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萧朔坐在榻边, 深吸口气,分几次慢慢吐息。

  老主簿哭不出来,满腔复杂地立在榻边。

  萧朔将云琅放下, 他胸口起伏,眼睛都已有些发红, 死死按着火气“去,弄一套……”

  “王爷!”老主簿失声劝道, “不可!”

  萧朔眉峰拧得死紧“有何不可?”

  “小侯爷……这些年是太苦了。”老主簿愁肠寸断,“又是被咱们府上所累,您自是该多补偿他。可纵然再宠, 也不能……”

  老主簿横了横心, 进思尽忠“您也知道小侯爷的脾气,无非想一出是一出, 过后自己都未必记得。可您若当真穿了, 先王在天之灵看见, 又当是何心情?”

  “父王看见。”萧朔面无表情道,“会将我关在屋里,叫玄铁卫将门窗尽数严锁。”

  老主簿忙点头“正是――”

  “不准我跑, 叫上母妃。”萧朔道,“一起来看。”

  老主簿“……”

  老主簿细想了半晌, 竟当真如他说得一般无二,一时痛心疾首,跌足长叹。

  “况且。”萧朔坐了一阵, 不急不慢道, “我何时便说, 寻来给我穿了?”

  老主簿还在搜肠刮肚地找话劝,闻言愣了下“您不穿吗?”

  萧朔莫名扫他一眼“我疯了?”

  老主簿张口结舌, 一时不知该说什么,讪讪作揖。

  “近日里,云小侯爷时常反躬自省。”萧朔道,“曾对我说过,他于推己及人、将心比心上,差得实在太多。”

  “小侯爷如何想通的?”老主簿骇然,“您按着他狠狠打屁股了吗?”

  “……”萧朔“总之。”

  萧朔弄不清一样刑罚如何能扯出这么多事,烦躁一阵,抛在一旁“总之,他曾对我说,要我时时提醒他一二。”

  老主簿不明所以,愣愣跟着点头。

  “今日之事,你来作证。”萧朔道,“你亦亲耳听了,是他得寸进尺,欲壑难填。”

  老主簿被他们王爷的文采惊了,不敢反驳,低声“是。”

  “他既然要作弄我。”萧朔淡声道,“我便当真弄来这么一身,伺机叫他推人及己,穿上试一试。”

  老主簿欲言又止,立了半晌,小心试探道“若是……您一让云小侯爷穿,小侯爷就受了惊吓、旧伤发作,胸口疼得喘不过气呢?”

  进宫这一夜,已有不少分拣出来的旧日卷宗堆在书房榻边。萧朔拿过一份,皱紧眉“他又不是文弱书生,岂会半点经不起吓?”

  “平时自然经得起,您一让小侯爷穿那等衣裳,说不定就会经不起的。”

  老主簿谨慎措着辞,迂回渗透“若是还要跳舞,小侯爷还会昏死过去,人事不省……”

  萧朔“……”

  老主簿亲耳听了云琅的周密计划,忠心耿耿同他保证“真的。”

  萧朔原本不曾考虑到这一层,闻言细想,面色又沉了几分,将手中卷宗抛在一旁。

  “您――您不是知道,小侯爷哪里怕痒么?”

  老主簿帮忙出主意“云小侯爷装晕,定然不能乱动。您若能伺机呵他的痒――”

  “都已年纪不小,又不是弱龄稚子。”萧朔冷声,“如何能这般不成体统?”

  老主簿这些天看着府中上下折腾,险些忘了这两人都已不是弱龄稚子,干咳一声“是。”

  “罢了……寻来挂在他院里,日日叫他看着。”

  萧朔自宫中折腾一夜,身心也多有疲惫,用力捏捏眉心,不耐烦道“再蹬鼻子上脸,便拿来放在他面前,叫他赏玩半个时辰。”

  老主簿眼睛一亮,忙应了“这个法子好。”

  萧朔吩咐妥当,又回到榻边,细看了看云琅气色。

  云琅自小便有这些毛病,越是不舒服越要没完没了地折腾。如今不闹人了,睡得气息平缓,想来已缓过了最初的一阵难受劲。

  安安稳稳,倒像是半分过往也不带。

  只不过是哪天日色太好,贪杯饮多了甜酿,晕头转向,翻窗子进来一头栽在他榻上。

  萧朔抬手,替云琅将发丝拨开,慢慢理顺。

  “您也定然累了。”老主簿悄声道,“可要歇息歇息?这便叫太医过来……”

  “不必。”萧朔道,“让他来便是,我将这些卷宗看完。”

