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云小侯爷光棍一个,全无顾忌,脾气上来抬手就能揍琰王,可朔方军却容不得意气用事。

  本朝有律,凡驻边军队,不奉明诏一律不准擅离职守。朔方军奉命北疆,进了函谷关就是死罪,更不要说竟然一路跑到了京城。

  琰王一个不高兴,就能掉一排脑袋。

  云琅没有十足把握救人,见萧朔前,特意做了些准备。

  在院子里忙活了两个时辰,云琅揣着个锦盒,背着两根木头,叫了玄铁卫引路,找了老主簿转圜。

  敲响了琰王雕花镂空的檀香木书房门。

  “他又折腾什么。”

  书房内,萧朔靠在案前,翻着棋谱,“要我放了那几个人?”

  “是。”老主簿弯着腰,有些心虚,“云公子带了重礼,负荆请罪……”

  萧朔放下书,抬眸看过来。

  老主簿上前一步,拿过云公子千叮咛万嘱咐的锦盒,双手承放在桌上。

  “负荆请罪。”萧朔没急着打开锦盒,“他哪来的荆条?”

  老主簿不敢瞒,如实禀告“拆了两根椅子腿……”

  萧朔“……”

  老主簿冒死替云小侯爷传话,怕王爷恼火属下欺瞒,忙一口气说完“上面裹了层宣纸,用墨写满了‘荆’字!”

  萧朔深吸口气,闭上眼睛。

  “还……还是留云公子一命。”

  老主簿战战兢兢,溜着边劝“问出当年的密辛,幕后主使……”

  “是。”萧朔眸色愈冷,“不能直接拆了他。”

  老主簿硬着头皮“对,您——”

  “不能把他捆上爆竹,当炮捻子点了。”

  萧朔低声,冷然自语“十月未到,不能开膛破肚,剖腹取子。”

  老主簿不很敢问他们王爷平时都想了些什么,躬着身,噤声侍候在一旁。

  萧朔自己给自己劝了一阵,呷了口茶静心,打开锦盒。

  老主簿屏息等了半晌,不见动静,小心道“云公子……送了什么?”

  萧朔“栗子。”

  “……”老主簿“啊?”

  “剥好的。”萧朔合上盖子,“整整三颗。”

  ……

  老主簿心情复杂,站在这份暗流涌动的平静下,不很敢动。

  云琅当初纵然是千宠万纵的小侯爷,逃亡这些年,手里紧巴,珍宝不多,也是难免的。

  可也多少还有些私藏。

  这次走后门,老主簿来传话,就被热情地拉着手硬塞了块大理的翡翠。

  老主簿生怕刺激萧朔,往后挪了挪,把翡翠又往袖子里小心藏了些。

  萧朔垂眸,看着那个锦盒,周身气息一时冰寒一时阴鸷。

  指尖捻着枚棋子,有一下没一下,慢慢敲着棋盘。

  老主簿年纪大了,挨不住,告了声罪就要悄声出门,忽然听见萧朔轻轻笑了一声。

  老主簿打了个激灵,去袖子里摸翡翠“王爷息怒,云公子送的其实是这——”

  “叫他进来。”萧朔道,“看座。”

  老主簿颤巍巍守着门,原本还打算硬顶一顶,说是自己拿错了,闻言愣了愣“啊?”

  “不是有事求我么?”

  萧朔拿起那个锦盒看了看,收在一旁,饶有兴致“叫他进来。”

  萧朔慢慢道“当着我的面,求给我看。”

  老主簿“……”

  老主簿心说那云公子怕是能当着您的面和您打起来,终归不敢顶嘴,讷讷“是。”

  萧朔摆了下手,又将那本棋谱拿起来,随手翻了两页。

  老主簿守了片刻,见他不再有吩咐,行了个礼,悄悄转出门,把话递给了背着两根纸糊木棍的云小侯爷。

  ……

  云小侯爷听到“当着面求”四个字,抽出背着的木棍,一棍子擂开了书房门。

  萧朔正随手打棋谱,听见响动,抬眼看过来。

  云琅抄着椅子腿“……”

  人在屋檐下。

  那几个夯货的命还在萧朔手里,云琅深呼深吸,把棍子插回背后“王爷。”

  萧朔看着他,似笑非笑,眼底还透着未退冷意。

  云琅站在大开的书房门口,迎上萧朔视线,忍不住皱了皱眉。

  “云小侯爷。”萧朔靠回案前,又落了颗子,“有事?”

  云琅心说有你大爷,站了一刻,还是没立时出声。

  救人要紧,如非必要,他眼下还不能多生事端。

  传言大多夸张,但总归有几分根由。琰王如今喜怒无常,弄不清碰上哪一句,就触了逆鳞。

  云琅揣摩一阵,合上书房门,慢慢走过去。

  萧朔倚在案前,自己同自己照着棋谱落子,正走到黑子第十七步。

  云琅站在边上,找着茶壶,给他倒了盏茶。

  “头道茶。”萧朔道,“不净。”

  云琅能屈能伸,把一壶茶倒净,取了布垫着红泥火炉,重新洗了两次。

  云琅又倒了盏茶,放在桌边。

  萧朔看也不看“不香。”

  云琅“……”

  什么乱七八糟的破茶。

  给王爷用的东西,都能糊弄成这样,也不知道王府采办中饱私囊了多少。

  云琅皱了眉,看着萧朔,一时倒生出些恻隐之心。

  这些年,云琅在外面东躲西藏,辗转打听过几次,都说琰王飞扬跋扈、无上恩宠。

  说得信誓旦旦有鼻子有眼,越传越离谱,越说越夸张。把个萧小王爷传成了能吃人的阎王爷。

  喝的茶还不如御史台。

  云琅有大量,不同他计较,端着茶具找了个墙角,自顾自铺开了架势。

  萧朔落了几颗子,放下棋谱,抬头看过去。

  来求人的云小侯爷埋头跟茶叶较劲,被腾腾热气熏着,脸色难得比平日好了不少。

  这几日灌下去的药终归起了些效,人有精神了,便显得疏朗。

  这些把酒弄茶的风雅事,做得行云流水。

  云琅烫到第三次,终于堪堪逼出些茶香。抬手抹了把额间薄汗,正迎上萧朔视线,没好气“看什么?”

  萧朔指了指他手中茶盏。

  茶实在太次,折腾半天,也只攒了一盏。

  云琅不与他计较,端过来“给——”

  萧朔“不喝。”

  云琅沉稳端着茶水,正准备抡他脸上,萧朔又不紧不慢道“府上近来,寻了个茶叶蛋的方子。”

  云琅“……”

  “用民间寻常草茶煎成茶汤,再煮蛋类,比之白水,可添茶香。”

  萧朔不紧不慢道“我看了,觉得有趣。”

  云琅“……”

  萧朔接过那盏茶,看了看“可惜。”

  云琅默念了几遍萧朔掉沟里,清心明目,按着自己的腕脉探了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霍明澈顾九辞只为原作者三千大梦叙平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千大梦叙平生并收藏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