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王府,独门小院。

  云琅打发刀疤出了趟门,找到御史中丞,悄悄弄回来了许多东西。

  有些过于多了,林林总总,装了整整三只楠木箱子。

  云琅披了件衣裳,坐在床榻上,看着摞起来比床榻还高了不少的木头箱子,心情有些复杂“怎么把这些全弄进来的?”

  “抱着不方便。”刀疤如实回禀“两人一组,抬进来的。”

  云琅“……”

  云琅想问的倒不是这个,琢磨半晌,实在想不明白“琰王府没有哪怕一个人……拦你们一程吗?”

  “这箱子都能装人了吧?”云琅比划了下,“要是我偷着运进来杀手刺客呢?要是我趁机运进来些税收官银,诬陷端王贪墨呢?”

  云琅想不通,让亲兵扶着起身,抚着半人高的大木箱“要是我忽然想弄点鞭炮,送萧小王爷上天呢?”

  刀疤不曾考虑到这一层,愣愣想了想,看着神色分明很是跃跃欲试的少将军“……”

  “划掉。”云琅也只是想一想过瘾,轻叹口气,“不是叫你们真弄鞭炮。”

  刀疤摸出匕首,在随身备忘木牌上划了这一条“是。”

  云琅坐回去,咳了两声,忍不住皱了皱眉。

  御史中丞回信说得清楚,云琅心里大致有数,这三个箱子少说有两个半都是御史台帮忙誊抄的、这些年各层御史言官弹劾琰王的奏折副本。

  乍一看,倒真有些罪行累累罄竹难书的架势。

  这几年情势紧迫,云琅都在离京城一两千里的地方颠沛,能关注到不准琰王吃御米已是极限。

  不曾想到,竟疏忽了这一层。

  “既然旁人都这么说,琰王这些年行事,只怕也确实暴戾失常。”

  刀疤忍不住说了一句,拿来软枕给云琅靠着“少将军已尽力了,对得起端王当年嘱托。”

  云琅打开只木箱,取出份奏折翻了几页,闻言笑笑,随手扔在一旁。

  刀疤看他神色,迟疑皱眉“属下说的不对?”

  “倒是和端王没关系。”

  云琅很想得开,摆了摆手“端王妃当年自殁,其实还给我留了封遗信,嘱托我千万规劝、匡正小王爷……”

  刀疤心情复杂,看着既年纪轻轻、当爹又当娘的少将军“……”

  云琅拿过茶盏,喝了两口。

  旧伤作祟,一到风雪天,胸肺间便憋闷得厉害。

  云琅靠着软枕,又闷咳了几声,咽下喉间翻覆血气。

  云琅闭上眼,靠在床头歇了歇。

  端王妃……

  当初在端王府的时候,王妃一向很疼他们两个。

  明明是端庄柔雅的王府主母,也会在云琅闯了祸、被禁军追着搜查的时候,拿帕子尽力掩着嘴角笑意,悄悄招手示意房顶上的云琅,替他通风报信。

  萧朔替将门蒙羞,不敢杀兔子,一剑下去扎了端王叔的脚,回来也没挨骂。

  端王叔单腿蹦着暴跳如雷,要动手揍儿子,被王妃叫人架出去,点着脑袋训了一句活该。

  又吩咐府上丫鬟,给世子买了一窝雪白的小兔子,教着他们两个念,茕茕白兔东走西顾。

  ……

  “罢了。”云琅被劝熟练了,不等刀疤开口,自觉宽慰自己,“往事已矣。”

  “落雪了。”刀疤扶着他,低声劝,“少将军,躺一会儿吧。”

  “躺下了又要咳。”云琅嫌烦,摆摆手,“我的山家清供檀香雪水蜂蜜绿萼梅花汤饼呢?”

  “……”刀疤艰难听懂了个汤饼,拎出两个食盒,放在桌上。

  云琅都打开看了看,挑了份看起来量大些的,重新盖上“给小王爷送到书房。”

  刀疤愕然“现在?”

  “废话。”云琅又去拿剩下几样点心,一样样挑,“等他去了书房,你还送得进去?”

  云琅给萧朔投食惯了,经验很丰富,提前教导手下“他窗户前有个坑,多大不一定,看他心情。窗棂上可能搭了碗水,进去之前,先推一下试试……”

  刀疤还记着云琅下药的宏愿,捧着食盒,迟疑道“少将军不先下些巴豆吗?”

  御史中丞人在府外,听了云琅的计划,对这件事兴致格外的高。

  刀疤翻出个纸包,又将剩下那几个一字排开,依次介绍“这是黄连,这是苦参,这是番泻叶……中丞怕小侯爷不好下手,特意都磨成了粉,磨了两次。”

  “那也不能往这东西里面下。”

  云琅看着这群手下,叹了口气“人家好好的做生意,精心细意煮了份汤饼,把王爷吃拉了肚子,回头怎么说?”

  刀疤愣了愣“这个……属下不曾想到。”

  “如此一来,分明是我要折腾他,却因为倒了一次手,罪名就到了店家身上。”

  云琅拨弄了两下烛花,慢慢道“若是此事闹大,旁人说得多了,会不会觉得那家店实在过分,竟这般不怀好意、折腾食客?”

