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琰王行事悖逆, 荒唐无度。

  深更半夜,外袍也不曾穿,只身出了自己的书房。

  老主簿抱着外袍披风, 领着原本守在书房的下人,不敢出声, 埋着头在后面悄悄跟着。

  萧朔被追得烦了,神色愈沉了些“跟着我做什么?”

  “王爷。”老主簿忙跟着停下, “夜深了,天寒露重,您――”

  萧朔垂眸, 视线落在廊间积雪上。

  他心中烦乱, 眸底冷意更甚,静立了一阵, 挥手屏退了下人。

  老主簿不敢多话, 低头候在一旁。

  “他在府外。”萧朔道, “立了三日三夜。”

  “什――”老主簿怔了下,反应过来,“您说云公子?”

  当初端王出事, 宫中不准重查旧案,滔天冤屈如石沉大海。

  先皇心中愧疚, 恩宠数不尽地降下来,赐爵加冠、兴建王府,竟转瞬将府中深冤血仇冲淡了大半。

  萧朔受了封, 袭了爵, 不再折腾得所有人不得安生。

  闭门不出的那些日子里, 老主簿唯一拿不准、去禀过王爷的,就是云小侯爷的拜帖。

  可惜帖子送进了琰王府, 整整三日,终归不曾得来半点回音。

  “您那时……”

  老主簿斟酌着,轻声道“不也在府里,守了云公子整整三天吗?”

  两人一个在墙外一个在墙内,一步都不曾动,就那么在风雪里静立了三日三夜。

  老主簿带人守在墙头上,愁得肝肠寸断,险些就带人拆了王府的围墙。

  往事已矣,老主簿不敢多提,低声劝“云公子那时,煎熬只怕不下于王爷。风雪里站一站,身上固然难熬,心里却当好受些……”

  “他心里好不好受,与我何干。”萧朔冷声,“我想的不是这个。”

  老主簿回头看了看灯火温融的书房,又看了看衣衫单薄立在凄冷雪夜里的王爷,不敢反驳“是。”

  萧朔静立了一阵“梁太医走时,如何说的?”

  “说云公子伤势初成之时,失于调养,又兼寒气阴邪趁虚而入。盘结不去,终成弱症。”

  老主簿背得熟,一口气应了,忽然愣了愣“您是说,云公子是那时候在府外――”

  萧朔没有应声,闭上眼睛。

  他越不发作,老主簿反而越胆战心惊,讷讷道“可这也拿不准……战场凶险,说不定云公子是征战时落下的旧伤呢?”

  端王久经沙场,身上大小战伤不下几十处,几乎夺命的伤势也是受过的。

  当初在府里时,每逢连绵阴天、雨雪不停,王妃也常叫请太医来,替王爷调理沉伤旧患。

  老主簿见得多了,知道云琅身上有旧伤,半点都不曾多想。

  “云公子身上的伤,您也未必都清楚啊。”

  老主簿道“说不准是哪次,沙场刀兵无眼――”

  “他身上的伤。”萧朔淡淡道,“哪一处我不清楚?”

  老主簿愕然抬头。

  老主簿悄悄咽了下,再看萧朔,目光已有些复杂“您是怎么清楚的?”

  萧朔被他看得愈生烦躁,一阵恼怒“少胡思乱想!”

  老主簿实在难以做到,低头应声“是。”

  “他……当初。”

  萧朔沉默一阵,低声道“父亲教他,男儿本自重横行,身上有几处伤、落几个疤,都是男儿荣耀。”

  萧朔咬牙,逐字逐句“没、什、么见不得人的。”

  “……”老主簿明白了,“云公子向来敬重端王,自然会深以为然。”

  老主簿还有一点不很明白“这种事,不该去同端王炫耀……”

  老主簿看着王爷的神色,把话及时咽了回去。

  “父王征战沙场,一身沉伤。”萧朔阖了下眼,“他觉得去炫耀没意思,就来找我。”

