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云琅恃病生威, 折腾得没分没寸。萧朔怕他滑跌下去,伸手堪堪将人拦住,皱紧了眉“胡说什么?”

  “如何就是胡说?”云琅抓了他的把柄, 很是得意,“房事嬷嬷可不教这个, 你既这般熟练,总不会是天赋异禀……”

  闹到这时候, 萧朔再不谙此道,也已能大致听得懂。他素来不沾这些,被云琅气得咬牙, 沉声训斥“住口!”

  云琅闭上嘴, 稍撑起身,满腔好奇地眨了眼睛看他。

  “再……胡言乱语。”萧朔尽力压了压脾气, 冷声道, “纵然你身上病着, 我也不对你会有半分留手。”

  云琅摇摇头,叹息一声。

  萧朔被他莫名盯着,越发不自在, 连恼带怒便要发作,云琅却又主动扑腾着翻了个身。

  “打吧, 不必留手。”

  云琅折腾半天,大致弄清楚了萧小王爷的胆量,潇潇洒洒枕着他的腿“此间唯有你我二人, 不必端着。”

  “月下良辰, 风高人静。”云琅轻叹, “想绑我就绑我,想把我按在腿上就按在腿上, 想打屁股便打屁股。”

  萧朔“……”

  “可惜你我身陷世事囹圄。”

  云琅看得话本太杂,咳了几声,像模像样“纵然有此一晚,一样不能挑琴夜奔、当垆卖酒,不能墙头马上、青梅垂杨……”

  萧朔“……”

  “后一个讲的是银瓶记,白乐天写过的。”

  云琅怕他不懂,特意注解“前一个叫《凤求凰》,说得是司马相如与卓文君,他们两个见了一面,听了一曲琴,卓文君就跟着他跑了。司马相如是前朝辞赋大家……”

  “我知道!”萧朔忍无可忍,“当年先生教《子虚赋》,罚你抄写百遍,还是我写的!”

  云琅张了下嘴,轻咳一声“我以为……你不喜好这些。”

  萧朔尚有事要做,不能眼下便任由他气死自己。打定了不再与云琅多费半句话,将人往回扯过来,去解他腕间绑着的布条。

  “要叫我说,卓文君亏得很。”云琅趴在他腿上,也忍不住点评起了话本,“家财万贯不要,就跟着个书生夜奔,还要去卖酒。”

  萧朔先前盛怒之下打的死结,解了几次不得其法,将人翻了个面“卖酒有何不好?”

  “有什么好?”云琅诧异,“小王爷,你若遇上个一见倾心的穷光蛋,愿意放着王府不要,跑去跟他浪迹天涯酿酒卖吗?”

  萧朔静了片刻,依然去解他腕间死结。

  “况且这故事后来也不很好。”云琅道,“司马相如发达以后,就去流连花丛,还要纳妾,不再喜欢卓文君了。卓文君还写了《白头吟》,说‘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

  萧朔蹙紧眉“的确不好。”

  “也都是话本清谈,做不得准。”云琅打了个呵欠,“说不定人家过得很好,只是世人妒忌,胡乱编造附会的……小王爷。”

  萧朔还在想着他说的,闻言收拢心神“怎么?”

  “就解个布条。”云琅都被他翻过三面了,一度觉得自己成了刀俎上的鱼肉,“你是要解一晚上吗?”

  萧朔肩背滞了下,重新将他扳着挪了些,还要再试,膝头忽然一空。

  云琅已坐起来,将充作绳子捆缚双手的腰带递还给了他。

  萧朔怔了下,抬头看向云琅。

  “不闹了,说正事。”云琅撑着胳膊,靠在榻边,“据你所见,皇上今日叫你进宫,究竟有什么盘算?”

  萧朔看着他,肩背绷了下,伸手去握云琅腕脉。

  “以常理推之,应当是要看你对我的态度,也试探我落在你手里,究竟说没说什么不该讲的话。”

  云琅手腕翻转,轻轻巧巧回握住他来诊脉的手,按在榻上“但我总是觉得,只为了这个,他无需亲自见你。”

  萧朔看着云琅泛白的指尖,静了片刻,低声道“是。”

  “我去试探过皇上身边的金吾卫。”云琅道,“今日之事,皇上对你应当并未生疑,甚至几乎已大略放心了……此事反而叫我有些不踏实。”

  “你这些年虽然韬光养晦,却毕竟不曾真供他驱使。”

  云琅扯过条厚实裘皮,搭在腿上“以我们那位皇上多疑的性情,不该就这么放心,你是――”

  萧朔起身,去拿温着的药盅“是。”

  云琅皱了皱眉,撑了下坐起来“他下的套子,没那么好踩,你做了什么?”

