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老主簿站在书房内, 眼前一黑。

  云琅自觉没有半分破绽,端着参汤,用萧朔无论如何都能听见的音量说完了话。

  万事俱备。

  只等萧小王爷从窗外绕回来, 重新进了书房门,接过他手中的参汤。

  “云公子。”

  老主簿看着云琅笃定神色, 艰难迂回“如此,如此行事, 是否不很深思熟虑……”

  “熟虑了。”云琅深思,“可是这事挑得还不够大?”

  老主簿心说这事可挑得太大了,看着云琅仍端端正正拿着汤碗, 终归不敢多劝, 过去要接“您身子还没好,先放下罢。”

  “无妨。”云琅向后靠了靠, “这样庄重些, 一会儿等他进来……”

  话未说完, 背后先一空。

  书房的窗子没有插销,云琅一靠之下,竟猝不及防靠了个空, 一头朝窗外栽了出去。

  老主簿慌得险些扑上去“云公子――”

  云琅仓促间怕洒了参汤,本能举高了, 再要自救,背后忽然被手臂稳稳一拦。

  萧朔站在窗外,单臂架着云琅, 抬手接了他手中汤碗。

  老主簿“……”

  云琅“……”

  萧小王爷接过参汤的流程, 简化得有些许多。

  甚至不曾离开窗外, 先绕回来,重新进书房的门。

  老主簿清楚府内所有墙角都是他们王爷的, 却也无论如何想不到王爷的墙角能听得这么近,一时不知该进该退,噤声藏在了暖榻底下。

  萧朔将掉出来的云麾将军从窗户塞回去,看了看那碗参汤“烫?”

  “有。”云琅咳了一声,“有一点。”

  这些天相处下来,萧朔如今的脾气,云琅也已摸清了大半。

  若是堂堂琰王觉得吹汤这等小事落了面子,发怒叱责,令他弄清楚分寸,倒还能叫人放心些。

  此时萧朔神色正常,语气平淡,云琅反而觉得有些不对,悄悄探头看了看“小王爷?”

  萧朔立在窗外,视线落在他身上,眸色不明。

  云琅心中不很有底,向后避了避。

  书上说,这种事万不可操之过急。一次不成,便再设法多试几次,徐徐图之。

  云琅深以为然,知难而退,伸手去接汤碗“算了,其实也不很――”

  萧朔低头,吹了吹手中参汤。

  云琅张了下嘴,怔在半道。

  说烫……

  自是胡扯的。

  王爷亲自吩咐,下人们哪敢不尽心,参汤既不烫又不凉,刚好正能入口。

  不烫又不凉的参汤,被琰王四平八稳端着。

  映着月色,吹起来了一点儿清凌涟漪。

  “好了。”云琅看着他月下眉宇,一时晃了下神,伸手去接,口中仍按着书中教导照本宣科,“吹得真好,就不烫了……”

  萧朔并不给他,端着汤碗,自己含了一口。

  云琅“……”

  萧朔含着参汤,好整以暇,抬眸看他。

  云琅束手僵坐两息,耳后轰地腾起热意。

  在外五年,云小侯爷饱读话本,对这些情节说不莫名熟悉,无疑是假的。

  可也……太过不妥当了。

  云琅虚拦了下,干巴巴道“不,不用这般――”

  萧朔将参汤咽了“这般什么?”

  云琅憋了半晌“事必……躬亲。”

  “你我,你我肝胆相照。”

  云琅干咳“按理虽说――我曾在月下轻薄过你,可毕竟事急从权,也是无奈之举……”

  “……”萧朔“你轻薄我,还是无奈之举?”