  “云家出身将门,世代簪缨。所擅的是千里奇袭、一击枭首。”

  萧朔道“并非大开大阖拼杀,原本就没有那么多受伤的机会。他自小在金吾卫中滚大,身法又非常人能及。”

  老主簿大致听懂了“这样说来,云公子要受个伤,还很不容易。”

  “但凡流了点血,破了处皮,就恨不得在我眼前绕十趟八趟。”

  萧朔含怒道“有次他肩膀中了一箭,高兴极了,一回京便直扑到我榻上,扒着领口非叫我看……”

  老主簿讷讷“那您看了吗?”

  “我如何能不看!”萧朔冷声,“他那般折腾,伤口裂开怎么办?!我只得将他衣服扒了,按在榻上,重新上药包扎好,才叫他走的。”

  老主簿一时竟听不出有什么问题“您……做得对。”

  萧朔想起往事便更生气闷,不愿再多说,拂袖连主簿一并屏退,心烦意乱闭上眼睛。

  少时,云琅受了丁点大的伤,明明……都是会来呼天喊地折腾得阖府不宁的。

  不知从哪养成的这一身破毛病。

  同他折腾,同他装模作样。瞒着伤不告诉他,撑到站不稳了,还要把血气咽回去。

  分明都已没了力气,就为了叫他能高兴些,还要撑着如旧时一般跟他吵架。

  “……”老主簿一言难尽“云公子为了让您高兴,故意同您吵架?”

  “不然如何?”萧朔冷声,“以他如今的气力,直接将我轰出去,锁了门窗,不言不语冷着我几日,岂不更省力解气?”

  老主簿张了张嘴,没话说了,点点头。

  老主簿纠结半晌“那您……高兴了吗?”

  萧朔神色愈沉,静立在廊下,侧开头。

  老主簿愕然看了半晌,心服口服,悄悄过去,把云公子特意从窗户扔出来的披风替王爷披上了。

  老主簿悄悄走开,扯着下人提醒“王爷今日高兴,不准来打搅,温些酒送过来。”

  下人不解“王爷同云公子吵赢了吗?”

  老主簿“……没有。”

  下人恪尽职守“王爷今晚回厢房睡吗?”

  “……”老主簿“不,厢房连着书房,云公子住了。”

  下人还想再问“王爷――”

  老主簿一把捂了下人的嘴,声色俱厉,低声恐吓“话再多,就去廊下铲雪。”

  下人闭紧了嘴,行了个礼,小跑着去热酒了。

  老主簿松了口气,打发了剩下的人回去书房候着,陪着披了披风的王爷,去了府上空着的待客偏殿。

  云琅奉命反省,在书房吃了一碟点心、两只果盘,又喝了一小盅性极温的暖热黄酒。

  他如今气血耗弱,原以为白日睡透了,夜里定然生不出困意,在书房暖榻上靠了一刻,竟也不觉睡得沉了。

  再醒来时,窗外已是天光大亮。

  云琅坐在榻上,看着送过来一应俱全的温水布巾、晨间餐点,一时不禁有些许沉吟。

  老主簿来看他,帮忙端着一盅山蜜糖霜渍的汤绽梅“云公子可还有什么事?”

  “无事。”云琅拿过盏茶,漱了漱口,“我若一直反省不出来,就得一直被关在这儿吗?”

  “那是自然。”老主簿点头,“王爷昨夜那般生气,您想不通,只怕等闲是走不了的。”

  云琅想不通“那我就不走了啊。”

  王府书房有吃有喝,一应照料精心周全,就算闲得无聊了,还有满满一书架的书。

  玄铁卫又换回了管出不管进,除了拦着他不准他出门,刀疤等人来回禀复命,也半点不受阻碍。

  云琅一时有些摸不透萧朔的心思,摩挲着几本崭新的《教子经》、《示宪儿》,顺手藏在了坐垫底下。

  “您还是反省一二。”老主簿低声,“毕竟――”

  云琅好奇“毕竟什么?”

