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先前萧朔一个人进宫去面圣, 云琅留在府里,等了小半日,不知萧朔在宫里的情形, 又放不下心。

  他如今尚且不宜大张旗鼓在外头露面,本想寻个机会进宫逛一圈。悄悄出来, 才跟守在宫外的老主簿打了个招呼,就被老人家心惊胆战牢牢抱住了两条腿。

  云琅闲着没事做, 索性彻底遮严实了,抢了车夫的活计。

  却没想到王爷才出宫,竟就要去醉仙楼夜夜笙歌、花天酒地了。

  “我几时说――”

  萧朔一阵气结, 按着脾气“不过几句话, 你不要借题发挥、不依不饶。”

  “那可是醉仙楼。”云琅可还记得此前的事,“我不过是去吃两颗栗子, 小王爷都不准。”

  萧朔“……”

  云琅跟他翻旧账“还将我从酒楼训出来了, 说我不学好, 来这等乱七八糟的地方。”

  萧朔咬咬牙,扫了一眼他腰间玉佩“……云琅。”

  “一转头。”云琅有些怅然,像模像样扼腕轻叹, “王爷就要去逍遥快活……”

  萧朔实在听不下去,自车厢一侧摸索了下, 打开个暗格,拿出块精致的点心塞进了云少将军这张嘴里。

  云琅不及防备,满当当塞了一嘴, 使了半天劲干咽下去“怎么还有吃的?”

  萧朔蹙了蹙眉“是你要的。”

  “我几时要的?”云琅一阵茫然, 他极喜欢这些机巧的小东西, 倒也顾不上计较,板着萧朔的手臂凑过去看, “怎么打开的?再按一下我看看……”

  萧朔看了云琅一眼,抬手按住那块盖板,向内推进半寸,又掀了一次。

  那暗匣设计得极精巧,接缝毫不起眼,在外头几乎看不出。内里是个锦盒,小白玉托盘里放着几样点心,都做得可爱巧思,上面扣着剔透的琉璃罩。

  “有专人替换,都是新鲜的。”萧朔道,“你若饿了,自己拿出来吃。”

  云琅正在兴头上,随口应了一声,自己按着盖板,一推一开试了好几次。

  “你那边也有。”萧朔将人戳回去,“自己找,里头放了糖蒸酥酪。”

  云琅目光一亮,当即仔仔细细摸索了一圈,果然也发现了个小巧的暗匣。

  “这是谁做的?”云琅兴致勃勃,将酥酪颤巍巍小心端出来,“这等巧思,当赏一赏……”

  萧朔看着他各处翻腾,阖了下眼,神色也跟着隐隐和缓,轻声道“赏什么?”

  “这你就不懂了。”

  云琅自小爱吃这些甘甜不垫饥的零嘴,舀了一勺搁在嘴里,“既是要赏,定了赏什么哪还有意思?”

  “既然是赏,自然得叫人家自己挑。”云琅耐心教萧小王爷,“合了心意,才算赏得对地方。”

  萧朔静坐了一刻,将话记下,点了下头。

  “这酥酪做得不错,你也吃点。”

  云琅给他推过去“甜香滑嫩,比宫里的差不出多少……”

  “宫中各处路径,你虽了如指掌,也不可太过大意,动辄往里面跑。”

  萧朔正想说此事,他并无胃口,摇了摇头,将调羹递回云琅手里“我今日看宫中防卫,虽不至水泼不透,却也比当年防备得严密许多。”

  萧朔看着他,缓声道“我不过是进了趟宫,皇上一时不会动我,你不必太过担心。”

  云琅被他戳穿,咳了一声,讪讪的“几时担心了?我是来盯着你的。”

  “若是我不来盯着。”云琅怏怏不乐,“你定然要去醉仙楼,点上一百个会跳舞的小姑娘。”

  萧朔听得莫名,实在忍不住“为什么要点一百个――”

  “你看!”云琅恶人先告状,“你都没问为什么要点小姑娘!”

