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屋里屋外都跟着静了静。

  云琅张了下嘴,清清喉咙,欲言又止。

  ……小王爷盛情难却。

  王府的下人动作很快,说话间,新的暖炉已经填好兽金炭,重新送了上来。

  云琅眼睛一亮,把话暂且咽回去,伸手去接“谢王爷……”

  萧朔饶有兴致“谢?”

  云琅抬头。

  “你最好生得出来。”萧朔看了他半晌,忽然笑了下,“云琅。”

  云琅抱着暖炉,目光落在萧朔身上。

  六年不见,如今的萧朔和当初相比,当然已经很多地方都不一样。

  但一笑起来,就变得更多。

  平时尚能掩饰,冰冷笑意掠过眼底,翻腾戾意就沾着血,压不住地溢出来。

  “怀胎十月,我会等足。”

  萧朔起身,语气不带半点温度,落在云琅耳中“十月之后……”

  萧朔“任选,一尸两命。”

  云琅“……”

  小王爷文采斐然。

  同门七年,讲文章的师傅换了八个,没见有这么用的。

  任选。

  要么他生个儿子两命。

  要么他自己一个人尸。

  云琅揣着有点烫手的暖炉,算了算十个月自己能恢复到什么地步,有点犹豫要不要现在就跟萧朔改口,说自己怀了个哪吒。

  没等他下定决心,玄铁卫已推门而入,同萧朔低声说了几句话。

  声音极低,云琅心里惦着哪吒的事,隐约听了个大概。大抵是查过了那些刺客的尸首,发现些特异处,要萧朔亲自辨认。

  刺客是朝着自己来的,云琅有心帮个忙,撑着桌沿起身。

  玄铁卫时刻提防他,云琅一动,立时有刀跟着出鞘。

  萧朔交代到一半,抬眸看过来。

  云琅扶着桌沿,被刀抵在颈间。

  烛火下,云琅脸色隐隐泛白,微阖着眼睛晃了晃,勉强站稳。

  为首的玄铁卫怕云琅又有什么计俩,正要上前,被萧朔举手止住。

  云琅驱散眼前黑雾,缓了口气,皱起眉。

  情形不对。

  虽说从法场下来,他就自觉有些畏寒不适,可也该没多严重。

  当年京城惨变,一年沙场五年逃亡。几次命悬一线,病得只剩一口气,嚼嚼草药就爬起来了,也没这么风一吹就倒。

  更不要说站都站不稳。

  云琅靠着桌子,警惕抬头“暖炉里下了毒?”

  萧朔淡声道“兽金炭。”

  云琅找了一圈“茶水?”

  萧朔“龙井茶。”

  云琅仍觉得手脚颇发沉,呼出的气也灼烫,心头越发不安“那只怕是小产,中了红花,孩子要保不住了……”

  萧朔耐心彻底耗尽,打断“云琅。”

  云琅还在愁,忧心忡忡抬头。

  萧朔看着他。

  屋内茶香氤氲,烛火轻跃,玄铁卫漠然肃立。

  “六年前。”萧朔走到窗前,“也是今日。”

  云琅手轻轻一顿,无声攥实。

  萧朔背对着他,窗外呼啸风雪。

  云琅胸口起伏了两下,将咳意憋回去,慢慢撑着站直。

  “这六年,每到今日给父亲上香,我都会将一卷密函也烧掉。”

  萧朔缓声“告诉他,我还在找你。”

  云琅闭了闭眼睛,低头笑笑。

  “这些年来,每每想起过往。”

  萧朔道“我最后悔的,就是以你为友。”

  “我甚至还将你带回了王府。”

  萧朔转回身,视线落在云琅身上“我父亲教你骑射轻甲,教你提兵战阵。”

  “母亲每次置办点心衣物,无论何等精细,都有你一份。”

  “府上管家下人,都与你熟识,任你来去自如。”

  风雪凛冽,屋内静得慑人。

  萧朔逐字逐句,声音冰冷“是我告诉了你,禁军虎符放在什么地方。”

  云琅屏住呼吸。

  他撑着桌沿,肩胛绷了绷,喉间漫开一片血腥气。

  “我若要你的命。”萧朔缓声,“绝不会是下毒这么舒服。”

  云琅静立半晌,抬起头,轻抬了下嘴角。

  萧朔不再与他浪费时间,抛下柄钥匙,带玄铁卫出了门。

  不出半柱香,屋内已彻底清净下来。

  云琅扶着桌沿,尽力想要站直,胸口却依然疼得眼前一阵阵泛黑。

  他抬起手,攥住衣料缓了缓,每喘一口气却都如同千斤重锤,高高举起,结结实实砸下来。

  云琅有些昏沉,撑着慢慢滑坐在地上。

  视野被冷汗沁着,看什么都是模模糊糊。云琅靠着墙,闭着眼缓了一会儿,低声开口“刀疤。”

  窗户被猛地推开,一道身影跃进来。

  风雪盘旋半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霍明澈顾九辞只为原作者三千大梦叙平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千大梦叙平生并收藏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