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京城的雪下了一整夜。

  雪霁天明,御史中丞奉圣旨,一早就匆匆赶到了琰王府。

  御史中丞在正门外锲而不舍地候了两个时辰。

  终于在叫人搭梯子、准备一头撞死在先帝亲手题的匾额上的时候,被从房檐上请下来,进了王府侧门。

  萧朔在书房,披着件玄色外袍,正专心致志打着棋谱。

  “琰王。”

  御史中丞双手奉着圣旨,在门前站满了一炷香,终于再忍不住“圣上有旨——”

  萧朔点点头“放下罢。”

  御史中丞看得诧异,还要说话,被边上的传旨太监笑呵呵拉了一把。

  太监接过圣旨,朝萧朔恭敬俯身,承到了桌案上。

  御史台奉命监察官员行止,御史中丞晾在一旁,眼睁睁看着违礼破例的条目一条一条往上加,不由皱眉“公公……”

  “大人头一回来这琰王府,不明白里面的规矩。”

  传旨太监笑笑“皇上对琰王宠爱有加,这些小事,一律都是不管的。”

  街头巷尾传说的那些,最多只是寻常人眼中的表面文章。在朝里宫中,厚待更是有增无减。

  有朝不必上,有错不必审。一应贡品份例俱由琰王先挑,大宛进贡的汗血宝马,禁军和朔方军都没轮到,先给了琰王府。

  御史台上了弹劾的条文,圣上看都不看,就拨付给龙图阁烧了火。

  哪怕和几个皇子比,琰王的恩宠也是独一份。

  御史中丞听得隐约心惊,眉头蹙得反而愈紧“长此以往,岂不——”

  太监笑道“大人。”

  御史中丞醒神,忙刹住话头。

  “前几任御史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都过来了。”

  传旨太监与他私交尚可,顿了一顿,又低声道“敢来府里的,都被结结实实打了一顿扔出去。非要弹劾的,都去补了冷清闲缺。”

  “中丞是佑和年间榜眼,不涉党派,底子干净。”太监悄声,“前程无量。何必给自己找不痛快?”

  御史中丞听得怔忡,站在门口,看着萧朔掌中棋子。

  太监不再多说,笑吟吟告了罪,由府内下人领着出了殿门。

  萧朔打完了一副棋谱,落下最后一枚黑子,拂乱棋局。

  那封圣旨被晾在桌旁,萧朔看了看,随手搁在一旁“中丞还有事?”

  “下官……”御史中丞定了定神,拱手道,“有些私事。”

  萧朔点点头“来人。”

  御史中丞刚听了朝堂密辛,心头一紧,往后退开半步。

  萧朔抬眸,似是觉得有趣,轻轻笑了一声。

  他眉眼薄凉,不笑已足够慑人,一笑便更叫人心中发寒。

  御史中丞看了看两侧玄铁卫,下意识要再退,又听见萧朔出声“不必找柱子。”

  御史中丞抱着门框,愣愣抬头。

  “原来靠这个办法,就能困住他不跑。”

  萧朔饶有兴致,拾了两枚棋子“中丞这半个月,撞了几次?”

  御史中丞脸涨得通红,松开手,飞快整理衣冠“此事与王爷无关!”

  “佑和二十六年榜眼。”

  萧朔今天难得的好兴致,并没计较他言语冒犯,看着下人分拣棋子“你是那个刚赐了琼林宴,族中就有人触法抄斩,被他保下来的?”

  萧朔言语间已提了两次“他”,御史中丞来不及装听不懂,咬牙低头“是。”

  “他那时还同先帝说,一家之人也有同室操戈,一样血脉未必同气连枝。”

  萧朔道“一人犯罪抄斩全家,十分不好。”

  “只可惜,先帝当时并未当真……笑谈几句,便罢了。”

  下人分拣干净棋子,重新摆正棋盘。萧朔拾起一枚黑子,在手里掂了掂。

  御史中丞越听越皱眉“王爷,陈年旧事,不必再提——”

  “巧的是,他与他家,关系也势同水火。”

  萧朔道“镇远侯不曾养过他一日,连爵位也没留给他。父子冰炭不能同器,真论起来,早和决裂差不多。”

  镇远侯家事,京中知之者甚多。

  御史中丞入仕虽晚,却也清楚这些密辛,看着萧朔,慢慢站定。

  “镇远侯不喜正妻,当初他才生下来,就被放逐偏院自生自灭。再过几年,连正妻也殁了,更无人看顾。”

  萧朔“若不是被先皇后抱进宫里养着,说不定连命也没了。”

  萧朔拈着那枚黑子,落在天元星位上“镇远侯想干什么,疯了才会同他商量。”

  “既如此。”御史中丞抬头,“王爷如此,岂非与迁怒无异——”

  他话音未落,余光瞥见玄铁卫冷戾目光,不及反应,刀锋已抵在颈间。

  御史中丞身形不动,咬牙站直。

  炭火噼啪一响。

  萧朔偏了偏头,像是听到了什么格外有趣的话“迁怒?”

  御史中丞想要说话,被他眼底冰寒一慑,没能立时出声。

  萧朔看了片刻,轻笑一声。

  他显然已没了谈兴,随手挥了挥叫人送客,再要去拿白子,忽然被人抢在了前面。

  “王爷。”御史中丞牢牢攥着白子,胸口起伏,“王爷同小侯爷究竟有何恩怨,下官确实不知。可下官还是要说——”

  御史中丞将那枚白子落在角星,抬起头“进御史台狱的第一日,小侯爷同下官要了三样东西。”

  萧朔“飞虎爪、夜行衣、蒙面巾?”

  御史中丞“……”

  “这是三日后才要的!”御史中丞连气带恼,拂袖沉声,“小侯爷整整三天,都没说要逃!”

  萧朔不知道这种事有什么可自豪的,看了御史中丞半晌,稍一颔首,又落了一子。

  他与云琅实在太熟,几乎不用细想,便能猜出十之八|九“太师椅、龙井茶、兽金炭?”

  御史中丞“……”

  御史中丞“这是七日后才要的!王爷——”

  萧朔按住棋盘,笑了笑“说罢。”

  面前琰王实在阴晴不定,不知碰上了哪句话,眼下竟又似和缓了几分。

  御史中丞警惕看了他半晌,摸起枚白子,放在棋盘上。

  “人是大理寺狱连夜送来的。”

  御史中丞道“送来的时候,铁锁重镣,一身病伤。”

  萧朔神色不动,又拾了枚棋子。

  “当夜,侍卫司并太师府提审三次。”

  御史中丞“太师府主审,侍卫司动刑。一问端王当年暗中行止,二问……昔日脱逃同谋。”

  萧朔看着棋局,手中棋子轻顿,敲了下桌面。

  “胡言乱语!”一旁玄铁卫怒喝,“端王之事,分明已早有定论——”

  “两夜一日,手段用尽。”

  御史中丞“小侯爷只要说了同谋,就能免去一死。只要揭发端王……”

  玄铁卫再听不下去,又要出刀,被萧朔抬手止住。

  御史中丞定定看着萧朔,脸色煞白。

 &e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霍明澈顾九辞只为原作者三千大梦叙平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千大梦叙平生并收藏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