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雷霆闪电, 一击即中。

  云少将军抬腿就跑,头也不回,一路翻窗户回了医馆。

  老主簿忧心忡忡守了半宿, 将人接回榻上,匆忙拽来了梁太医。

  汤药的药力不如碧水丹, 云琅时间不多,撑着榻沿拽住老主簿“那几个人给我看好, 别急着放出去,平白添乱。”

  “您放心。”

  老主簿扶着云琅,忙答应下来“等您醒了, 将他们教训明白再说。”

  “府上的几个庄子, 出纳进项、年末给各府的礼单,也给我整理一份。”云琅道, “照他们这个脾气, 说不定还有多少暗中疏漏。”

  “他们是我的旧部, 王爷总狠不下心训斥管教。”

  云琅缓了口气,接过梁太医递过来的药,一口灌下去“往年也就罢了。今年各府联络、人脉往来, 容不得有半分私情夹杂……”

  “明白。”老主簿听得清楚,点头应道, “王爷也是这么吩咐的,等下头回报上来,便给您也抄一份。”

  云琅放了些心, 闭了会儿眼睛, 细想一圈“还有, 去告诉你们王爷,此事非一时之功, 急也急不得。叫他该睡觉就睡觉,别事还未成,先耗干了自己……”

  “这话说得好,就该抄下来,让你自己先每日念一百遍。”

  梁太医接过药碗“交代完了没有?”

  云琅咳了一声,看着梁太医手中闪闪发亮的银针,讪讪一笑,“您老高抬贵手,还差一句。”

  梁太医吹着白胡子冷哼,撂了药碗,毫不留情一针扎下去。

  云琅闷哼一声,头晕眼花倒在榻上“今夜之事,叫他别多想……”

  老主簿守在榻边,心里紧了紧“多想什么?”

  “什么都别多想。”云琅撑着一线清明,“走到这一步,我同他没什么不能交托的。今日去找他,无非一时气不过……”

  云琅咳了几声,实在头晕的厉害,看向梁太医“您给我喝的什么药?”

  “蒙汗药。”梁太医把他按回去,“站着劳力,躺着劳心,干脆放倒了省事。”

  “我如何不省心了?”云琅失笑,好声好气哄他,“您老放心,我交代好便不折腾了。让喝药就喝药,让扎针就扎针……”

  梁太医挑着白眉毛“当真?”

  “自然当真。”云琅在他面前躺得溜平,信誓旦旦保证,“绝不像当年――”

  梁太医瞟他一眼,一针朝他穴位扎下去。

  云琅疼得眼前结结实实黑了黑“……”

  “既然不像当年,就好生闭嘴躺着。”梁太医虎着脸,“这次疼了,可没人在榻边管帮你揉三天三夜。”

  云琅扯了下嘴角“未必……”

  梁太医作势还要再扎,云琅已及时闭紧了嘴,躺平牢牢阖上眼。

  汤药的效力已开始发散,云琅缓了两口气,周身气力却仍丝丝缕缕散尽。

  他心中终归还有事未了,侧了侧头,想要再说话,意识已不自觉地陷进一片混沌暗沉。

  老主簿守在榻边,惊慌失措“小侯爷――”

  “不妨事,只是疼晕了。”梁太医道,“他应当是曾经因为什么事,屡次以内力强震过心脉。”

  梁太医找了几处穴位,逐一下了针,试了试云琅腕脉“后来虽拿救逆回阳的上好药材补了回来,却毕竟还是落了暗伤。再用银针刺激此间穴位,比常人要疼上百倍。”

  “怎么回事?”老主簿微愕,“小侯爷当年在府上,也不曾受过这般严重的伤……”

  梁太医也不清楚,摇了摇头,凝神下针。

  老主簿屏息在边上守了一阵,见云琅气息渐渐平缓绵长,总算稍许放下了心,轻手轻脚退出了门外。

  玄铁卫奉命护送云琅回医馆,一路上险些追丢了几次,好不容易跟到医馆,还在外间平喘理气。

  老主簿按着云琅吩咐,仔细安置妥当了,拽着跟回来的玄铁卫“小侯爷同王爷说什么了?可吵架了没有?”

  玄铁卫堪堪将气喘匀“不知道。”

  “怎么会不知道?”老主簿皱紧眉,“小侯爷刚还说,叫王爷别多想,他今日只是气不过。”

  “平白便被误会指摘,这事换了谁,不也要生一场气的?”老主簿越想越闹心,“王爷看在他们是小侯爷旧部,屡加宽容,谁知一个个竟藏得这等心思!若早知道――”

  老主簿说不出过火的话,自己恼了一阵,重重叹气“一番好意,如今却只怕平白两生误会……说了什么,你当真什么也没听见?”

  “抱得太近。”玄铁卫如实禀报,“不曾听清。”

  老主簿“……”

  老主簿听得也不很清“什么?”

