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老主簿看着萧朔,眼前一黑。

  千算万算。

  不曾想到云小侯爷有如此勃勃雄心。

  萧朔静坐了一阵,扔了手中棋子,敛衣起身。

  “哪来的胡话!”

  老主簿抢在他前头,一个箭步拉开门,严厉训斥玄铁卫“不是早同你们说了!凡事不可轻易断言,一律打听清楚再来——”

  “打听清楚了。”玄铁卫忠心耿耿,学以致用,“按您教的,设法转圜、乘机套话。”

  “……”老主簿按着胸口“怎么转圜的?”

  “问了管事。”

  玄铁卫“管事问了掌厨,掌厨问了采办的杂役,杂役问了守门的家将,家将问了厨娘。”

  “厨娘问了丫鬟,丫鬟送暖炉时,问了云公子的亲兵。”

  玄铁卫保证“每个人都说,不曾听错。”

  老主簿“……”

  老主簿一把年纪,扶着门框,颤巍巍呼了口气。

  云琅那天来救手下亲兵,曾同他说过,这些出身朔方军的夯货很靠不住,千万不能放手叫他们自己乱跑。

  老主簿当时还一笑置之,觉得云小侯爷未免有些忧心过度。

  现在看来,玄铁卫不出错,几乎全仰仗王府这些年来平平安安没生什么大事。

  萧朔立在窗边,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走出书房亲手掐死云小侯爷。老主簿暂且没时间多考虑,把书房门一把拍在玄铁卫脸上,快步过去“王爷……”

  萧朔抬手,推开窗子。

  冷风转眼灌进来,老主簿不敢出声,自己过去,把炭火拨了拨。

  萧朔像是不知道冷,负手立在窗前,漠然神色半隐在烛影里。

  他长得同端王并不相似,眉眼更像端王妃。只是狠戾凉薄太盛,叫人平白生畏,不敢哪怕丝毫接近。

  老主簿也有些胆颤,徘徊一阵,还是打点起精神,倒了盏茶放在他手边。

  夜色昏沉,暮雪将至。

  萧朔看着窗外,忽而轻笑了一声。

  “王爷断断不可!”老主簿几乎听出了这一声笑里的杀气,吓得扑跪在地,“且不论以讹传讹、三人成虎!小侯爷纵然真说了这话,想来也无非不肯服软,口头占个便宜——”

  萧朔垂了眸,淡淡道“你也信了八成。”

  老主簿“……”

  老主簿低着头,磕磕巴巴“是……是。”

  毕竟这一句话,听着就十分像云小侯爷能说出来的。

  当年云小侯爷在府上的时候,掉进萧朔挖的坑里,压坏了捧着的点心。

  气急败坏之下,口不择言。

  也曾短暂当过萧朔的大爷和爷爷。

  ……

  后来还是因为萧小皇孙的爷爷不能当,才没再每次掉进书房窗外的同一个坑里,都岔着腿懒洋洋坐在坑底放声大喊“劳烦贵府来个人把爷爷捞出来”。

  “云……公子,洒脱不羁。”

  老主簿方才心神激荡,说错了话,艰难改口“有口无心。”

  老主簿低声“绝非有意冒犯先王……”

  萧朔不语,视线落在廊间风灯上,眸底冷意蔓延。

  老主簿站在边上,横了横心,两害相权取其轻“您若实在气不过,就亲手去打云公子一顿,清清心火。”

  “六年前,我曾发过誓。”

  萧朔淡声道“不会再对他动手。”

  老主簿心下沉了沉,低了头不再出声。

  若只是这一句倒好了,只可惜……萧朔并没把这段血誓说全。

  六年前,王府巨变,翻天覆地。

  府中众人四处奔走,忙得心力交瘁,很多事都已顾不上。终于熬到勉强安定下来,已过了个把月。

  先王与王妃一并殁了,举丧入殓一项跟着一项。府上无人主事,萧朔按礼暂袭王爵,只身主持了丧礼。

  府上整理登府悼亡的名录,才发觉这月余时间,云琅竟一次都没来过。

  那时尚且没人知道栽赃害人的是镇远侯府,王府同云琅向来亲厚,有不少人因为这个,一度颇有微词。无一例外,都被小王爷狠狠驳斥了。

  禁军风波未平,京中流言纷纷。不少人暗中揣测诋毁云琅,到萧朔面前,也尽数毫不留情轰了出去。

  世人都以为,萧朔是自那一场家变起恨透了云琅。就连云琅自己,只怕也多少这么觉得。

  “那时候……您进宫。”

  老主簿实在忍不住,悄声问“究竟出了什么事?为何便同云公子立下那等惨烈血誓……”

  萧朔漠然站了一阵,伸手关了窗户。

  风雪被一并严严实实掩在屋外,烛火一跳,重新亮起来。

  萧朔垂眸“我去求先帝,重查端王冤案。”

  老主簿自是知道这件事,点了点头“当年第一次查案,大理寺糊弄,草草拉了个侍卫司的指挥使来顶罪,说他偷了虎符意图不轨……”

  内有宿卫宫变,外有亲王冤死。大理寺卿奉旨查案,查来查去,竟只查出来个小小的指挥使。

  整个京城都知道定然不对,却无人敢多说半句。

  结案卷宗送来,萧朔在宗庙跪了整整一夜,谁也劝不动。

  次日一早,萧小王爷一身素白斩衰孝服,只身递牌子入了宫。

  “要向先帝证明那人不过是个替罪羊,只要查证虎符不就是了?”

  老主簿那时候在宫外,不清楚具体情形“当时镇压禁军,虎符明明就在云小侯爷手里,他——”

  萧朔道“大理寺在他身上,搜出了虎符。”

  老主簿怔住。

  萧朔立在窗前,阖眸敛下眼底血色。

  滔天冤情。

  眼看就要草草结案,少年萧朔进宫跪求重新查案,在白玉阶下跪了一日一夜,一下接一下,叩了不知多少次首。

  求来了先帝、参知政事、开封尹、大理寺卿。

  也求来了平乱有功的云麾将军云琅。

  自去岁云琅随军征战,两人还是第一次相见。

  一个身着御赐披风,侍立在先帝身后,一个素衣孝服跪在阶下,额间一片淋漓血痕。

  “是云小侯爷把虎符给他们,用来推那个都指挥使顶罪的?”

  老主簿有些不敢信,皱紧眉“怎么会?小侯爷明明——”

  “先帝走下阶来,扶我起身,对我说。”

  萧朔慢慢道“朕知道你的苦楚。”

  他说起这些时,语气依然极平淡,像是事不关己“又问我,此事不查了,行不行。”

  老主簿喉咙发紧“您——”

  “我又跪回去磕头。”萧朔道,“那几个大臣,便也轮番来劝。”

  “后来,太傅也被请来了。”

  “父亲的旧部,冠军大将军,怀化大将军,归德将军,殿前司都指挥使。”

  偌大的文德殿,满是人,空空荡荡。

  少年萧朔一身素白,跪在阶下,一下下沉默着叩首出声。

  “云公子。”老主簿低声,“云公子他……”

  “我磕得昏沉了,不知叩了多少次。殿里的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霍明澈顾九辞只为原作者三千大梦叙平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千大梦叙平生并收藏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