  刀疤隐约觉得他话里有话,一时又想不透彻,怔怔听着,点了点头。

  云琅又展开份奏折,随意扫了几行,抛在一旁。

  琰王府的名声差成这样,萧朔自己放纵传言、甚至说不定还不怕事大火上浇油,只是一层。

  真正的根源,并不在琰王府上。

  这些弹劾,有多少是萧朔真做过的事,又有多少是借琰王府的势侵吞利益、排除打压异己。

  到头来一转手,推到琰王头上,择得干干净净。

  云琅靠在榻前,阖目凝神,细细思虑了一遍朝中局势。

  刀疤不敢打搅他,打着手势,示意几个兄弟悄悄退到一旁。

  云琅沉吟着,指腹轻轻捻了捻。

  刀疤倒了盏茶,蹑手蹑脚过去,放在他手里。

  云琅喝尽了一盏茶,睁开眼睛,长叹口气。

  “少将军想好了?”刀疤满心仰慕,“如何行事?我们——”

  云琅“一头雾水。”

  刀疤“……”

  云少将军越想越心累,扔了茶盏,仰头倒在榻上“我又不清楚朝里都有什么官……”

  没出端王府的事前,云琅在宫里是金尊玉贵的小侯爷,皇上皇后的掌上明珠,在军中是百战百胜的少年将军,戎狄无不闻风丧胆。在京中不单能横着走,上房顶也行。

  出事后,云琅无暇自顾,更没机会琢磨这些。

  “想不出来。”云琅叹了口气,“我要是能想出办法,这次也犯不上回京……”

  刀疤心头一紧,用力扯住他。

  云琅愣了下“干什么?”

  “少将军这次回京,真是回来送死?!”刀疤哑声,“将士们说了多少次!朔方军死守北疆,只要少将军活着——”

  他这时候竟反应这么快,云琅没有准备,皱了皱眉,撑着坐起来“好了,嚷什么……”

  “少将军!”刀疤不听他的,“当初端王殁后,少将军从京城回北疆的那一年,就不要命一般,每仗都往死里打!”

  “我们那时候还当少将军是急着收复燕云!”

  刀疤再忍不住,怆声低吼“活着不好吗?少将军谁也不欠,犯不着把命赔出去!这次若不是中丞大人同我们说了,我们还不信——”

  “刀疤。”云琅打断他,“好了。”

  “没好!”刀疤红着眼睛瞪他,“少将军——”

  云琅犯愁“少将军胸口好疼。”

  刀疤“……”

  这一招少将军用了少说百十次,刀疤张了张嘴,涨红着脸胸口起伏,闷着头把话尽数咽回去,跪在榻前。

  云琅揉了揉额头,轻呼口气。

  还当这群夯货出门撞了脑袋,忽然开了窍……原来是御史中丞话太多。

  云琅闭上眼睛,磨了磨牙,准备找机会给御史中丞先下点巴豆。

  “我那时……”

  云琅不知该怎么解释,又拉不起跪在地上的亲兵,静了片刻才道“确实是急着收复燕云。”

  燕云陷落,端王回京之前,只收复了五座城池。

  剩下的疆土驻兵再多,只是死守,不彻底收复,永远成不了铁板一块。

  本朝重文抑武,京城的禁军安宁日子过久了,根本打不了仗。朔方军连年苦战,拼杀得千疮百孔,更何况京中有人自毁长城。

  本朝军制原本就不利于征战,新皇登基,枢密院侵夺了兵部军权,连从一品的枢密使都是文人充任。

  千里之外仗要怎么打,一律按京中枢密院送来的阵图行事,不准有丝毫更改。

  连年排挤,政令不一,募兵混乱,禁军经商。

  民间有谚语做人莫做军,做铁莫做针。

  端王临终前,纵观满朝文武,能打仗的居然只剩了云少将军一个。

  “燕云十三城,端王打下来五座。这些年陆陆续续,又夺下七座。”

  云琅道“朔州城,雁门关。”

  雁门关拿下来,长城为界。

  朔方军驻关镇边,无论京中如何折腾,还能阻戎狄三十年。

  朔方将士日日拼杀,这些刀疤都听得懂,哽咽不能言,扑跪在地上。

  “好了。”云琅笑笑,“起来。”

  “打下朔州前,我不会有事。”云琅俯身,拍拍他肩膀,“等该做的事做完了,你们总该叫我歇歇。”

  他原本……早就能休息的。

  故人所托,不能辜负,昔日恩情,不敢背弃。

  这次那位深宫里的九五之尊,不惜自毁长城,用朔方军逼他回来送命,云琅也以为自己能就此索性歇下。

  阴差阳错,又要多熬些时日。

  刀疤听得遍体生寒,看着云琅眼底释然向往,张了张嘴,半句话也说不出。

  “不提这个。”云琅摆摆手,把食盒推过去,“你去——”

  云琅蓦地停住话头,同刀疤对视一眼,神色微变,一齐朝窗外看去。

  暮雪皑皑,风灯昏沉,几道人影身法奇诡,一闪而过。

  “是刺客,少将军不要出来!”

  刀疤反应极快,一把推开窗户,纵身跃出“结阵!后列翼护,前列御敌——”

  雪夜风寒,凛冽寒风瞬间迎面灌了个结实。

  云琅呛了两口,咳得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霍明澈顾九辞只为原作者三千大梦叙平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千大梦叙平生并收藏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