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琰王府,独门小院。

  云琅醒来时,已经好好躺在了榻上。

  琰王府的人看起来对子嗣颇看重,说上房就是上房,收拾得干净整洁。王府当初盖得精巧,直接将墙壁中间砌成空心,添炭的口放在外墙廊檐底下,烟从墙里走,半点也熏不着。

  云琅忍了半个月的火盆干草,难得寻回几分旧日舒适懒倦,展开手脚摊在榻上。

  雪彻底停了,阴云散净,日色正好。

  云琅躺在明暗日影里,懒洋洋眯了会儿眼睛,长舒口气,轻轻咳了两声。

  昨夜端王忌日,云琅一时不察,有些失态,趴在地上跟端王他老人家聊了半宿的天。

  唠得太晚,雪停香尽,云琅也一头栽在地上睡死过去。

  后来又出了些什么事、怎么到的这间屋子,就已一律全然不清楚了。

  云琅仰面躺着,回想一阵,往怀里摸了摸。

  刀疤昨晚截下的那块侍卫司令牌,还好好揣在怀里,流苏位置同昨晚的一样。

  没被动过。

  云琅放心了,松了口气。

  令牌没动,说明他只是被人抬到这间屋子,没被扒衣服。

  没被扒衣服,说明他还没被验明正身。

  没被验明正身……

  儿子就还能再怀几天。

  云琅决心好好利用这几天,往身上仔细又摸了摸。确认了裤子也还在,撑身下床,蹬上了鞋。

  身上彻底暖和过来,蛰痛就跟着一并复苏。

  云琅撑着桌沿,低咳了几声,按按胸口,蹑手蹑脚走到窗前。

  意料之中,重兵围守。

  云琅有心理准备,不急不慌,沉稳绕到背阴一侧,往窗外望了望。

  ……

  意料之中。

  云琅深吸口气,咬着牙环顾一圈。借墙角桌椅发力纵身,扒着房梁,推开天窗。

  ……

  新雪明净,日色清亮。

  风被晒了半日,携着细细雪雾,吹面不寒。

  云琅抹干净唇角血痕,坐在琰王府的房顶上,看着下面重重围守水泄不通的玄铁卫,俯首沉思。

  当初在刑场上,事急从权。

  他就躺在铡刀底下,恰好萧朔又不在。

  千钧一发,灵机一动。

  云琅实在没想到,这个孩子对琰王府而言,竟已重要到了这个地步。

  云琅咳了几声,看着严阵以待的玄铁卫,心中忽然有些不忍。

  他虽说不是个轻信流言蜚语的人,可要是萧朔真的如传言一般……有些暗疾,不是很行。

  偏偏又信了这个,心中有了期待。

  要是萧朔把他们家传宗接代的重任,真放在了他的肩上。

  要是萧朔真想要个儿子……

  “……小侯爷,怎么又跑到房顶上去了!”

  云琅还在进退维谷,听见下面喊声,怔了下,往下探身看了看。

  老主簿奉命请来了城西医官的退休太医,好说歹说把人拽来,一眼看见坐在房顶的云琅,急的团团转“快下来!刚下过雪,摔着怎么得了……”

  云琅回神,静了两息,笑笑“庞主簿。”

  云琅遥遥拱手,语气客气疏离。老主簿一手拽着太医,站在檐下仰着头,不自觉愣了愣。

  王爷吩咐了不少东西,都要临时采买购置。

  老主簿刚看着人扎好竹笼,还没来得及挂在门上。好容易请来的太医进了府门,一听说是要医治云小侯爷,又死活不肯再走一步。

  老主簿一手拉着人一手拖着竹笼,怔然良久,才忽然记起这已不是七八年前、云小侯爷在府里上房揭瓦的时候。

  云琅单手一撑,轻轻巧巧落在地上“这位——”

  云琅仔细看了看,有些讶然“梁太医?”

  太医“……”

  太医身形微僵,草草拱手作礼,掉头就要走。

  “云公子——认识?”

  老主簿回过神,连忙把人拽住“认识就更好了,这是王爷请来的,替云公子调理身子,顺便看看伤……”

  云琅正发愁,格外热络,拉住了送上门的太医另一只手“自然认识。”

  “可是当初在宫里,曾替云公子看过病?”

  老主簿高高兴兴“若是曾经看过,再看定然有把握得多了。”

  “正是。”云琅拽着太医,热情点头,“十多年前,我不小心身患重疾。多亏梁太医切了脉,说我九死无生……”

  老主簿“……”

  酒肆茶馆的说书唱曲,这段轶事早是固定折目,京城里的小儿几乎都会背。

  云小侯爷染了病,命在旦夕,太医院说九死无生,不必再救。

  命格特异,天意垂怜。

  小侯爷昏睡十日十夜,喝了口水,不药而愈……

  “老夫不曾说过不必再救!”

  梁太医一提就恼,气得胡子直往起飞“小侯爷十日后只是醒了,又喝了半月的药才能下地!”

  梁太医年纪也已不小,老主簿生怕他气出好歹,好生安抚“是,巷间流言实在可恶……”

  “小侯爷那也不是病,是伤!谁从三丈高的山崖上掉下去砸在寒潭里也是九死无生!”

  梁太医这些年饱受议论,怒气勃发“那水是端王府百年山参熬的!若不是——”

  云琅靠在廊下,目光扫过院角,轻咳一声。

  老主簿倏地回神,连忙插话“梁太医,此事不提。”

  梁太医气得须发皆张,还想再提,已被老主簿牢牢捂住了嘴。

  昔日惨变后,端王府无疑已成禁忌。老主簿不敢让王爷听见,连拉带拽,将太医拖进了云琅房间。

  云琅不急着进门,靠着廊柱站了一阵,不知想起什么,低头笑了笑。

  屋内纷乱了一阵,老主簿安抚好了太医,悄悄出门“云公子……”

  云琅撑起身“有劳。”

  老主簿欲言又止,伸手替云琅挡着门,等他进去,才悄悄离开。

  云琅进了屋内,在桌前坐下,挽起衣袖,将手搁在脉枕上。

  十五年前,戎狄犯边,夺了燕云十三城。端王临危受命、率军守边。

  两军拉锯三年,朔方军死战拒敌,终于逐渐占了优势。可夺回五座城池后,京城竟忽然发现了戎狄细作。

  为保京城安宁,不得已才将端王调回,做了禁军统帅。

  云琅闭了闭眼睛,向后靠进椅子里。

  第一拨戎狄细作,阴差阳错,是被两个偷偷牵了府上汗血宝马出来的皇族子弟撞破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霍明澈顾九辞只为原作者三千大梦叙平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千大梦叙平生并收藏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