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智者千虑, 必有一失。

  云琅咳了一声,看着萧朔手中的点心,心情有些复杂。

  萧小王爷手很稳当, 仍举了点心在他唇边等着,抬了眸, 眼里透出些无声询问。

  “不――”云琅干咽了下,“不妥吧?”

  云琅退了半分, 谦让“梁太医说,我脾胃虚弱,不能多吃东西。”

  “些许无妨。”萧朔道, “我手上有分寸。”

  云琅心说你手上有的哪里是分寸, 分明是巴豆,盯着点心“我……现下不想吃。”

  萧朔微诧“你还有不想吃的时候?”

  云琅“……”

  若不是牵动气血实在太疼, 云琅现下十分想跳起来, 亲自揍琰王一拳。

  萧朔显然不曾看出云少将军的宏愿, 静站了一阵,又道“云琅。”

  云琅依然盯着点心“什么事?”

  “有些事。”萧朔道,“你不说, 我可以暂且不问。”

  云琅咳了一声,暗道你最好永远别问, 回头茅房相见,只当你我兄弟命里有缘。

  他不答话,萧朔也并不在意, 继续说下去“当初, 父王过世, 母妃自尽。”

  云琅蹙了下眉,抬起头。

  “我混沌懵懂, 不堪托付,将所有担子都架在了你一人肩上。”

  萧朔淡声道“事到如今,你若觉得我可堪同路。该同我说的,到了适当时候,便该同我说。”

  萧朔垂眸“你若仍不信我,觉得我愚鲁驽钝、不堪造就……”

  比起人前琰王的性情暴戾,云琅更不愿看他这么妄自菲薄,皱了皱眉,插话“你――”

  “我也只能将你绑起来。”

  萧朔缓缓道“想知道什么,便设法逼你说什么了。”

  云琅“……”

  云琅木然“哦。”

  萧朔看他神色,笑了一声,将点心收回来,打开纸包放了进去。

  云琅愣了下,下意识“等――”

  萧朔将纸包重新裹好“加了什么东西?”

  “巴豆。”云琅讪讪道,“什么时候知道的?”

  “第二次给你,你还不肯吃。”

  萧朔道“依你的脾气,倘若这东西没问题,你不止要吃,还要跳起来咬我的手。”

  云琅“……”

  萧朔抬眸,好整以暇。

  云琅绷了一会儿,终归压不住,低头笑了“什么跟什么……”

  他都打定了主意威武不屈,宁可把点心吞了也不服软,这会儿胸口忽然没来由地酸了下。

  有什么仿佛始终坚不可摧的东西,不知不觉松了松,倦怠跟着悄然浸出来。

  云琅呼了口气,整整披风“王爷。”

  萧朔看着他。

  “没事的话,我回院子了。”

  云琅道“刺客给我送过去,审明白了,都告诉你。”

  “就别追着满府跑了。”

  云琅失笑“放心,我眼下哪也去不了,还等着梁太医拿针来扎我呢。”

  萧朔默然片刻,颔了下首,回身吩咐了玄铁卫。

  “还有。”云琅好心嘱咐,“你屋还剩了几块点心,也都别吃了。”

  “……”萧朔“加了什么?”

  “能加的都加了。”云琅不大好意思,轻咳一声,“你也知道,药粉这东西,太容易洒,不很好保存……”

  萧朔深吸口气,不同他计较,一点点呼出来。

  云琅见好就收,朝他抱了抱拳。

  裹紧披风,叫亲兵扶着,一头钻进了暖轿。

  一夜过去,玄铁卫从别院回到书房,带回了刺客的供词。

  “竟审得这么快?”

  老主簿拿着数页纸张,有些愕然“用的什么手段?竟真撬开了嘴,问出这么多……”

  玄铁卫眼中仍带余悸,迟疑片刻,俯身跪下。

  萧朔坐在窗前,淡声道“说。”

  “是。”玄铁卫道,“云公子不准我们看,只叫我们在院外等候。”

  “我们将人送去前,不信还有更多手段,也用军中法子试过了。”

  玄铁卫“那些刺客硬得很,眉头都没皱过一下。”

  玄铁卫道“我们将人绑起来,送进了云公子的院子。不出两个时辰,在院外,听见里面喊声……”

  萧朔“喊的什么?”

  玄铁卫低声“求死。”

  萧朔放下手中供词,静坐了一阵,看向窗外。

  “云公子用的……都是当初在御史台狱,侍卫司拿来对付云公子的手段?!”

  老主簿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心头一紧“那些刺客训练有素,都只挺了两个时辰……云公子被审了一日两夜!”

  老主簿心头发寒,不敢细想“得怎么熬过来……”

  萧朔垂眸,看着桌案上的几碟点心。

  先帝膝下,云小侯爷向来最为受宠,自从被抱进宫按皇子份例娇惯养着,就没再受过半点苦。

  他们最相熟那几年,萧朔尚在少年,看云琅的吃穿用度,还一度用君子一箪食、一瓢饮规劝过几次。

  把云琅劝烦了,抱着一箪珍馐一瓢美酒,在他面前来来回回走了好几趟。

  云少将军在沙场上,都金贵得半点委屈受不得。

  枪要最好的,马要大宛良驹,马鞍要挑最上等的皮子。

  千里奔袭打一场仗,都要叫人把御赐的三个厨子扛在马上带着。

  朝中主战议和拉锯、同戎狄和谈的时候,正是大雪封疆。云琅带兵坐镇边境,嫌边境苦寒,一度险些压不住脾气。

  要不是先帝千里迢迢赐了至宝白狐裘,勉强把人哄住了,云少将军说不定直接带人去抄了对面老巢。

  “王爷。”老主簿缓过神,犹豫半晌,“云公子那边……”

  “他不说。”萧朔道,“就是不愿叫旁人知道。”

  老主簿也明白,只是心里终归堵得慌,低声“是。”

  萧朔手臂垂在身侧,静了良久,缓缓松开攥着的拳,敛净眼底无边冰寒杀意。

  云琅审出来这些东西,直接叫玄铁卫给了他,说明刺客口中撬出的东西格外紧要,不能耽搁轻忽。

  “这些年下来,咱们府上遇过的。”老主簿低声数,“侍卫司,枢密院,大理寺,太师府……”

  萧朔逐字逐句看完了那几张纸,搁在火盆上,点燃了一角“还少一处。”

  老主簿怔了怔“哪家?”

  萧朔看着那几张纸烧起来,松开手,尽数落进火盆里。

  老主簿愣愣看着,忽然回过神,低声“今――”

  “刺客是太师府来的。”

  萧朔淡声道“供出了几处他们的暗桩眼线,都是京中商铺,有几处还牵扯了当年的事。”

  老主簿已太久不曾听他说过这些,忖度一刻,目光亮了亮“王爷要……动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霍明澈顾九辞只为原作者三千大梦叙平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千大梦叙平生并收藏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