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翌日一早, 萧朔按商定好的进了宫。

  云琅醒来时,书房外间已只剩下了老主簿在收拾。

  老主簿理好文书,听见内室动静, 轻敲了两下门“小侯爷?”

  “他已见皇上去了?”

  云琅披着外袍,屋里屋外找了一圈“几时去的?”

  “寅时刚过。”老主簿道, “说是随宗室年终祭祖,要连着去几日。”

  这个云琅倒是知道, 本朝旧例,年终既要祭谢天地,也要在宫内设坛祭祖。只是每年时日都要由礼部着人推算, 挑选黄道吉日, 倒并非固定哪一日。

  萧朔虽不及他在宫中的时日多,但当年也受太傅悉心教导。进退之道、周旋起来倒是用不着担心。

  云琅与他谋划过几次, 心中大略有数, 点了点头, 又将桌上的几本书翻起来看了看。

  “可是有什么东西不见了?”

  老主簿候在边上,已看他四处翻找了半天“用不用叫下人来帮着找?”

  “不用。”云琅看了一圈,“我戴的那块玉佩, 今早醒来没看见,说不定掉在什么地方了。”

  老主簿闻言有些着急“这如何能不找?”

  云小侯爷身上戴的东西就没有便宜的, 说不定又是什么前朝的古玉、大理送来的上好翡翠。

  “是什么样的?”

  老主簿不放心,当即便要叫人帮着找“也不知怎么回事,近来府上总是丢玉佩, 说不定是――”

  “萧朔总戴那个。”云琅干咳一声, “我看着好看, 拿来戴了两天。”

  “……”老主簿已带人找了两天王爷丢的玉佩,闻言心情有些复杂, 立在原地“这样。”

  “昨晚闹得没分寸,不一定掉在什么地方了。”

  云琅索性不找了,将衣物穿戴整齐,收拾妥当“我先回医馆,免得梁太医举着针来王府扎我。”

  “您等一等。”老主簿回神,忙拦着他,“王爷吩咐了,不叫您上房,府上套车送您回去。”

  云琅原本总觉得马车慢慢吞吞晃晃悠悠,坐起来实在磨人。近来坐多了琰王府的马车,竟莫名觉得舒服得很,倒也无不可“也好。”

  他还惦着萧朔,想了想,终归不很放心“若他回来了,便派人告诉我一声。”

  老主簿还在想昨晚的事,看着云琅,又不很敢问“是。”

  “还有,告诉他不必死要面子活受罪。”

  云琅笑道“我又不是日日有精神头折腾,他夜里睡不着,实在想去医馆找我,去就是了。”

  老主簿“……是。”

  云琅细想了一遍,该交代的都已交代妥当,放了心“就这些,我走了。”

  他还要回医馆挨扎,当下不再耽搁,起了身便要出门。

  走到门口,窗外忽然生出一阵骚动。

  琰王府向来极清净,下人也进退有度,不会无故慌乱。云琅蹙了下眉,心头微沉“怎么回事?”

  老主簿也变了变脸色,正要出去问,迎面已急匆匆跑来了个灰头土脸的玄铁卫。

  “横冲直闯,像什么样子?”

  老主簿将人拽住“慢慢说!”

  “蔡太傅来了,一定要进王府,门将拦不住。”玄铁卫只得站住,慢慢道,“谁拦骂谁,骂了一路,如今已闯到了书房外面……”

  老主簿“……”

  云琅眼疾手快,把两人一并扯进来,严严实实关上了书房的门。

  玄铁卫不知所措,还愣愣站着。云琅把人戳在门口堵门,拽过老主簿“堵上耳朵。”

  老主簿怔了下“为什么?”

  “别管。”云琅蹲在窗下,牢牢堵住耳朵,“先堵就是――”

  话音未落,窗外已平地炸了一声厉喝“萧朔,给老夫出来!”

  老主簿反应不及,震得恍惚半晌,晃悠悠蹲在地上。

  云琅借着空档,飞快扯了条宣纸,揉成两团,严严实实塞在了耳朵里。

  蔡老太傅名叫蔡补之,是学问大家,清誉满门,到本朝已连做了三代太子太傅。

  老人家早已过了古稀之年,身子却仍硬朗得很。今上登基,本想致仕颐养天年,却仍被皇上几番诚请,加授大学士虚衔,留在了天章阁内。

  云琅少时在宫中,同萧朔一块儿念书,受得便是这位老太傅教诲。那时学宫里便没几个消停的,一群不大点儿的皇子皇孙乱哄哄胡闹,老人家从不给半点天家血脉的面子,一嗓子就能震懵一大半。

  “把门堵严。”云琅自小和蔡太傅斗智斗勇,很熟悉,“不论说什么,绝不可打开,老太傅是练螳螂拳的,说不揍人,戒尺都能抡出三段残影……”

  “把门打开!”蔡太傅怒道,“老夫又不会揍你!”

  玄铁卫“……”

  玄铁卫不敢说话,严严实实堵在门内。

  “这些年看在你年幼失怙,老夫从不曾多管教你半句……任由着你折腾!”