  “小侯爷扯住王爷的衣襟,将王爷扯在榻上,凑近了说话。”

  玄铁卫分不出哪句是该说的,细想过门外所见情形,从头给他讲“王爷坐在榻上,伸出手,抱住了云小侯爷。”

  老主簿恍惚立着,揉了揉耳朵。

  “小侯爷挣扎,王爷却抱得更紧。”

  玄铁卫“小侯爷挣了一会儿,便不动了,伏在王爷怀里,王爷还摸了小侯爷的背。”

  “……”老主簿每句都听得懂,连在一起,却无论如何想不出含义“王爷摸了……小侯爷的背?”

  “摸了好几次,小侯爷便埋进了王爷颈间。”

  玄铁卫耿直道“王爷又摸云小侯爷的头,此时两人已离得太近,说的话不止听不清,而且听不见了。”

  “这般……知道了。”

  老主簿年纪大了,一时经不住这般大起大落,按着心口“就是这些?”

  玄铁卫“还有。”

  老主簿一颗心又悬起来“还有什么?!”

  “小侯爷对王爷说,‘不迟早了、转过去’。”玄铁卫道,“这一句声音比别的大,故而听清楚了。”

  “不用解释!”老主簿火急火燎,“然后呢?王爷就转过去了?”

  “转过去了。”玄铁卫点头,“小侯爷扯开王爷的腰带,撩起了王爷的外袍……”

  老主簿听不下去,摆了摆手,摇摇晃晃向外走。

  “之后究竟做了什么,被王爷挡着,我等未曾看清,小侯爷紧接着便从窗子走了。”

  玄铁卫尽职尽责,将话禀完,“王爷站了半盏茶的功夫,忽然回神,急令我等追上护送。我等一路追过来,便到了医馆。”

  玄铁卫耿直道“如今小侯爷可有什么话,要带回给王爷的?”

  “没有。”老主簿心神复杂,“先叫王爷安生睡一觉。”

  玄铁卫“是。”

  “虽然不知你听漏、看漏了什么。”老主簿终归有一点理智尚存,缓了缓,“但想来……事情真相,定然不像你说得这般。”

  “主簿不信?”玄铁卫不服气“我等亲眼见的,句句属实。”

  老主簿没力气同他争,摆了摆手“总之……此事止于你口。”

  玄铁卫平白受了怀疑,郁郁道“是。”

  “记住。”老主簿低声道,“除非王爷亲手写成话本、吩咐下来,供府内传抄诵读,否则切不可同外人说起。”

  玄铁卫应了,又不甘心“若是云小侯爷的亲兵问起――”

  “也不能说!”老主簿满腔心累,“小侯爷的亲兵去哪儿了,今日怎么没跟来?”

  “奉命去找什么人了。”玄铁卫也不很清楚,“说是机密之事,不能细说。”

  “既不能细说,便也不要问。”

  老主簿点了点头“就如此事,也决不能同他们细说。”

  老主簿回头望了一眼屋内,近了些低声道“人家小侯爷的亲兵都能把话藏住,你们莫非不能?”

  玄铁卫被激起了斗志“能!”

  老主簿颇感欣慰,拍拍他肩“小侯爷如今病着,亲兵不在无人护持。那些人若是再惹小侯爷生气,当如何做?”

  玄铁卫赳赳道“叫他们闭嘴!”

  老主簿放心了,又交代了几句,回头看了看静静躺在榻上行针的云琅。

  梁太医不准人再进内室,眼下景谏等朔方旧部都守在外间,人人面色复杂,时而有人想向里望,却又只看了一眼,便倏而低下头。

  老主簿看着这几人,欲言又止,重重叹了口气。

  事已至此,更容不得外人再多说。老主簿多守了一阵,等到梁太医拿布巾拭了汗,替云琅掩上衣襟,终于从容出来,点了下头。

  老主簿稍许放心,也朝他施了一礼,趁着夜色,悄悄带人出了医馆。

  云琅再醒过来,天色已然大亮。

  刀疤已办完了事回来,寸步不离守在榻边,云琅气息一变,便立时跟着起身“少将军!”

  “不妨事。”云琅撑坐起来,“我睡了多久?”

  “只四五个时辰。”

  刀疤扶着他,又忙去拿软枕“梁太医在外面坐诊,说等少将军醒了,记得要喝一碗药,再有事便去找他……”

  云琅被行过几次针,自觉胸口淤积缓解不少,没让人扶活动了几次,舒了口气“拿过来吧。”

  刀疤忙过去,将仍在小炉上熬的药拿下来,分在碗里,小心端到了榻边。

  云琅拿过软枕靠着,接过药碗,低头吹了吹“景参军呢?”

  刀疤张了下嘴,没答话,不吭声低头。

  “问你话。”云琅失笑,“他们几个人呢?叫过来,我有事还要细问他们。”

  “现在怕是……叫不来。”刀疤闷声道,“弟兄们跟他们打了一架,没下狠手,可也有碍观瞻,怕碍了少将军的眼。”

  云琅只这一件事没能嘱咐到,一阵错愕,抬手按了按额角。

  他才醒,神思还不曾全然理顺,想了想“玄铁卫呢,没拦着你们?”