  萧朔“……”

  云琅终于抓了琰王的把柄,目光灼灼,按着萧朔不准他跑。

  萧小王爷罕少遇着这般胡搅蛮缠的,平白遭人指控,一时几乎有些没能跟得上情形。

  车在路上,终归不很稳当。他被云琅牢牢按着,看着云少将军几次晃悠悠要撞到车顶,下意识抬手垫了下。

  “揉脑袋这等计俩,早不管用了。”

  云琅等了半天,不见那只手落下来,自己向上踮了踮,胡乱蹭了两回“是要王爷找个时机,和我痛痛快快喝醉了酒骂一场,才能好的。”

  萧朔尚未回神“骂什么?”

  “我怎么知道。”云琅皱眉,“你因为什么不高兴?我们骂一通不就行了,你不让我进宫,我又没法趴在房顶上听……”

  萧朔静了片刻,抬手覆在云琅背上,阖了下眼。

  这些年,萧朔有时甚至觉得庆幸,云少将军生来疏旷,心胸明朗襟怀坦彻,从来不知什么叫自寻烦恼。

  有时……却又恨得想将人捆起来,怎么求饶卖乖也不理,结结实实教训一次。

  此前不过打了三巴掌,已被小侯爷讹诈到了现在。萧朔将念头驱散,臂间稍稍施力,低声道“云琅。”

  “在呢。”云琅低头,细看了看他的脸色,“去不去喝酒?”

  萧朔低声道“不想去。”

  云琅也不勉强他,尽力搜刮一圈“那就不去……想不想回家砸东西?”

  萧朔静阖了眼,摇头“不想砸。”

  云琅看了他一眼,不着痕迹去摸萧朔的手腕,才一碰上,便落进了萧朔掌心。

  云琅由他握着,皱了皱眉。

  才一进马车,便觉得萧小王爷的手凉得简直过分,缓了这些时候,竟还没能暖和彻底。

  云琅索性同他学,将萧朔的手扯过来,抱着焐了焐“想不想揍我……”

  萧朔“……”

  萧朔想不通,睁开眼睛“云琅,我在你心里便是这般样子么?”

  云琅怔了下“啊?”

  “喝酒,砸东西,打人。”萧朔将他放开“我几时竟已变得这般不可理喻了?”

  云琅被他一总结,竟也才觉出蹊跷,愕然半晌“不对啊……”

  萧小王爷分明还同旧日一般,一逗就恼一哄就忘,好欺负得很。

  云琅难得体贴一次,竟平白将琰王的名声糟蹋成这样,一时很是歉疚“是我不对。”

  萧朔还在自省,闻言蹙紧了眉“什么?”

  “哄你的办法不对。”云琅直起身,细听了听着外头的动静,“停车。”

  老主簿刚将车赶过旧宋门,听见后头吩咐,忙停下马车“小侯爷?”

  “到景德寺了吗?”云琅拿过萧朔的披风,顺手披上,仔细系好,“先停一停,等会儿再走。”

  老主簿探身仔细看了看“到寺后的空场了。”

  景德寺这些年的香火都不很不旺,寺后空场交兑给了禁军屯田,却也并没什么人细致打理。

  如今一片杂草,落在黑透了的天色里,映着庙宇的遥遥香火,几乎已有了些清冷荒芜的意味。

  此处平日里便很是僻静,向来少有人走。老主簿不明所以,探身道“可是有什么事?吩咐下人去做就是了,您――”

  “等着。”云琅将萧朔按在车里,自己跳下了车。他目力向来出众,在杂草丛中凝神找了半晌,终于盯准了要找的东西。

  萧朔下了车,并未回应老主簿询问,静看着他。

  云琅右手一扬,变出来柄匕首,牢牢扎进树干寸许。他提气纵身,踏了下匕首借力,拧腰旋身伸手一探,握住了个什么东西,右手抄着树枝一扳一晃,已稳稳落回了地上。

  这套身法,云琅自己都已许久不曾用过。此时使出来,尚有些气息不平,扶着树干稳了稳。

  老主簿不放心,忙要去扶,被萧朔抬手止住。

  云琅自己喘匀了气,朝萧朔一笑,攥着拳过来“伸手。”

  萧朔定定望着他,迎上云少将军眼里的明朗月色,无端烦扰竟一时散净了。

  他知道云琅抓的是什么,抬起双手,包住了云琅仍虚攥着的那一只手。

  汴梁城中,只在景德寺后,尚有一眼未干透的温泉。

  山寺桃花始盛开,泉温地热,四时景致都跟着有所不同,隆冬时节尚有花草。

  本该成蛹过冬的萤火虫,也会偶尔被地热所惑,以为春暖花开。破土而出,提前长成。

  萧朔接了那一只晕头晕脑出错了时节的流萤,张开手,看着被掌心热意引出来的星点亮芒。

  “运气好,还真找着了。”

  云琅被夜里寒风引得喉咙发痒,咳了两声,高高兴兴探头看他“不生气了吧?”

