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云琅一口血呛出来,猝不及防,苦撑半月的心力跟着骤然泄了,整个人便全然没了意识。

  他连年逃亡,遇上病沉伤重的关口,晕过去也不止一两次。

  却从不像这次一般,自内而外乏得昏昏沉沉,半点力气都攒不出来。

  梦境变幻,走马灯一样来来回回,没头没尾地没入黑寂暗沉里。

  云琅沉在梦里,隐约想起人说,见了走马灯就是要活到头了。

  云琅昏着,含了恨咬牙切齿。

  跟琰王爷的梁子结在这,他今天就算死了,也要化成厉鬼,天天半夜蹲墙头砸萧朔他们家窗户。

  “不行……已进不下药了。”

  医官们围在床边,守着紧咬牙关的云小侯爷,忧虑低声“怕是病势沉疴……血气虽已通了,若不用药,迟早反扑……”

  老主簿束手无策,急惶惶回头。

  屋子里乱成一团,人来人往闹得不成。

  萧朔去换了件衣服,远远坐在窗前,正垂了眸随手翻书。

  老主簿实在无法,纠结半晌,壮着胆子过去跪下“王爷。”

  萧朔抬眸,朝榻边扫了一眼“你们倒是上心。”

  老主簿跪在地上,心说再上心也没上心到续写话本,终归不敢顶嘴,低声道“云公子进不下药了,医官说情形危急……可要再把梁太医请来?”

  萧朔翻了页书,低头“不必。”

  “王爷!”老主簿急得不成,“云公子这伤是刑伤,好歹也跟咱们府上有些关系,岂能坐视他就这么命归黄泉?!”

  萧朔不以为意,又将书翻过一页。

  老主簿焦灼道“王爷!”

  萧朔被吵得看不进书,将书合上,抬头看了看。

  榻前乱糟糟围着人,火急火燎,诊脉熬药。

  云琅一动不动躺得安静,意识混沌牙关紧咬,气息时断时续。

  眼看命悬一线。

  老主簿失魂落魄望了半天,看向萧朔,欲言又止。

  萧朔垂眸,再度翻过一页书“他在骂我。”

  老主簿“……”

  救人要紧,老主簿管不了云公子,只能忍着头疼搜肠刮肚,勉强凑上句民间俗话“打是亲,骂,骂是——”

  萧朔莫名其妙看他一眼“他同我有什么可亲的?”

  老主簿合上心中话本“是。”

  这些人烦得实在头疼,萧朔合上书,淡声道“他不是进不下去药。”

  老主簿愣了愣“那是什么?明明——”

  萧朔“是骂我骂得太狠,咬牙切齿,没功夫喝。”

  “……”老主簿心情复杂“哦。”

  “去他耳边,说一句。”

  萧朔想了下,道“琰王夜里骑马,失足跌进了水沟。”

  老主簿“……”

  萧朔抬头望了一眼,不再多管,随手抛下那本书,出了屋子。

  老主簿进退维谷,站在原地,无声挣扎了半晌。

  老主簿一步一步挪到榻边。

  老主簿附在云公子耳边,悄声说了句话。

  ……

  王府,独门小院。

  云小侯爷垂死病中惊坐起,朗笑三声,夺过碗痛痛快快干了药,倒在榻上睡熟了。

  云琅用了药,病势渐稳,昏沉沉睡了两日两夜。

  他已太久不曾好好睡过一觉,听闻萧朔骑马掉沟,实在畅快欣然,心神也跟着不觉松懈。

  睡得太好,难得的做了梦。

  云琅裹着被,在榻上来回翻覆了几次。

  什么梦都有,比走马灯乱了不少,零零碎碎搅成一团。

  御史台狱,铁蒺藜寒光闪闪。浸了水的厚皮子撵在胸口,慢慢施力,压出最后一口气。

  他咳着,耳畔断断续续有人同他说话“同党……供出琰王,就能活命。”

  “当年……在端王府行走自如,半点谋逆罪证……替你们家翻案……”

  法场,太师庞甘步步紧逼,浑浊双目死盯着他“你与琰王,关系匪浅。”

  琰王府,风雪夜。镣铐坠着手脚,刑伤旧疾磨着人,从外向内彻底冷透。

  刀疤扑跪在他面前,凄怆嘶哑“少将军,为什么还不说实话!”

  ……

  云琅隐约觉得这一段没有这么慷慨激昂,咳着睁开眼睛,缓了缓,迎上刀疤几近赤红的双眼。

  云琅“……”

  云琅摸了摸额头,闭上眼睛,准备再睡一觉。

  “少将军!”刀疤唬得不成,一把扯住他,“少将——”

  云琅睁开眼睛“没死呢。”

  刀疤怔怔看着他,腿一软,跌坐在地上。

  云琅睁着眼睛,看了半天房顶,叹了口气。

  看端王手下那些玄铁卫,他当初其实就该想到。

  从这群只会埋头打仗、听命冲杀的朔方军里头挑亲兵,确实不很靠谱。

  照这个在琰王府大呼小叫的架势,他一点都不怀疑,哪天这几个人就能被萧朔随手抓起来。

  ……

  然后萧小王爷又不高兴,想杀人。

  除非他讲那天晚上的故事。

  云琅现在一气还胸口疼,深呼吸着念了几遍不生气不生气萧朔半夜掉沟里,撑着勉力坐起来“你怎么又来了?”

  被灌了两天两夜的药,他总算不再一动就咳血了,气息却还很不很畅。

  云琅挨过一阵眩晕,忍不住咳了几声。

  刀疤小心扶着他,跪在榻边,微微发抖“少将军……”

  “哭一声。”云琅道,“收拾东西,回北疆。”

  刀疤打了个哆嗦,死死闭住气,将头深埋下来。

  都是军中刀捅个窟窿不当事的铁血壮汉,云琅向来受不了这个,僵持两息,到底心软“算了算了哭一声也行……”

  “少将军!”刀疤哽声“侍卫司做出这等卑鄙行径,少将军如何不告诉我们?若是我等早知道——”

  “如何。”云琅淡声道,“劫囚那日,就一刀捅了高继勋那狗贼?”

&e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霍明澈顾九辞只为原作者三千大梦叙平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千大梦叙平生并收藏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