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云琅睡了大半日,醒来时,已被人送回了自己的独门小院。

  外头没了玄铁卫巡逻的金铁交鸣声,格外清净。屋子里的香换过,改了宁神养心的沉香木,香炉袅袅腾着白烟。

  碧水丹后劲十足,云琅仍有些头晕,躺了一阵,心神渐渐清明。

  那群夯货落进府里圈套,被玄铁卫拿了。

  他备了礼,负荆请罪,去找萧朔要人。

  萧朔点评了纪实体风月话本,吃了栗子,不知为什么忽然生了气,还对朔方军心有芥蒂……

  云琅心下微沉,倏而起身“来人。”

  话音未落,已有人快步从门外进来。

  云琅暗骂了一句自己偏在这时候不争气,硬撑着起身,要叫人扶着自己再去找萧朔,余光扫见进来的仆从,忽而微怔。

  云琅起得急,挨过一阵眩晕,仔细看了看“……刀疤?”

  刀疤换了身衣服,背着正经带刺的荆条,埋头跪在他榻前。

  “干什么……起来。”

  云琅愣了半晌,失笑,俯身拉他“起来。”

  刀疤神色羞愧,仍伏在地上。

  军中壮汉都能同牛较力,云琅拽不动,靠在榻边歇了歇“怎么穿成这样,我睡着的时候又出了什么事?”

  “玄铁卫……以那几个兄弟为质。”

  刀疤低声道“我等不得不现身,束手就缚,全被捉了。”

  “我当是什么。”云琅不以为意,摆了下手,“不碍事。”

  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

  总归是要人,多要一个两个,区别不大。

  云小侯爷已经看开得差不多,熟能生巧,摇摇晃晃起身“碧水丹呢?再给我一颗,多弄点栗子,再备一份棉花棉布……”

  云琅忽然觉得不对,刹住话头“你穿的什么?”

  “府内仆从的衣服。”

  刀疤神色愈疚,低声道“琰王让我等在府中为仆,跟着采买办事,还说——”

  云琅皱了皱眉“还说什么?”

  “少将军再昏过去一次,就将我们脊杖二十。”

  刀疤“再逃一次,就……割我们一个脑袋,吊在府门口。”

  云琅“……”

  刀疤无地自容“是我们无能,连累少将军。”

  “不急。”云琅抬手,“让我想想。”

  刀疤不敢出声,跪回榻前。

  云琅有些冷,随手拿了件衣服披了,靠在榻前细细琢磨了一阵。

  萧小王爷嘴上不饶人,终归对朔方军有旧情。把这群只知道战场冲杀的夯货拘在府里,省得出去属人耳目,倒也是个办法。

  只是采买办事难免走动,虽说这些人在京城面生,也有仆从身份遮掩,总归有几分隐患。

  藏匿北疆逃兵这等罪名,哪怕是千恩万宠的琰王也未必担得起。

  “从今往后,少出门惹事。”

  云琅沉吟一刻,打定主意“万一被人察觉你们身份,只一口咬定是我指使。”

  刀疤愣了愣“指使什么?”

  “我因满门抄斩,对琰王含恨在心,意图报复。”

  云琅想了想“逼你们逃军入京,改头换面、假作下人潜入琰王府,行刺琰王。”

  “不可!”刀疤心头一紧,“此等大罪,倘若追究——”

  “左右我都要被砍头了。”云琅算了算,“再严重也无非腰斩、车裂、凌迟……”

  云琅心里有数,拍拍他“放心,到时候我自震心脉,肯定比他们快,受不了苦。”

  刀疤也受不了他说这个,死咬着牙,一头磕在地上。

  “无非以防万一,行下下策。”云琅笑笑,“好了,起来。”

  负荆请罪不是拿来罚沙场将士的,云琅解了绑绳,连他背上荆条一并扔在一旁。

  萧朔的安排已经很全,云琅没什么再要补的了,只是仍有些头疼“只不准我跑也就算了,还不准我晕,是什么道理?”

  “再说。”云琅总觉得这些人小题大做,“我不就是吃了颗药。睡一睡的事,怎么就又变成昏过去了?”

  刀疤不敢顶嘴,想着云琅被送回来时的情形,埋头半晌,低声道“总归……少将军好好喝药,好生休养。”

  他不说喝药便罢,一提起来,云琅心头火又起“那个梁太医,是不是蓄意报复?哪个病的方子要三斤黄连来熬的?!”

  “太医开的,想必有好处。”刀疤不懂这些,楞着头劝,“别再逞强,尽快把身子养好就是了。”

  云琅被念叨得脑仁疼,摆了摆手。

  如今玄铁卫盯得紧,不便再从王府脱身。刀疤仍担心云琅安危,稍一犹豫,又道“少将军,那些传言……”

  云琅也在想这件事,摇摇头“他没信。”

  刀疤愣住“琰王原来已经知道实情了?那——”

  “也不知道,只是不信。”云琅揉揉额头,“他要知道实情,我还能好好躺在这儿?”

  “不会。”刀疤耿直摇头,“会把少将军剥了衣服捆在榻上,此生再不叫少将军踏出府门一步。”

  云琅“……”

  云琅不太想问刀疤从哪学会的这些,深吸口气,道“此事先不提。”

  刀疤遵命闭嘴,替他倒了盏茶。

  云琅不很渴,慢慢喝了两口,捧在掌心里暖着手。

  当年……他并非没想过,要告诉萧朔实情。

  五年前,镇远侯府满门抄斩,他命悬一线逃出京城,正赶上戎狄动乱。

  野郊城隍庙里,侍卫司刀剑森严,兜帽严严实实遮着的黑衣人给了他个承诺。

  他带着自己知道的事去北疆,平乱之后,把性命丢在沙场上。

  阴谋彻底粉饰干净,没人再翻扯过往,没人再追根刨底。

  ……萧朔就能活着。

  云琅那时已不剩什么可牵挂,一路风餐露宿到北疆,暗中平了戎狄之乱,原本是想找个好风景的山崖跳下去的。

  偏在那个时候,听京里来的参军说起了琰王府的斑斑劣迹。

  当街纵马,市井杀人,骄横跋扈,能止小儿夜啼。

  宫里不止不管,反倒极尽纵容,拨仆役侍女,还特意赐了拂菻国进贡的上好药材。

  云琅在山崖边上蹲了三天,叹了口气,放出去只信鸽,一头扎进了茫茫秦岭。

  ……

  “少将军。”刀疤替他拿了暖炉,放在云琅手里,“我们偷着查过了,琰王府没有御米。”

  云琅靠在榻上,点点头。

  “也没有侍卫司的暗卫。”

  刀疤道“他们手上都有兵茧,行走也不同,我们一眼就能看出来。”

  云琅抿了口茶,点头。

  刀疤“也没有专修媚术的胡姬。”

  “……”云琅木然“哦。”

  刀疤“也没有屁股大好生养的丫鬟……”

  云琅忍无可忍“一起说!”

  “还有!”云琅实在想不明白,拍案而起,“我叫你们查他府上的威胁!胡姬丫头威胁什么了?跳个舞美死他?!你们——”

  刀疤愣愣回禀“我们以为……她们威胁了少将军。”

  云琅“……”

  “眼下少将军尚能平安,是因为怀了琰王的孩子。”

  一群人特意商议过,想得很周全。刀疤跪在地上,实话实说“万一此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霍明澈顾九辞只为原作者三千大梦叙平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千大梦叙平生并收藏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