  蔡太傅堵在门外,厉声呵斥“你口称恨云氏满门,老夫当你是说给别人听。你举止荒谬无度,老夫当你是韬光养晦,藏锋隐芒。你四处追捕云家小子,老夫当你名为寻仇,其实心念旧情,暗中设法保他性命!”

  “老夫始终以为知你懂你,才放手任你施为。”

  蔡太傅怒火中烧“却不想竟一时不察,高估了你!”

  云琅一步走得慢了,被堵在书房里,蹲在窗户下身心复杂“太傅这些年……没在别的地方这么喊过吧?”

  “没有没有。”老主簿忙摇头,“这些年蔡太傅都在天章阁内不问世事,今上下了几次旨,想请太傅教导两个皇子,都被他以‘残躯老迈、有心无力’为由婉拒了。”

  “那就好……”

  云琅松了口气“若是在宫里这么喊一段,我们两个也不必折腾,直接隐姓埋名逃命去算了。”

  “不可。”老主簿吓了一跳,“天大地大,能逃到哪儿去?”

  “天大地大,何处不可去。”

  云琅隐蔽起身,从门缝朝外瞄了瞄,朝老主簿悄声道“您撑一阵,我跳窗户走……”

  “休想跳窗户,老夫知道你在里面!”

  蔡太傅气得白发三千丈“你蹲下前,老夫在窗户上看见你的影子了!”

  云琅“……”

  老主簿“……”

  “老夫原以为,你虽然口中说那些发狠的话,心里其实比谁都惦着云家小子!”

  蔡太傅怒气冲冲,牢牢堵在门外“可你竟真下得狠手,将他活生生打成了肉泥!!”

  老人家气得手抖“老夫从来想不到,你竟是这般心狠手辣、昏庸混沌之人!昔日家变,竟让你被仇恨所惑,糊涂至此……”

  云琅眼看着自己从碎成一地越来越惨,一时越发懂了什么叫三人成虎,心情越发复杂“下一次我会变成包子馅吗?”

  “不可说。”老主簿忙摆手,“您长命百岁,哪会是什么包子馅?”

  云琅叹了口气,低头看看身上衣物,理得端正齐整,凝神推宫过血,叫脸色看起来好了些。

  老主簿看着他,有些不安“您要见太傅吗?此时现身,是否不妥……”

  “没什么不妥的。”云琅扯了下嘴角,“叫老人家这么劈头盖脸训萧朔一通,小王爷听着如何先不论,我听见了,要难受死的。”

  老主簿愣了下,看着他,心底一阵酸楚“多谢……多谢您了。”

  “和我说什么谢。”云琅呼了口气,示意玄铁卫开门,躬身行礼,“太傅――”

  蔡太傅正训到激烈处,见人出来,看都不看,将左手一把扯过来,一戒尺狠狠打在了手心。

  云琅“……”

  蔡太傅疾言厉色,还要再训斥,甫一抬头“……”

  老主簿耳朵里塞着纸团,讷讷倒茶“您坐。”

  云琅不止替萧小王爷挨了顿骂,还挨了一戒尺,看着掌心,颇为怀念“一别经年,您老功力分毫不减……”

  “怎么――怎么回事?”蔡太傅牢牢拽住他,上下看了几次,“你如何死里逃生的?”

  “以后景王爷给您带的话,都不必听。”

  云琅扶着他坐下,好声好气解释“我好好的,没被琰王酷刑拷打,前些日子萧朔把我从刑场抢回来,就藏在府上了,我们两个――”

  蔡太傅充耳不闻,反反复复看着他,哆嗦了几次,伸手摸了摸云琅的额顶。

  云琅一张嘴,眼眶倏地红了,低头笑了下,直直跪在他膝前。

  蔡太傅拽了几次,没能把人拽起来,将云琅死死护在眼前,老泪纵横。

  书房静得落针可闻,老主簿倒好了茶,悄悄将玄铁卫扯走,仔细合严了门。

  “您看,我活着呢。”

  云琅仍带了笑,跪在地上,抬手替老人家拭了泪“您别训萧朔,他经不起骂了。”

  “老夫何曾不知道……”

  蔡太傅说不下去,咬牙扯着他“跪着干什么?起来。”

  “您教训,我替他听着。”云琅温声道,“这些年,叫您挂心了。”

  “教训就教训,你几时还学会跪着听训了!”蔡太傅瞪他,“地上凉,你如今身子究竟怎么样?不可任性――”

  “我们两个……没什么可跪的长辈了。”

  云琅轻声“您让我跪一会儿,心里好受些。”

  蔡太傅手颤了下,红着眼睛看他半晌,重重叹了一声。

  云琅看着老人家的白胡子,抬了下嘴角,膝行两步,给他奉了杯茶。

  “你怎么知道是景王来说的?”

  蔡太傅接过茶水,喝了一口“萧错那小子风风火火的,同老夫说起此事,只说你被打成肉泥送去了城西医馆,老夫原本还不信……”

  “今日却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霍明澈顾九辞只为原作者三千大梦叙平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千大梦叙平生并收藏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