  “自然。”云琅讷讷,“算起来,你毕竟吃了亏。故而当初拿此事调侃,还写什么话本捉弄我……便也罢了。”

  云琅横了横心“嘴对嘴喂,实属不妥。”

  萧朔“……”

  “怀胎之事,你知我知。”云琅低声劝,“平日里玩闹归玩闹,你早晚要成家立业,纳妃生子……”

  萧朔“云琅。”

  云琅脸上仍滚烫,停了话,勉强抬头。

  “方才替你推宫过血。”

  萧朔道“又一时不察,同你说了许多废话。”

  云琅细想了下“是。”

  “推宫过血,手上占着。”

  萧朔“话说多了,又费口舌。”

  “确实如此。”云琅讪讪,“有劳小王爷,所以――”

  “所以。”萧朔面无表情,端着自己接下来、自己吹凉了,只喝了一口就被拦下的参汤,“我渴。”

  云琅“……”

  老主簿从榻下出来,叹了口气,接过参汤,给窗外的王爷奉了一盏凉茶。

  事闹得乌龙,云小侯爷抹不下脸,一连避了琰王三天。

  “跟的几个人,今日都有动静了。”

  玄铁卫已习惯了来偏殿回禀,将蜡封密信呈递给萧朔“刑部卫侍郎回话,说朝中如今情形,大致全在信上。”

  萧朔接过来拆开,大致看了看。

  “枢密院和政事堂,如今分管军政。财政归三司分管,户部只掌地方与京中特产往来。”

  老主簿当年便跟在端王身边,对这些政事仍熟悉,在一旁低声解释“三省六部虽然还在,可几乎也已只剩了个空壳子,有名无权,只怕……帮不了多少。”

  “有用无用,总该先理顺。”

  萧朔看过一遍,搁在案旁“誊一份,给书房送过去。”

  “是。”玄铁卫应声,“还有,书房那边传话,说云公子的旧部,暗中联络上了几个。”

  云琅的亲兵也带过来了誊抄的信函,玄铁卫一并取出来,交给萧朔“云公子说,此事机密,决不可叫外人知道半点,叫王爷看完便烧了。”

  萧朔点了点头“知道了。”

  玄铁卫禀完了事,有些迟疑“王爷……”

  萧朔搁下手中信函,等他说话。

  “这般两处传信,还要誊抄递送。”

  玄铁卫实在想不通“王爷为何不能去书房,直接同云公子――”

  老主簿眼疾腿快,过去牢牢将人捂了嘴“他说事已禀完了,请王爷审详。”

  “……”萧朔阖了下眼,并未动怒,抬手按按眉心“去罢。”

  玄铁卫愣愣的,还想再问,已被老主簿囫囵推出了门。

  玄铁卫出身军中,个个生性耿介,这几日已有不少愣头来问的。老主簿常年随侍王爷左右,相机行事,能拦的都拦了。实在拦不住的便直接推出门,到今日也已推出去了五六个。

  老主簿已推得熟能生巧,料理妥当,从门外回来,探看萧朔脸色“王爷……”

  萧朔神思烦乱,坐了一阵,将手中信件搁下“他用过饭了么?”

  “吃了。”老主簿忙道,“只是吃得不多。我们猜……大抵是这几日又要落雪,云公子身上不舒服,没什么胃口。”

  萧朔蹙了下眉,看向窗外阴沉天色。

  “梁太医来行过针,说除了旧伤惨烈,累及筋骨脏腑。”

  老主簿稍一迟疑,继续向下说“还有一桩麻烦。”

  萧朔倏而抬眸,沉声“为何不曾同我说过?”

  “云公子不让。”老主簿道,“梁太医说,云公子体内气血亏空,并非只源于伤病所累。”

  萧朔神色冷了冷,按着并未发作,等着主簿向下说。

  “支取过当,空耗太甚。”

  老主簿低声“又有郁结思虑盘踞不散,日积月累……”

  云公子虽不准说,可这些早晚要叫王爷知道,老主簿也不敢瞒得太死“真算起来,并非是这五年逃亡……反倒是当初,云公子去北疆的那一年。”

  萧朔静坐不动,身形凝得暗沉无声。

  当初一场惨案震惊朝野,一桩事叠着一桩事,叫人心惊胆战得半点安稳不下来。

  故而世间所传,其实也多有模糊疏漏。

  当初镇远侯府满门抄斩,声势太过浩大。几乎已没有多少人记得,从端王冤殁在狱中,到镇远侯被推出来抵罪、云氏一族满门抄斩,中间其实隔了一年。

  一年的时间,朝中发出过五道金牌令,传云麾将军回朝。

  云琅不奉召不还京,领着朔方军,在北疆浴血抢下了七座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霍明澈顾九辞只为原作者三千大梦叙平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千大梦叙平生并收藏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