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老主簿不敢去看萧朔神色,把太医往远请了请。

  这些年来,虽说众人确实都盼着府里有个子嗣,可府中上下,向来对王爷深信不疑。

  既然王爷已说了,云公子是为脱身才进了他们府上,那定然是这么一回事。

  请太医来,无非是验一验御史中丞说的话,看看侍卫司手段。

  “太医……可定得准?”

  老主簿悄声“王爷不曾说过,何时出的事?如何怀上的?”

  梁太医怔怔站着,照着云琅的话“他对王爷用情至深,情难自已,趁王爷醉倒……”

  梁太医是正经人,实在说不出最后一句,憋了半天,磕磕绊绊“乘虚而入,夺了……王爷清白。”

  老主簿瞪圆了眼睛,一把捂住太医的嘴,悄悄回头看了看。

  萧朔站得稍远,垂眸看着廊下,神色晦暗不明。

  看情形,大抵是没听见他们的话。

  老主簿稍松了口气。

  如果是当年的小王爷,酒后不查被人占了便宜倒,也尚有几分可能。

  可如今的萧朔,无疑已同旧时彻底不同了。

  当初先王殁在狱中,王妃携剑闯宫自尽,府中无人主事,一度人心惶惶。

  丧礼过后,萧朔跪在宗庙前,接圣旨袭爵受印。

  自此往后,府上就只剩了琰王。

  “万万不可乱说!”

  老主簿亲眼看着萧朔一步步走到今日,清楚王爷脾气,沉声低斥“我们王爷的清白,岂是旁人随随便便夺得去的?”

  “不一定的。”梁太医轻叹,“此等事,每每天有不测风云。”

  梁太医的晚节清白已经不保,对旁人的清白也颇为感怀,恍惚叹息“原以为守住了,遇到个人,一不小心便没了。”

  梁太医顿足“遇到个孽障,再小心也保不住……”

  老主簿听他越说越离谱,几乎怀疑梁太医也已经被御史中丞传上,瞄了瞄萧朔,眼疾手快将仍在慨叹世事无常的太医送出了王府。

  梁太医命不好,被个煞星折腾了十来年,失魂落魄走到门口,忽然想起件事“还有……”

  “我们王爷清清白白!”

  老主簿离萧朔远了,底气足了不少,沉声道“纵然酒后乱性,也是云小侯爷酒后,我们王爷——”

  “不是这个。”梁太医被怀孩子的事纠缠了半日,走到门口才稍许清醒,“是正事。”

  老主簿怔了怔。

  梁太医拉住他,低声说了几句。

  老主簿越听越皱眉,半晌点点头,交代下人守好王府,跟着匆匆去了医馆。

  琰王府,独门小院。

  云琅盘着膝,坐在从天而降的铁笼里。

  哄走太医后,云琅试了不少办法脱身,没想到萧朔这些年精进不少,竟都被结结实实堵了回来。

  云琅不信邪,潜心谋划调虎离山,终于一举突破。

  走到院门口,松了口气。

  被笼子扣了个结结实实。

  王府下人不少,时不时有小侍从抱着东西经过,偷偷瞥上一眼,不等他招呼,战战兢兢拔腿就跑。

  玄铁卫沉默一如往日,牢牢以院门为界,既不后退一步、让云琅有机会出院子,也绝不向前一步,干涉云公子坐在铁笼子里赏雪。

  热茶是被从笼子缝颤巍巍递进来的。上好的龙井,梅花瓣上积的新雪,小丫鬟拿毛笔一点点扫下来,拢在花瓮坛里,细细煮出来的三道茶汤。

  斗篷是狐裘的,极保暖,绒毛洁白内衬大红,层层叠叠绣着精致章纹。

  云琅坐在被从笼子缝塞进来的蒲团上,裹着从笼子缝塞进来的斗篷,捧着茶,问候了第二十七遍萧朔的六大爷,

  “王爷有令,云公子不出院门,便算是守规矩。”

  玄铁卫被他拿雪球一砸一个准,仍岿然不动,守在院前“一律不得干涉。”

  云琅递过去杯茶水,脾气很好“帮我把笼子打开,不算干涉。”

