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云琅一时没能忍住, 嘴快了些,占了一句萧小王爷的口头便宜,再要后悔已全然来不及。

  萧朔力气比少时大得多, 云琅一时不察,屁股上已火辣辣地疼了好几下。

  两人自小一块儿长大, 萧朔真同他动手的次数屈指可数。云琅挨了揍,愕然在榻上, 尚未回神,竟叫萧朔一把扛了起来。

  “干什么――”云琅轰一声红了脸,咬牙切齿, “放我下来!”

  萧朔一声也不吭, 将他扛在肩上,拿披风草草裹了, 径自穿过杏林向外走。

  云琅走投无路, 死死扒着医馆大门的门框“萧朔!”

  “喊。”萧朔面无表情道, “喊得再大声些。”

  门外就是亲兵,云少将军丢不起这个人,僵了下, 将声音死命压下来“你这又是……哪儿学来的?!”

  “简直胡闹!”

  云琅早怀疑他去过青楼,如今见了这般蛮横强抢的架势, 更无端一肚子火气,压低了嗓子“长本事了啊萧小王爷?如此熟练,这些年抢了几家姑娘?!你――”

  “不曾抢过。”萧朔格外平淡, “今日第一次。”

  云琅愣了下, 静了片刻, 别过头低声道“那也不行……像什么样子。”

  “士可杀,不可辱。”

  云少将军铁骨铮铮, 埋着头闷声“你要揍,就在这医馆里动手,不准出去……”

  “你整日都惦记些什么?”萧朔蹙眉,“我不会对你动手。”

  “这可怪了,我竟觉得屁股疼。”

  云琅又好气又好笑“敢问可是萧小王爷拿脚打的吗?”

  “那是替太傅管教你!”萧朔冷声驳了一句,咬着牙,尽力缓了缓语气,“长些教训,免得你日后再胡乱说话。”

  云琅被他扛着,悬空使不上力,充耳不闻,苦大仇深地往下挣。

  “你现在自可衡量。”萧朔垂了眸,慢慢道,“要么老老实实不动,我趁夜色将你扛到车上。要么我便这么直走出去。”

  风水轮流转,云琅趴在他肩上,硬生生气乐了“小王爷饱读诗书文采飞扬,连强抢个人,都只会套用我说的来威胁不成?”

  萧朔举一反三“我又不曾强抢过人,哪里知道该如何威胁?”

  云琅被他堵的无话可说,一时气结“……”

  “夜色浓深,门口便是马车,他们看不清。”

  萧朔低声“别闹,带你回去。”

  云琅心说去你个玉佩穗穗的别闹,正要气势汹汹咬萧小王爷一口,猝不及防,叫后一句戳的胸口轻滞,竟没能立时说得出话。

  萧朔也不再多说,拿披风将人严严实实裹紧了,一路扛上了马车。

  琰王府。

  年尾将至,各府难免有所走动,老主簿正带着人拾掇门庭。

  “白日弄太喧闹,趁晚上多干些。”

  府内事太多,老主簿处处操心,边收拾边嘱咐“小侯爷在医馆,王爷这些日子,夜里大抵也不会回来。”

  “小侯爷要治伤,不回来也就算了。”

  玄铁卫不解“王爷为何竟也不回来?”

  “问这个干什么!”老主簿横眉立目,“这个月不想要银子了?”

  玄铁卫愣愣的,不清楚问一句同本月的月例银子有什么关系,迟疑着闭严了嘴。

  “王爷这些日子,大抵比以往不同。”

  老主簿严格教训“若是不想招事,便少看少说话。”

  老主簿“不论进哪个门,都要先敲三下,等里头应声了再进去。”

  玄铁卫“……是。”

  “这几日府上应当有只野兔子。”

  老主簿又想起来件事“带人找一找,看是不是钻去了哪个偏殿,别把东西咬坏了。”

  “京城又非远郊荒野。”玄铁卫茫然,“哪来的野兔子?”

  “管它做什么?王爷说有就有。”

  老主簿怕这些玄铁卫太憨,四下扫了一眼,压低声音“不要问。王爷想干什么便干什么,想去哪便去哪,想――”

  老主簿话未说完,眼睁睁看着送王爷出去的大宛马不用人赶,自己拉着车,慢悠悠回了府“……”

  “王爷没带着护卫,把云小侯爷从医馆带回来了。”

  玄铁卫眼力出众,隐约瞥见一眼车内情形“也不能问吗?”

  “……”老主簿扶着门框,横了横心“不能。”

  “今夜……你等什么都没见着,也不知道王爷回府。”

  老主簿道“不用伺候。”

  玄铁卫也知近来府上情形,一阵紧张“王爷可是要同小侯爷做些不可叫人知道的事?”

  老主簿心说何止不可叫人知道,只怕还不可叫人听见,压了压念头“府上总比医馆可靠些……都下去吧。离书房远些,明日再收拾。”

  玄铁卫齐齐点头,噤声去了。

  老主簿亲自合了王府大门,严严实实上了门闩。又去嘱咐了一遍府内下人只在外头候着、绝不可去书房打搅,也悄悄回了屋子。

  书房里,被王爷带回来的云小侯爷躺在榻上,裹着王爷的披风,面红耳赤但求一死。

  萧朔坐在榻前,寸步不离地牢牢盯着他,眼底神色仍变换不明。

  “你还盯着我干什么。”

  云琅被他扛了一路,颠得几乎散架,无可奈何“我连鞋都没穿,难道还能光着脚从你府上一路跑回医馆去?”

  “你若要跑。”萧朔慢慢开口,听不出语气,“纵然什么都没穿,也是能跑的。”

  云琅“……”

  云小侯爷好歹要脸,耳后热了热,干咳“那……恐怕不能。”

  幸而这些年负责抓捕他的,无论府兵还是侍卫司,都只知道对他铁铐重镣,最丧心病狂的也不过是吊着手腕拴在房梁上。

  但凡有一个像萧小王爷这般敢想敢做,什么都不给他穿,云琅说不定当即就听天由命了。

  萧朔若有所思,看了云琅一眼,起身将窗子合紧了,拿过摞书严严实实抵在了窗沿。

  “小王爷好手段。”云琅看着他堵窗户,心服口服,“你怎么不再在窗户外头放个捕兔子的兽夹,一有人踩就自己合上呢?”

  “你没穿鞋。”萧朔蹙眉,“若是伤了,如何让梁太医给你治?怎么说伤情?”

  云琅没想到他考虑得这般长远,张了张嘴,一时甚至被说服了“……”

  萧朔并非不曾想过这个办法,他一路将云琅扛回来,被这人几乎嶙峋的骨头硌得心烦“你若实在想要,等养好了,换回你那光明铠牛皮靴,我自给你放一排兽夹就是了。”

  “我想要这个干什么。”云琅讷声道,“先别折腾了,过来坐……你是要把屋子里的书都垒在窗户前头吗?”

  云琅撑着坐起来,看着萧朔已摞了整整两排的书,实在忍不住,抬手用力拽住了萧小王爷的衣摆。

  萧朔被强行扯着立住,看着云琅与自己衣摆纠结的手指,没动弹。

  他立在榻前,并不去看云琅。侧脸被灯烛映着,看不清神色。

  “怎么了?”

  云琅向来看不得萧小王爷这个架势,皱了皱眉“想什么呢,不能同我说?”

  “也没什么。”萧朔平静道,“只是不曾想到,将你抢回来,竟是这般容易。”

  “……”云琅默念着不能动手,拽着他坐下,忍着没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霍明澈顾九辞只为原作者三千大梦叙平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千大梦叙平生并收藏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