  老主簿应了是,不再烦他,悄悄去叫梁太医了。

  萧朔拿过一份卷宗,翻了几页,终归静不下心。抬手按按眉心,又看向云琅。

  他的袍袖一直塞在云琅手里,云琅还未出宫心神便模糊了,手上没力气,几次没能握得住,都被萧朔重新塞了回去。

  纠葛得次数多了,云琅总算不胜其扰,混混沌沌扯住了萧小王爷的袖子。

  扯到这时,也不曾再放开。

  萧朔坐了一阵,伸手握住云琅已攥得有些泛白的手,搁在掌心停了一阵,一点点握实。他拢着云琅的手,等到暖了些,又一点一点揉开发僵的指节,将袍袖从云琅手中抽出来。

  抽离那一刻,云琅身子跟着一颤,气息忽然乱了几分,伸手去够。

  “在。”萧朔将自己的手给他,“不曾走。”

  云琅胸口些微起伏,他醒不过来,却又睡不实,皱了皱眉,将掌心微温的那只手慢慢握紧。

  萧朔正坐在榻前垫上,握回去,轻声叫他“云琅。”

  云琅心神模糊,眼睫勉力翕动几次,终归无以为继,闷咳了两声。

  “那些事。”萧朔空着的手覆过来,落在云琅额顶,“没有一桩是你的错。”

  “世事造化而已,你从不欠我。”

  萧朔缓缓道“你因我殚精竭虑,因我颠沛出一身病伤。如今你被我困于府中,竟连一场痛痛快快的仗也打不成。”

  “你若在心里怪我。”

  萧朔“就去多喝些解忧抒怀的汤药。”

  拽着梁太医,守在门外的老主簿“……”

  “稍稳妥些,我便送你去医馆。”

  萧朔静坐一阵,慢慢阖了眼,低声道“你若不怪我,便……允我一梦。”

  “不必说话,不必做事。”

  萧朔道“暮春闲卧,对坐烹茶。”

  云琅睡得嚣张,一向扯着什么便往怀里拽。攥着萧小王爷的手,对大小没分没寸的,依然自不量力,囫囵着整个往怀里囤。

  萧朔由着他胡乱拉扯,肩背无声绷紧一阵,慢慢伏身,抵在榻沿。

  梁太医向屋内张望,细细望过了这两个不叫人省心的小辈气色,轻叹一声,扯着老主簿悄悄出了书房。

  萧小王爷一诺千金,云琅睡了两日,还不及全然醒透,便被马车大张旗鼓拉去了梁太医的医馆。

  “这般雷厉风行。”云琅躺在医馆偏厢的榻上,心情复杂,“好歹也是出府远行,都不来同我道个别吗?”

  天快黑时被运出的王府,走得还是侧门,连个灯笼都没打。

  云琅被来回抬着折腾,中间昏昏沉沉醒了一次,让厚裘皮劈头盖脸蒙上,再醒来就躺在了医馆。

  云琅反复琢磨,总觉得自己仿佛是被扫地出了门“我昏过去前,让萧小王爷驮着我骑大马了吗?”

  老主簿跟在车外,心惊胆战“您还想了这个?!”

  “倒不曾。”云琅道,“我小时候唬过他的事里头,这件是最惹他生气的。”

  两人从小性情便截然不同,云琅精力旺盛,一向闲不下来,嫌萧朔无趣,没少找茬借引子捉弄颇受先生太傅们喜爱的小皇孙。

  萧朔自诩比他大一年,听了书里的孝悌教诲,总要做出个兄长的架势,动辄便不与她计较。

  云琅算过,十次里能将人惹火一两次。这一两次再攒到十次,大略能有一次是让萧小王爷咬着牙自不量力追着要揍他的。

  不像现在,两个人吵了这么多次,萧朔竟一次手都不曾同他动过。

  云琅躺在病榻上,念及往事,一时几乎有些怀念“他如今可真是太无趣了……”

  老主簿不知他在想什么,稍松了口气,低声道“您往后……最好少唬王爷一些。”

  “怎么。”云琅忍不住好奇,“他终于要亲手揍我了吗?”

  老主簿忙摇头“倒不是。”

  老主簿有些心虚,看着云琅,干咳一声“总归是为了您好……”

  云琅不明所以,他才醒不久,也攒不出多少力气,胳膊一松躺回去“知道了。”

  老主簿终归心有余悸,将锦被替他细细掩实。

  毕竟……就在今早,王爷已下了决心。

  无论云琅以后有什么欲壑难填的妄念,都要先让云小侯爷推己及人,自己先试上一回。

  老主簿特意找来的衣裳,如今就挂在小院墙上。若不是云琅这两日都睡在书房,定然早就看见了。

  “我们对外说,是您伤重得快不行了,眼看要在府里断气,故而抬来了医馆。”老主簿悄声道,“势虽然做得足,头一两日却还可能会有人探虚实。”

  老主簿不敢细想云小侯爷看见后的情形,清心明目,转而说起了正事“梁太医会设法周旋。到不可为之时,您只管吃了那一剂药,其余的都不必管。”

  云琅在府里已听得大致清楚,点点头,捻了下袖中的小纸包“知道。”

  “梁太医是杏林妙手,医馆开在城内,轻易又不出诊,高官显贵也多有来登门拜访的。”

  老主簿低声道“即便有找您来的,也不会叫人生疑,只管放心。”