  玄铁卫顶着脑袋上的雪,坚如磐石。

  云琅诚恳道歉“做假人放在窗前,迷惑你们,是我不对。”

  玄铁卫巍然屹立,稳如泰山。

  云琅“三番两次扔小木条,触发机关,让你们徒劳结阵御敌了九次,也是我不对。”

  玄铁卫不为所动。

  云琅长这么大没道过这么多次歉,深呼深吸,压压脾气“把太师椅拆成小木条,也是……”

  玄铁卫打断他“云公子。”

  云琅没压住脾气,一个雪球飞过去,砸了他一脸。

  玄铁卫抹干净脸上的雪,一丝不苟“我等奉命在此驻守,要做什么,都要报给王爷定夺。”

  云小侯爷已经困在笼子里赏了一个时辰的雪,豁出去了,铁骨铮铮“那就去报!我还能把你们王爷怎么——”

  玄铁卫“侍卫司的人来了,王爷正在书房会客,不准人进。”

  云琅微怔,抬了下头。

  玄铁卫静了片刻,又道“御史中丞来过,同王爷说了些话。”

  玄铁卫“那些话,是云公子叫他说的吗?”

  云琅静坐一阵,笑了笑,拿起茶杯抿了两口。

  玄铁卫静等一阵,不见他开口,想回到值守位上去,忽然听见云琅出声“自然。”

  玄铁卫皱了皱眉,看着他。

  “我替你们府上挨了顿揍。”

  云琅在蒲团上坐得累了,伸直双腿,往后靠在笼子上“就白揍了?总得告诉你们王爷吧?”

  斗篷毕竟不严,一动就跟着灌了满腔的风。云琅咳了两声,抹了抹唇角“真像那些话本里说的,为他平白受了苦、遭了罪,还无缘无故憋着不肯说,自己忍着委屈?”

  玄铁卫抬头,怔了下。

  “近来话本都是这个调子,还有一夜风流,被风流的反倒心虚不占理、带着孩子东躲西藏的。”云琅嗤之以鼻,“有什么意思?就该找上门叫他负责,不能惯着。”

  玄铁卫脸色变了变,俯身跪下来。

  云琅没在意,他五年没和人好好聊过天了,不在乎对方是站是跪“还有最近那些,鲜少风月,都是相顾无言泪千行,无聊得很……”

  话音未落,忽然觉出不对。

  云琅撑了下蒲团,别过头,正看见萧朔负手立在他身后。

  一个坐在笼子里,一个站在笼子外。

  相顾无言。

  萧朔身后跟着面色焦灼的老主簿,再往远点,还跪了个瑟瑟发抖的侍卫司校尉。

  云琅“……”

  萧朔不知听了多久,似是觉得有趣,仍颇有兴致地看着他。

  云琅喉咙有点痒,轻轻咳了一声。

  萧朔看他一阵,慢慢道“哪种不——”

  云琅一迭声咳出来,抬手掩了下,仓促打断“王爷怎么进来的?”

  云琅的笼子就堵在院门口,里面的人进不去,外面的人出不来,这才敢和门口的玄铁卫聊天。

  一来,萧朔过去的轻功始终不如他。

  二来,萧朔毕竟是王爷,在自己的王府里,从全是钉子碎玻璃的围墙翻进来,显然不很合适。

  云琅心思斗转,暗自斟酌萧朔如今身手进益到了什么地步。

  他早晚要走,玄铁卫护卫王府尚可,机变却毕竟弱了,难以放心。倘若萧朔自身也有一战之力……

  “走到后墙。”萧朔道,“恰巧看见一个窟窿。”

  云琅“……”

  “岔口尚新,像是被人扒的。”

  萧朔饶有兴趣,不紧不慢“可惜有碍观瞻,进来后,便叫人堵上了。”

  萧小王爷长这么大,第一回见墙上的洞,有些新奇“堵上不要紧吧?”

  云琅费尽艰辛大号土拨鼠一样扒了两个时辰,深吸口气,慢慢磨牙“不要紧。”

  萧朔点点头,抬了下手。

  两个玄铁卫将那个侍卫司校尉拽过来,扔在雪地上。

  云琅低头,看了看,轻蹙了下眉。

 &e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霍明澈顾九辞只为原作者三千大梦叙平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千大梦叙平生并收藏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