不必说了!”萧朔冷声,“他还不知道,此事不准再提。”

  老主簿心说那您只怕迟早要被轰来偏殿睡,看着令行禁止、军令如山的王爷,将话咽了回去,低声“是。”

  萧朔忍无可忍,烦得不行,抬手关严了车厢的窗子。

  老主簿满腔忧虑不敢言说,陪着马车,一路到了宫门口。眼看着王爷神色冷沉地下了马车,带着一身的阴云匆匆进了宫。

  先帝高寿,新帝继位不过一年,宫中的各处布置改动还并不很大。

  新帝在兄弟中行六,比端王小出几岁。只是常年在京中,不曾四处统兵征战,娶妻生子都要早些,如今的两个儿子都要比萧朔年长。

  同骁勇善战的兄长迥异,新帝显得尤为和善,当年尚是皇子时,便已因为敬才礼士,在朝中广有贤名。

  皇上是在御书房见的萧朔,一见人进来,便笑着放下了正做御批的朱砂笔“快过来坐。”

  萧朔停在门外,行了面君的礼数,随内侍进了御书房。

  “你来见朕,哪用得着这些虚礼。”

  皇上叫人撤了桌案,让萧朔坐在榻前,又特意吩咐,叫人换了暖身子的姜茶“这几日天冷,如何不多穿些?”

  萧朔谢了坐“习惯了,并不觉得冷。”

  “你们少年人,身康体健,血气总归还是要旺些。”

  皇上已惯了他漠然寡言,不以为忤,耐心道“只是也不能仗着这个,便任意糟蹋身子,知道吗?”

  萧朔垂目道“是。”

  “晨间时,朕叫人去问过一次,你府上说是你有事。”

  皇上温声询问“可是有什么不便之处?”

  “没什么。”萧朔按着云琅教的,“只是昨夜睡得晚了些,早上贪睡,没能起得来。”

  皇上微讶,视线落在他身上一阵,失笑道“也对……民间有言,睡不醒的冬三月。朕像你这般大的时候,也恨不得不去晨练早课。”

  “冬日养神,也是常理。”

  皇上看着萧朔,神色愈和蔼了几分“日后若是起不来,随便派个人,来宫里回一句就是了。”

  萧朔低下头“是。”

  内侍送了姜茶来,细细斟了两盏。

  “来,暖暖身子。”

  皇上亲自推了一盏过去“冬日苦寒,还把你叫进宫,朕向你赔不是。”

  萧朔双手接过来,道了声谢,将姜茶拿在手里。

  “你心中大抵也清楚,朕不得不叫你来,是为了那承平楼下……暗门之事。”

  皇上静了片刻,苦笑一声“朕自己的儿子不争气,撞开扇暗门,闹了半日,竟只知责骂随从护卫,对肘腋之患视若罔顾。”

  萧朔漠然听着,并不接话。

  “你能发觉此事,又愿意同朕来说。”

  皇上看着他,缓了缓语气,又道“朕心里……十分感怀。”

  “陛下于臣,恩深似海。”萧朔道,“臣发觉此事,自然要同陛下说。”

  “那暗门隐患已处置妥当,侍卫司也已暗中调查。朕吩咐了政事堂,按一等军功赐赏。”

  皇上格外欣慰“今日叫你来,是还有些事要亲自同你说……”

  “一等军功是攻城克池、三军之中斩将夺旗。”

  萧朔语气微沉“臣无功,不敢受禄。”

  “如今四境平安,哪来的攻城夺旗。”

  皇上笑道“你立了此等大功,朕难道还不能赏了?只管受着就是,御史台若再说闲话,只管来告状,朕替你教训他们。”

  萧朔眸底冷得像冰,垂了眸,并不答话。

  皇上看了他一阵,放下茶盏,轻叹口气“朕知道。”

  “上次你入宫,朕替云琅说了几句话,难免惹得你不快。到了现在,竟还和朕堵着气。”

  皇上叹息道“朕与你父亲,虽非一母同胞,却自幼如嫡亲兄弟一般……云氏一族与朕,何尝不是血海深仇?”

  “只是当初血案,毕竟是镇远侯云袭一手策划。”

  皇上缓缓道“云麾将军……与镇远侯,素来亲缘淡薄。至多也只是为保功名前程,不得不从旁协助罢了,若说主谋,其实怪不到他身上。”

  萧朔右手垂在身侧,慢慢握紧了身侧玉佩。

  他尽力叫自己不去细想这些话,胸口些微起伏几次,将诸般念头死死压回去“是。”

  “朕这些年,每次一同你说这个,你便很不爱听。”

  皇上道“只是……朕仍想让你明白。当年之事,总归有太多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霍明澈顾九辞只为原作者三千大梦叙平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千大梦叙平生并收藏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