  云琅轻点了下头,将那一小包药粉往袖子里塞了塞,侧身道“正好,我也有些事。”

  老主簿向外看了一眼,点头“您说。”

  “当初情形紧迫,他为了保我,将破绽卖给了皇上。”

  云琅这几日心神都不甚清醒,好容易等到脑子清楚些,撑着坐起来了些,垂首沉吟道“虽说阴差阳错,不曾干出刑部换死囚这等胆大包天的事来,可一个私通朝廷官员、营私结党的罪名是跑不了的。”

  老主簿闻言微愕,细想一刻,脸色跟着变了变“我们当时情急,确不曾想到这个……”

  “他大抵能想到,无非不当回事罢了。”

  云琅拿过参茶,喝了一口“也不尽然是坏事。”

  “如何不是坏事?”老主簿忧心忡忡道,“您大抵不知道,咱们府上这些年本就被盯得紧,又被泼了不知多少脏水。若是以此事发端,牵扯过往……”

  云琅笑了笑,侧头看了一眼窗外。

  老主簿微怔“您笑什么?”

  “没事,挺久没听您说过‘咱们府上’了。”

  云琅不以为意,摆了下手说回正事“府上这些年情形不好,我是知道的。”

  老主簿一时不察,怔怔看着云琅风轻云淡,跟着无端生出满腔酸楚,没立时出声。

  “虽说以此发端,牵扯过往,的确能叫咱们小王爷吃个狠亏。”

  云琅像是很喜欢这等说法,照着说了一句“但终归不是什么掉脑袋的大罪。端王遗泽尚在,皇上还不曾彻底将他养废,养得天怒人怨世人得而诛之,是不会在这等时候便下手除掉他的。”

  云琅静了一刻,又道“况且……”

  老主簿忍不住道“况且什么?”

  “没什么。”云琅捻了捻那包用来假死的药粉,“此事以后再说。”

  老主簿迟疑了下,看着云琅神色,不再追问“是。”

  “以如今皇上的性情,既然不能一举得手,干净利落斩草除根,一时便不会动他。”

  云琅靠在榻边,指腹慢慢摩挲着杯盏,缓声道“可那一日,太师府的刺客还是朝他下手了。”

  “正是。”老主簿这些日子也始终忧心此事,“太师府与皇上……姻亲联系,如同一体,您也是知道的。”

  老主簿皱紧了眉,低声道“既然太师府的刺客对王爷已有杀心,我们怕皇上……”

  “我原本也以为,太师府与皇上如同一体。”

  云琅道“但去宫中之前,我去找了一趟京中旧部,同他问了些事。”

  老主簿微怔,不明就里停下话头。

  云琅也不再向下说,拿起参茶吹了吹,尝了一口。

  “您问了什么?”老主簿急道,“可是同王爷有关的?太师府――”

  云琅虚抬了下手,看向合着的屋门,笑了笑“景参军,既然到了,何不进来听呢?”

  老主簿愕然回神,匆忙站起来,转向屋外。

  屋门被推开,衣着朴素的中年文士立在门外,定定看着云琅。

  “朝廷千里执法,将龙骑参军带回京城,审讯拷问……只送回来了块染血的铁牌。”

  云琅细看他半晌,一笑“原来是帮小王爷养兔子来了,甚好。”

  “将军。”景谏静立半晌,进了房门,“当日蒙琰王搭救脱险,情形所迫,未及传信,请将军见谅。”

  云琅看他隐约提防神色,释然一笑“无妨。”

  景谏并不多话,将门合严,立在一旁。

  老主簿隐约不安,来回看了看,迟疑出声“小侯爷……”

  “我去见过京中旧部,问着了些事。”

  云琅喝了口参茶,道“若我不曾猜错,如今太师府与宫中,只怕也并不像我们所见那般同心协力。”

  “一来,皇后庞氏专擅后宫,至今竟只有两个嫡生的皇子留了下来。皇上尚是皇子时,要借势太师府,须得隐忍不发,如今既然已登大宝,不会再一味纵容下去。”

  云琅“皇上登基一年,选了几次妃了?”

  老主簿守在王府里,不尽然清楚这些,支吾了下“此等事――”

  “两次。”景谏道,“一次七夕乞巧,一次岁暮补位。”

  “太师府大抵也察觉到,皇上对皇后已有厌拒之意。”

  云琅点了下头“二来,当年这位皇上曾对支持他的人做过什么,老庞甘看得应当比任何人都清楚。”

  “您是说……镇远侯府?”

  老主簿隐约听懂了点,迟疑道“若是来日再出了什么事,太师府也会如镇远侯府一般,被皇上随手推出去除掉吗?”

  “于皇上而言,倒不尽然,要看来日出了什么事。”

  云琅有些冷,顺手将暖炉拿过来,在袖中拢了拢“可在老庞甘而言,他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霍明澈顾九辞只为原作者三千大梦叙平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千大梦叙平生并收藏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