  冬日本就没有流萤,纵然此处特殊,能碰上一个也是难得。两人小时候,不论萧朔因为什么不高兴,拿这个都是能哄好的。

  “话本上说了,这东西吉利。”云琅像模像样,在萧小王爷脑袋上施法,“亮一下诸事顺利,亮两下一年平安,亮三下心想事成――”

  萤火虫被掌心暖了一刻,昏昏沉沉爬起来,振了几次翅,摇摇晃晃飞了起来。

  “g!”云琅还没念完,忙跟着蹦起来,“快抓――”

  萧朔抬手,握住了云琅的手腕。

  “抓它!抓我干什么?!”云琅愁得不行,“你还没心想事成呢!”

  “已成了大半。”萧朔牵着他,慢慢道,“我没事了,回府去罢。”

  “你不是一直喜欢这个?”

  云琅惋惜得不行,回头尽力找破土的痕迹“算了,等回头有时间,我再来给你捉几只……”

  萧朔摇了摇头“我喜欢的不是这个。”

  “装。”云琅啧啧,“也不知谁小时候弄丢了一只,心事重重了一个月。”

  萧朔劝不动他,索性将人从地上拔起来,抱稳当了,一并进了马车“的确不是这个。”

  云琅自小便被养在这附近的偏院,是幼时四处乱跑,无意间发现的这片地方。

  萧朔第一次被他带来,是夏日最明朗的时候,月色远比今日好得多。

  两人都只七八岁,小云琅被先皇后收拾得格外仔细,穿着一身缂了游龙暗纹的银白锦袍。一身通透明净,连发带也是纯白的,只颈间坠了条细细的红线,拴着压命的玉麒麟。

  小萧朔立在树下,看着云琅探手摘了一点流光,笑吟吟从树上跃下来,将手递在他眼前。

  ……

  萧朔自车窗外收回视线,看了看这些年都只会拿这一手撩拨他、偏偏浑然不觉,这会儿竟还念念叨叨着惋惜萤火虫的云小侯爷。

  他闭了闭眼睛,将云琅按回身边,拽着胳膊牢牢看住了。

  近日来第七次,将不知为何、仍想把人栓在榻上,再结结实实揍一顿屁股的荒唐念头按了回去。

  回府后,萧朔屏退旁人,将宫中的情形同云琅大致说了一遍。

  “与你所料不差。”

  萧朔关了窗子,叫人送了参茶过来,将云琅塞在暖榻上“皇上听说我知道了些别的事,脸色便变了,险些没能装得下去。”

  “他最怕这个,脸色如何不变。”云琅被他裹了两层,哭笑不得,“我就是下去逮了只虫子,还不至于被冻成这样……”

  萧朔不为所动“有备无患。”

  梁太医应了要治云琅,这些日子都在奔走找药,连云琅不回医馆,也无暇日日盯着管教。

  纵然有蔡老太傅帮忙,再找一回当年那些杏林旧友,要将人彻底治好,只怕远不如看着这般容易。

  萧朔盯得严,从不给云琅折腾的机会“等你好了,跳进汴水里游十个来回,我也不管你。”

  云琅想不通“我去游汴水干什么?水里又没有萤火虫。”

  “……”萧朔将他彻底裹严实,拿了条衣带捆上“我按你说的,只说有人以当年真相作饵,诱我配合行刺,竟当真骗过了他。”

  云琅被他拐回来,细想了一阵,点点头“这么说……咱们这位皇上应当已经很清楚,是什么人谋划着要他的命了。”

  “虽然侍卫司还没查清楚,但他心里定然已有了答案。”

  云琅沉吟“所以纵然你说得模棱两可,他也自然而然,在心中替你补全了整件事的始末。”

  萧朔点了下头,将参茶吹了吹,自己试了一口,递给云琅。

  云琅的确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霍明澈顾九辞只为原作者三千大梦叙平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千大梦叙平生并收藏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