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云琅打发走刀疤,又运了几圈内力,呛出口发暗的淤血。

  他没在意,摸了块帕子拭净,仰面倒在榻上。

  被那群蒙面人在胸前捅的一刀,当时没来得及处置,后来的事太多,也顾不上好生调养。

  京中生变,边境不宁,没多久他就率军回了北疆。

  再察觉的时候,新创已成了旧患。

  云琅低咳了两声,闭上眼睛,扯着薄毯盖到头上。

  伤了这么些年,该习惯的也早习惯了,无非遇上阴天雨雪难熬些,没什么要紧。

  难得提及旧事,他忽然想起了那个城隍庙的黑衣人。

  端王在狱中冤死,端王一脉的争储势力也随之消散。斩草除根,萧朔的性命不知有多少人盯着。

  幕后之人丢车保帅,抛出镇远侯府顶了全部的罪名。萧朔若是也信了这个,不追根刨底谈个究竟,只将镇远侯府当成灭门的罪魁祸首、活着的人里只恨云琅一个,要活下来还能容易些。

  那时云琅平了戎狄之乱,在北疆转了十来日,好不容易才找着了个风景极好的悬崖。

  云少将军蹲在悬崖边上,心里还想着,自己左右也要死,死了换萧朔能活着,十分值得。

  ……转头就听说宫里有人往琰王府送拂菻国上贡的御米。

  吃这东西的人云琅见过。起初确实能治头疼,又能解忧抒怀,可多吃几次就再离不得,人只知道高卧榻上,体力日衰,一旦没了便痛不欲生。

  云琅受端王所托,自觉有管教萧朔的责任,自然不能坐视不理。边叹着操心的气边一头扎进秦岭,就这么连窜带跑东躲西藏了五年。

  ……

  云琅所求也不多,无非一桩北疆安定收复燕云,一桩萧朔消消停停、像寻常王爷那么活着。

  可萧小王爷眼下这个不配合的架势,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翻扯出来杀身之祸。

  困在府中,城里朝中的情形都不清楚,北疆形势如何,也难以探听得到。

  云琅躺不住,撑着坐起来,敲了两下窗子。

  刀疤就在窗外守着,听见声响,悄悄进了门“少将军。”

  “御史中丞近来忙么?”

  云琅道“帮我给他带句话,叫他有时间来一趟。”

  刀疤看着他,有些犹豫,欲言又止。

  “不方便?”云琅蹙眉,披衣起身,“怎么回事,御史台出了什么变故?”

  “没有。”刀疤忙摇头,“他上次来,被王府当神志不清轰出去了。”

  云琅“……”

  “琰王说,怕离得近了,被他传上失心疯。”

  刀疤道“从此不准御史中丞进府门一步。”

  云琅“……”

  “中丞说。”刀疤跟着出去采办,确实见过御史中丞一次,想了想,“少将军要见他,他可以踩着梯子,半夜扒琰王府墙头……”

  云琅不太敢细想那个场景,按按额头“……算了。”

  好好的御史中丞,深更半夜,趴在琰王府墙头上跟自己说话。

  一旦叫萧小王爷知道,刀下没准都要见血。

  说不定还会觉得这面墙都不干净了。

  把墙扒了,祭御史中丞英灵。

  云琅振作精神,拿了盏茶,一气灌下去“拿纸笔过来,我给他写信。”

  刀疤替他翻出笔墨宣纸,迟疑了下,叫他“少将军。”

  云琅打着腹稿,随口应了声“怎么?”

  “少将军要见御史中丞,是要打听琰王的事吗?”

  刀疤铺开宣纸,替他磨墨“上次中丞说,御史台攒了百十份弹劾琰王的奏章,少将军要看,都能送来。”

  御史中丞一口气说得太多,刀疤记不住,囫囵道“还有礼部的的,工部的,好几个部的……”

  云琅听得头疼“这是结了多大的仇?”