  “我们这位皇上,生性多疑,只有将人变成棋子才能放心。”

  萧朔缓缓道“你此次回京,落在侍卫司暗卫手中,消息没过两日,便传遍了京城。”

  “他特意把消息放给了你知道?”云琅咳了两声,摇摇头,“叫你知道干什么?让你来吃了我……”

  萧朔“是。”

  云琅“……”

  “我这些年四处搜寻你的消息,皇上非但知道,甚至刻意放纵。”

  萧朔拿着药回来,向他身后垫了个软枕,将窗子重新插严“这一次,更是暗中叫人松了手,让我联系上了刑部。”

  “这么说。”云琅心底微沉,“你打算暗中弄坏铡刀,借此打回刑部复审,将我弄出来的事,皇上心里也大略清楚?”

  萧朔点了点头,将药盅掀开盖子,搁在一旁。

  云琅靠在窗边,垂首沉吟“如此一来,无论那日我怀不怀你的孩子,其实都会在刑场上出岔子,最后落到你的手里……”

  萧朔正替他吹凉药汤,闻言神色沉了沉,横他一眼“说正经的。”

  “很正经。”云琅抚了抚小腹,轻叹,“这两个孩子,竟来得这般不是时候。”

  “……”萧朔压下脾气,打定了主意再不被云琅无端拐远“总之,从你回京城起,到落在我手里,每一步背后,都有皇上的影子。”

  “那日你在刑场,忽然胡搅蛮缠,虽未在各方意料之中,却也殊途同归。”

  萧朔道“我想要你,皇上也想让你落在我手里。”

  “你想要救我,所以要把我抢到府上。皇上却以为你这些年恨我入骨,借此机会暗中放纵,想让我在你手里死透……”

  云琅哑然“你如何叫他相信,你是真恨我恨到要拆骨剥皮生吃了我的?”

  “我不必叫他相信。”萧朔淡淡道,“我原本就恨不得将你蘸酱吃了。”

  云琅“……”

  云琅咳了一声,讷讷“没有威风点的吃法吗?”

  萧朔不同他废话,看了看云琅面色,将药仔细分出一小碗,自己尝了一口“但你这一通胡搅,阴差阳错,也打乱了皇上的部署。”

  “他原本想放纵我暗中偷换刑部死囚,先把事情闹大,再作势彻查,查到我头上。”

  萧朔道“把我叫进宫里,劝上几句不痛不痒的风凉话。一来激得我更恨你,二来,也是借机施恩。”

  云琅静听着,心底忽然动了动“在刑部偷换死囚,是不是也是死罪?”

  萧朔吹了吹药汤,递过去“你可分得出药性?药信得过,只是不知相不相冲――”

  “我那时若不闹一场。”云琅看着萧朔,“你真从刑部将我换出来,便会有一个把柄落在皇上手里。只要他还在位,随时可以用这个把柄来拿捏你……”

  “此事不必你管。”萧朔不欲多说,又将药碗向前递了递,“你只管喝药。”

  云琅看他半晌,拿过来,浅尝了一口“温胆益气汤……没什么玄奥的,就是用得药材好些,效力大抵也比外头的强。”

  萧朔抬眸,示意他将药碗接过去。

  “如今于我没什么用,你喝了罢。”云琅笑笑,欠了欠身,“皇上……不会这般便作罢了。”

  “我知道。”萧朔听他语气渐微,蹙了蹙眉,伸手扶住云琅肩膀,“很不舒服?”

  “冷。”云琅呼了口气,“不碍事……我在想,皇上为何非要拿捏住你的一个把柄。”

  “他拿捏我,有什么奇怪。”萧朔看着云琅,不动声色揽住他,“别费心力了,回头再说。”

  “斩草除根,直接找茬杀了你不更干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霍明澈顾九辞只为原作者三千大梦叙平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千大梦叙平生并收藏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