  “毕竟。”老主簿为难道,“您反省了,王爷也好回来。”

  云琅“……”

  老主簿“……”

  “哦。”云琅按着额头,“把他忘了。”

  老主簿一阵心累,回头严厉告诫了几个侍奉的小仆从,绝不可把这话转告给王爷半个字。

  云琅回到榻前,推开窗子坐下“该怎么反省?我知错了,今后定然不辜负他心意,不误解他初衷,凡事多想几次,不误会,不――”

  云小侯爷从小反省得熟练,文思泉涌张嘴就来,格外流畅地说了一大段,老主簿才反应过来“云公子……等等。”

  云琅停下话头“要写的?”

  “不是。”老主簿忙摆手,“王爷真恼的……怕不是这个。”

  云琅好奇“那是什么?”

  “此事王爷虽然不悦,但云公子那时愿意同他吵架,他便不气了。”

  老主簿自己都觉这话实在莫名,硬着头皮说了,又道“王爷恼的,是您有事瞒他。”

  云琅怔了怔,没立时答话。

  “昨夜,王爷提起……”

  老主簿心知此事只能徐徐图之,谨慎迂回道“六年前,漫天大雪,您曾在府外立了三日三夜。”

  云琅一阵哑然“经年旧事,干什么提这个。”

  “那时候,王爷并非不想见您。”

  老主簿低声“是……虔国公来过了。”

  云琅蹙了下眉,没说话,轻轻捻了下衣袖。

  虔国公裴笃,也是三朝老臣,也曾执掌禁军。

  如今虽然去朝致仕,也仍是一品贵胄,开府仪同三司。

  端王妃,正是虔国公的独女。

  “出事时,虔国公碰巧不在京中,星夜兼程赶回,终归没来得及。”

  老主簿道“纵然震怒,也已回天乏术。”

  老主簿看着他,小心翼翼“那之后,虔国公……也去打听了些事,问了些人。认定了――”

  “认定了镇远侯府。”云琅道,“与此事定然脱不开干系。”

  老主簿低声道“是。”

  “只怕还不止。”云琅稍一沉吟,“大抵还听说了,我兵围陈桥挟制禁军,以致救援不及。闯入御史台,逼迫端王。派出府上私兵,在半路围剿端王府回京亲眷……”

  “云公子!”老主簿失声打断,皱紧了眉,“您怎么――”

  “怎么了?”云琅笑笑,“不打紧的。”

  他神色平静,向后靠了靠,看了看窗子外头的景色“我要是把这些全放在心上,早该活不下去了。”

  老主簿满腔酸楚,低声“怪我,不该提这个。”

  “不妨事,我原本也奇怪,萧朔怎么把那一段说得那般熟练。”

  云琅咳了两声,拿过汤绽梅尝了一口,忍不住蹙眉“太甜了。”

  “这就换。”老主簿忙叫人来收拾,“井水沉浊,要加雪水还是……”

  云琅笑了“井水也无妨。”

  老主簿忙摇头“云公子在外流离,定然受了苦。如今既然回京,该用好的。”

  云琅怔了下,靠在窗前,垂眸扯了扯嘴角。

  刀疤曾同他提过,萧朔不肯信京中那些流言,从朔方大营一路找他到镇远侯府。

  他来要人时,试图给萧小王爷讲个血海深仇的话本,也被打断了。

  书房里,萧朔一样一样替云琅找着能解释的理由。泄愤一样,恨恨问云琅,是不是以为他也会如旁人一般,信那些萍水谣言。

  云琅闭了闭眼睛。

  “我们都知道,当初的事定然有苦衷。”

  老主簿怕他牵动心脉,忙道“王爷同我们说过,当时云公子去御史台是救人,阴差阳错。山匪之事,是为驰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霍明澈顾九辞只为原作者三千大梦叙平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千大梦叙平生并收藏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