  “京城里,对琰王都颇有微词。”

  刀疤不很懂这些文人酸词,回想着给云琅复述“只是圣上纵容,都忌惮退让,不敢招惹罢了。”

  云琅按着额角,坐了一阵,点了点头。

  先帝虽然优柔寡断,却毕竟为人宽厚,向来仁慈。对萧朔的纵容厚待,七成歉疚三成怜惜,倒没有旁的心思。

  只是……这份厚待,到了旁人手里,便成了把刀子。

  拦在萧朔身前,替他跋扈骄纵,替他四处伤人。

  说不定什么时候,这把刀调转过来,不用费多大力气,就能收割萧朔的性命。

  “当年。”云琅提笔,在纸上写了几行字,“京郊城隍庙,那个黑衣人你可还记得?”

  “带着人围了我们,说有话要说、只能少将军听的?”

  刀疤点头“记得。他脚步虚浮,气息也不深厚,身上没什么功夫。”

  “谁管他有没有功夫。”云琅失笑,“你记得他穿得什么?”

  刀疤愣了愣,摇头“夜太深了,只看见一身黑。”

  云琅写好了简信,搁下笔,将纸细细折起来。

  的确是一身黑衣,却又不只这么简单。

  赤白缥绀织成大绶,游龙衣摆,结二玉环。

  瑜玉双珮,通犀金玉带。

  不只是皇子的形制。

  当时先帝身子已日渐不好,皇后无所出,其余嫔妃所生皇子出息的不多,一文一武。

  三皇子萧钺,受封端王,曾掌朔方军,血战燕云平定北疆,骁勇善战。

  ……

  六皇子萧钦,性情风雅广交宾朋,处事周全,颇得人心。

  云琅向窗外看了看。

  他记得,当年六皇子受的封号,是贤王。

  “少将军认得那个人?”刀疤微愕,“那当时怎么——”

  “认出了,也总要装一装。”

  云琅失笑“他要不亲自来,说的那些话,我也根本不会听。”

  整件事并不复杂,尤其他在局破局,两方的情形,他一个人都知道了大半。

  是什么人搅动风云,什么人害了端王,什么人不顾手足之情痛下杀手。

  谁是萧朔真正的仇人。

  他自然从来都知道。

  “到了那个份上,报仇什么的,都暂且顾不上了。”

  云琅很清楚自己当年干了什么,也毫不意外萧朔恨自己,静了半晌,低头笑笑“先得活着……”

  云琅咳了两声,按下又搅起来的旧伤,靠在桌边缓了缓“那么多人。”

  那么多的人。

  他一个都没拉住,一个都没能救得回来。

  “少将军。”刀疤扶着他,低声劝,“别想了。”

  “的确不该想。”云琅深以为然,点了点头,“我想给萧朔下点药。”

  刀疤“……”

  刀疤愣愣听着,不是很明白他们少将军的心路历程“什么药?”

  “管他什么药。”云琅道,“让御史中丞找,黄连、木通、龙胆草,苦参,穿心莲……”

  刀疤眼睁睁看着他挑得一样比一样苦,小心询问“少将军可是药喝苦了,要设法报复琰王?”

  “巴豆也行。”云琅意犹未尽,“番泻叶是不是不够劲?”

  刀疤瞪大了眼睛。

  “当初在城隍庙,我拿出端王灵位,逼着那个黑衣人立过誓。”

  云琅坐下来,又附了张纸,把传闻中最苦的几大药材全列了上去“杀兄弟、害手足,纵然享了九五之尊,夜里也是要睡不安稳的。”

  据云琅所知,半年前,新帝还找几个西北藏医进宫看过夜惊失眠的症候。

  有着这一分亏心,至少眼前,萧朔还不会被明火执仗地针对。

  没有明枪,却绝不会少暗箭。

  萧朔的身手比过去好,玄铁卫也警惕,有刺客大体都能应付。

  云琅想了一圈,还是有点担心,萧朔哪天会被下点什么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霍明澈顾九辞只为原作者三千大梦叙平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千大梦叙平生并收藏殿下让我还他清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