  “没有。”刀疤道,“玄铁卫的兄弟帮忙望的风。”

  云琅“……”

  “你们什么时候关系这般好了?”云琅匪夷所思,“此前不还互不相让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私下里总约着墙外打架――”

  刀疤勉力忍了半晌,再忍不住“少将军!”

  云琅话头一顿,抬头看了看他,喝了一口药,将碗搁在榻沿。

  “那些人――”刀疤咬紧牙关,“您当初几次不计生死冒险现身,刻意露出踪迹,为的分明就是声东击西,好叫王爷在京里能救他们!”

  “这些年京里乱七八糟,谁不是生死一线,脑袋别在裤腰带上!”

  刀疤实在压不下这口气“他们便不想,若是当年您不出手,端王谋逆之冤坐实,朔方军只怕都要毁于一旦!如今只是――”

  云琅淡淡道“只是没了七八个,有什么可愤愤不平的,是不是?”

  刀疤打了个激灵,不敢再说,跪在榻前。

  “学得不错,连声东击西都会了。”

  云琅缓缓道“看来近日不少看兵书、揣摩朝局,连战友之情同袍之谊都――”

  刀疤极畏惧他这般语气,也已察觉了自己失言,仓促拜倒“属下知错,请少将军责罚!”

  云琅静静看他一阵,并未将诛心的话说出来,几口喝干净药,将碗放在一旁“下去罢。”

  刀疤重重磕在地上“少将军!”

  云琅并不应声,阖了眼,靠着软枕推行药力。

  刀疤跪在榻边,一时追悔得几乎不能自处,还要再磕头,已被玄铁卫在旁拦了起来。

  “少将军!”

  刀疤双眼通红,挣开玄铁卫,膝行两步“属下只是一时激愤失言,绝不敢忘战友袍泽。要打要骂,属下自去领军棍,您――”

  “他并不是生你们的气。”在他身后,有人出声道,“是要叫你们长个记性。”

  刀疤愣愣跪了两息,忽然醒过神,转回身看着来人。

  云琅靠在榻上,仍闭着眼睛,一言不发。

  “激愤之语,难免失当。”

  萧朔脱下遮掩形容的兜帽披风,交在一旁玄铁卫手中“可落在他人耳中,便是利刃刀匕。”

  “你今日所言,若叫他们亲耳听了。”

  萧朔道“他日再如何弥补,嫌隙也无从化解。”

  刀疤才想到这一层,追悔莫及,低声道“是。”

  “属下……心中绝非是这么想的。”刀疤看着云琅,终归忍不住道,“都是朔方军,云骑的是兄弟,龙营如何便不是?若不是叫奸人所害,今日哪会这般――”

  “能说出这句话,心里便还算清楚。”

  云琅抬眼看他“与敌方本就实力悬殊,还未交手,自己人便先打起来了,仗怎么打的赢?”

  刀疤怔怔听着,一时只觉愧疚悔恨,低声道“是属下之过,叫私仇蒙了心……”

  “私仇也好,旧怨也罢,一笔勾销。”

  云琅道“今日之后,若是还放不下,便去琰王府庄子上养兔子,等事了了再回来。”

  他语气缓和,便是已将此事揭过。刀疤哽咽着说不出话,伏在榻前,用力点了点头。

  玄铁卫扶不起人,有些迟疑,抬头看萧朔。

  “一律吩咐下去。”萧朔淡声道,“依云少将军吩咐。”

  玄铁卫忙点了头,用心记准,出去给自家兄弟传话了。

  “去罢,这句话也说给他们听。”

  云琅撑坐起来“打了几个乌眼青?”

  刀疤愣了半晌,憋了话回去,干咳道“没,没几个――”

  “你们下的手,我还不知道?打了几个,便去煮几个鸡蛋,给他们敷上。”

  云琅作势虚踹“人家都是参军幕僚,就算从了军也是文人,你们也真出息……”

  “我们这就去赔不是。”

  刀疤彻底放了心,憨然咧了下嘴“日后谁再提往日私仇,谁就去庄子,再不准跟着少将军了。”

  “去吧。”云琅失笑,“一个个的不长脑子,跟着我是什么好事?什么时候一不小心,说不定就要掉脑袋……”

  刀疤“跟着少将军,就是好事。”

  云琅顿了下,没说话,不耐摆了摆手。

  刀疤行了个礼,扯着玄铁卫出门,张罗着外头的弟兄煮鸡蛋去了。

  屋内转眼清净下来,云琅撑在榻沿,垂了视线静坐半晌,侧头看了看窗外日影。

  萧朔走过去,在榻边坐下,替他理了理背后的软枕。

  “萧朔。”云琅扯了下嘴角,低声道,“若有一日……”

  “不会有那一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霍明澈顾九辞只为原作者三千大梦叙平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千大梦叙平生并收藏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