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梁太医过来一趟, 说过了工部尚书到访,就自回了堂前坐诊。

  内室清静,云琅在榻前站了一阵, 慢慢套上外衫,还在想萧朔出门前的那几句话。

  “您怎么起来了?”

  老主簿进了门, 见云琅起身,吓了一跳“梁太医说了, 碧水丹耗元气,这几日得好生将养……”

  “也不能老不动弹。”云琅收回心神,笑了笑, “不妨事, 无非见个人、说几句话。”

  老主簿刚送过王爷见客,扶了云琅“您是要去见工部尚书吗?”

  云琅借力站稳, 就抬手谢了他搀扶, 在屋内自己走了几步。

  碧水丹后劲十足, 加上梁太医昨晚的那一碗汤药,他此时身上还格外乏力,心神也跟着一时不宁。

  云琅深吸口气, 抬手按按眉心,轻呼出来。

  萧小王爷这等愿景……

  少年时锦衣玉食养着, 自然不知道整日躺在榻上有什么好。

  云琅在宫里时,一向最不喜欢躺着,能练武就不看书, 能上房便不走路。偶尔安生一日, 都能叫太傅扯着司天监的人夜观星象, 看白虎星是不是被什么凶煞给犯了。

  后来他闹着要打仗,去了朔方军, 能折腾的事便更多。

  端王知人善任,向来把千里奇袭、一击枭首的军令扔给云少将军,只要能不让他在帅帐里待着,便绝不让他有一刻闲着无聊。

  云琅一时回想起那时候的事,没忍住笑了下,拿过盏茶喝了两口,放在一旁。

  大抵是老天爷都看不过眼,嫌他太能折腾,索性让他折腾了个够。

  这些年跑下来……他竟真有些累了。

  在荆湖南路,肩膀上扎着半支硬撅断了的羽箭、一路甩了追兵,倒下去再站不动的时候……

  云琅死死咬着块木头,枕着破庙的烂门槛,自己给自己往外拔断箭。一瞬也曾想过,若是能高卧榻上痛痛快快一睡不起,该是何等逍遥。

  云琅恍了下神,按按眉心“还不行……”

  老主簿没能听懂,跟着愣了下“什么不行?”

  “没事。”云琅打起精神,“等那天到了,我想睡多久便睡多久。”

  两人如今还有太多事要做,不能就这么把一口气给松了。

  萧朔这些年非但能独力支撑王府,甚至还能替他救下旧部、暗中派人护持于他,心力智计定然是不缺的。

  可萧小王爷身在朝中,被各方盯死,依然有太多事不方便做,必须有人在暗中转圜周全。

  “如今的工部尚书是谁?”

  云琅将念头按下“还是孔泽?他还没辞官吗?”

  “应当还是……工部如今是个闲职,我们也不曾多留心。”

  老主簿道“当年先帝在时,工部好歹分管了些事。如今屯田交予枢密院,盐铁给了三司使,只剩下水部和虞部了。”

  云琅这些日子补了不少朝中规矩,按按额头,回想过一遍“虞部是山泽桥道、舟车草木,水部管得是治水和漕运。”

  “正是。”老主簿欣然道,“如何便说您不通政事?这不也全知道得明明白白……”

  “沦落到这个地步。”云琅想不通,“他还来找我干什么?”

  老主簿“……”

  老主簿一时竟想不出话来反驳,迟疑道“或许,或许是他常年受排挤,心中也有不满……”

  “琰王如今没有朝职,我是个待斩的钦犯,他工部还能管的,就只剩下修路、治水、造桥。”

  云琅“三相投契、一拍即合。一路挖个地道进到皇宫里,趁半夜把皇上给偷出来打一顿?”

  老主簿被云琅的设想吓出了一身冷汗,忙摆手“不可不可――”

  “只是无聊,闲来一想。”云琅给他倒了杯茶,“与逆犯相通是要掉脑袋的。他既来医馆找我,定然还有别的事。”

  老主簿捧着茶杯,战战兢兢“您千万想些别的事……”

  云琅不以为意,摆了下手。

  昔日朝中纷争,他人在宫里,倒也隐约听过一二。

  官制倾轧、夺利分权。御史言官不再有谏君之权,文臣彻底压制住了武将,将六部的职权分得干干净净。

  如今六部大都赋闲,最有用的一个刑部,能做的事加起来,就只是做足了准备要将他从狱里偷出去。

  “他既来了,多半是冲着我的,还是得出去见见。”

  云琅大略有了主意“如今外头盛传,我被琰王拷打得碎成了一地。只叫萧朔出去见他,未必能问出什么真话回来。”

  老主簿心有余悸,再不敢多话“您去。”

  云琅走到门口,被冷风一吹,咳了两声,又绕回来拿了萧朔那一领披风。

  梁太医的医馆连着药堂,他躺得这一列内堂,多半是拿来安置垂危的病患的,同药堂之间夹了一小片杏林。杏林深处,便是几间拿来会客的静室。

  云琅裹着披风,由小药童引着穿过杏林,一时有些好奇“这些树结果子么?”

  小药童七八岁,抱着师父的医书,一脸警惕地盯着他。

  “……”云琅轻咳一声“我不摘。”

  小药童早听了梁太医教诲,根本不信,脑袋摇的拨浪鼓一样“不结,春夏秋冬都不结的。”

  云琅有些惋惜,将披风紧了紧,压下胸口咳意,将心思从郁郁葱葱的杏林上收了回来。

  小药童走了几步,忽然又想起句师父吩咐的话,转回来道“这片杏林与别处不同,每隔三年,开一次花。”

  “果子能吃又能砸,再好玩不过。”

  云琅遗憾“花有什么意思……”

  “这片林子今年才开过花。”小药童道,“师父说,你若能活到下次花开,想摘什么都行。”

  云琅脚步顿了下,静了片刻,好奇道“那我若是长命百岁,岂不要将这片林子摘秃了?”

  小药童有些迟疑,又生出提防,努力护着身后的杏林。

  “放心。”云琅按着他的脑袋,揉了一把,“我定然努力,将这片林子摘秃。”

  “也不要摘秃。”小药童受师父教导,念着治病救人,却又不舍得杏树,苦着脸道,“你若好了……我送你个杏果儿,你拿去送你家的王爷。”

  “你师父乱教。”云琅失笑“那么大个王爷,如何成了我家的?”

  “你莫非不想与他死同穴么?”

  小药童有些不解,茫然道“我师父说,不是一家人,是不能埋在一个坑里的。”

  云琅“……”

  云琅只比萧朔小了大半年,亲眼看着水灵灵的小皇孙一路长到如今。再看眼前稚气天真的小药童,一时推己及人,竟有些不忍心把人交给梁太医糟蹋。

  “我不能与他死同穴。”云琅格外耐心,半蹲下来,“他是皇室血脉,有皇陵,要和他爹娘埋在一块儿。”

  “再说了。”云琅道,“他将来还要有王妃,还要有子嗣。百年之后,这些都是要入皇陵的……”

  “可今年入冬时,你家的王爷明明就还来找过我师父,浑浑噩噩的,问他知不知道风水最好的陵寝,要双人合葬的那种。”

  小药童少年老成,记得清清楚楚“我师父一个行医救人的,如何知道这些?他却又说,我师父治了这么多年病,总有治不好救不活的,说不定便从头至尾尽数管了。”

  云琅听着,心底不知不觉沉了沉,蹙起眉。

  “我师父听完,气得拿头发顶着帽子,当时便拿针把他扎出去了。”小药童道“他又不依不饶来了几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霍明澈顾九辞只为原作者三千大梦叙平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千大梦叙平生并收藏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