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能少爱你一点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温一诺静静地在床上坐了一会儿,等着那股交缠的能量彻底被自己的大脑吸收,才穿衣下床。

  萧裔远还在另一张床上熟睡。

  他是习惯晚上写代码的夜猫子程序员,总是写到凌晨才睡觉。

  温一诺则是八点就睡觉的乖宝宝作息,每天早上五点就醒了。

  她动作轻盈地下床,去洗手间洗了把脸,再梳头,抹上一层柔肤水,再戴上帽子出去晨跑。

  南辰市的冬季,早上的风带着湖里的水气,吹到脸上透心凉。

  温一诺只有帽子围巾手套全副武装才能抵抗那股寒气的侵袭。

  当然,她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运动羊毛衫和运动裤。

  因为跑起来后很快就会发热的。

  她绕着小区旁边的大明湖跑了一圈,又在湖边做了一下伸展运动。

  然后把帽子和围巾取下来,坐在湖边的座椅上,对着这片宽阔的地方开始闭目吐纳。

  这是她师父张风起教她的道门基本功夫,她从六岁开始练,不过脑袋受伤之后,她完全遗忘了功法,半年前才想起来。

  后来她就趁每天晨跑的时候在这里重新练习,极大的加快了恢复的步骤。

  是的,其实她的记忆已经完全恢复了,比萧裔远预想的要早三个月。

  但是她没有让萧裔远知道。

  因为萧裔远这个人有着理工科直男对数学秩序的强迫症。

  比如说他认为她要一个月才能恢复一年的智商和记忆,他就一个月只给她测一次智商,而且严格按照一月一年的进度。

  温一诺觉得,如果她真的表现出一个月进展好几年的现象,萧裔远会高兴,但也会十分的不自在。

  因为她打破了理工科直男对数学秩序的强迫症心理……

  温一诺看在萧裔远抛弃一切陪她“浪迹天涯”的份上,决定让他舒坦几天。

  不过今天是小年,她要送他一份大礼。

  温一诺坐在林间湖边的晨曦和冬雾之间,白皙无暇的肌肤,美貌无敌的侧脸容颜,被湖边几个早起晨练的老头老太太见了,还以为看见了落入凡尘的仙女。

  他们大气都不敢出,唯恐气儿出大了,惊扰了仙女的宁静。

  温一诺就在这种静谧之中进入了冥想状态。

  她能感觉到自己的思绪瞬间千里,跨越云层,飞过茫茫大海,来到她曾经毁过一次的实验室。

  果然,那里的设备又重建了,但是那些恶心的披着人皮的机器人已经没有了。

  还有那个能够探测芯片特殊信号的仪器呆呆地靠窗台边沿放着,一点反应都没有。

  温一诺笑了笑,收回思绪,睁开眼睛。

  那双比一般人更很沉的眸子里宝光莹润,仔细看的话,还能在她眸子的最深处看见一点点若隐若现的金色圈环。

  跳龙门的锦鲤,先得把自己修成金色锦鲤。

  温一诺摸了摸锁骨间的黑碧羊脂玉锦鲤,轻轻吐出一口气。

  寒冷的清晨,呵气成霜,人们一说话就会有白气喷出。

  没有人注意到温一诺吐出的白气,其实跟一般人不一样。

  她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心想皇城紫气真好用……

  当然,道门大魁首的奖品也真是苟,那个葛大天师占卜也有一手,居然硬是把她的救命之恩还上了。

  但这些东西都不是现代科学能解释的,虽然她确实是依靠这些东西提供的能量才逐渐恢复了记忆和能力。

  温一诺在湖边坐到太阳完全升起来,才起身回家。

  这时已经早上七点。

  她先去萧裔远常去的早餐店买了两笼正宗的蟹黄汤包,才慢悠悠往回走。

  萧裔远这时也起床了,在厨房里做早餐。

  温一诺踩着点回家,笑着在院子里就大叫:“阿远!”

  萧裔远抬头朝窗子外看了一眼,然后正在搅动燕麦片的手顿住了。

  她刚才教他什么?

  不是阿远哥哥,也不是远哥,而是……阿远!

  萧裔远的心突然漏跳了一拍。

  不过再抬头,看见她蹦蹦跳跳进到屋里,他的心情又平静下来。

  心智年龄才十八岁的小丫头片子,又搁他这儿玩“叛逆”呢……

  萧裔远勾了勾唇角,把一只香蕉切碎了放到燕麦片里继续搅拌,然后加牛奶煮五分钟,一锅香甜又有营养而且粗纤维的牛奶香蕉燕麦粥就煮好了。

  再拿一个白煮蛋和一盒杏仁奶,就是温一诺今天的早餐。

  萧裔远把东西端入餐厅,发现温一诺买了蟹黄汤包。

  “咦?你去买早餐了?”萧裔远笑着说,“早知道我就不做早餐了。”

  “外面的早餐没有阿远你做的好吃。”温一诺笑嘻嘻地说,露出脸颊上两个可爱的梨涡。

  “可你还是买了蟹黄汤包。”萧裔远笑着捏了捏她的脸,“巧言令色鲜矣。”

  “蟹黄汤包不算早点,那是我的餐前点心。”温一诺朝他眨眨眼睛,“阿远你懂的。”

  “我不懂。”萧裔远笑着坐下来,不客气地拿过一个蟹黄汤包,插入吸管,先把里面鲜嫩的汤汁吸得一干二净,然后才把汤包放在嘴里咬了一口。

  “嗯,好吃。”他夸了一声,“就是自己做太麻烦了。”

  温一诺只顾着埋头苦吃,根本不答话。

  两人吃完蟹黄汤包,又开始吃萧裔远做好的牛奶香蕉燕麦粥。

  温一诺不喜欢吃蛋黄,但是在萧裔远的注视下,她还是勉为其难把白煮蛋的蛋黄咽下去了。

  再喝杏仁奶,一天美好的早晨才结束了。

  她揉了揉自己的肚子,笑嘻嘻地说:“哎嘛,这么吃下去,我又要长胖了!”

  萧裔远将手搭在身边座椅的椅背上,淡笑看了她一会儿,说:“好了,今天又要测智商了,让我看看你是不是到了十八岁。”

  温一诺乖巧点头,“好哒。”

  她把早餐的碗筷收到厨房,然后出来等着萧裔远给她测试。

  萧裔远的那张excel表格,已经做到第十八个页面。

  每个页面都是同样的参数和勾勾圈圈,强迫症看得一本满足。

  萧裔远对图表的痴迷简直不亚于编程。

  他打开电脑,说:“你先做一下测试。”

  这是他专门为温一诺编写的,适合她特殊情况的心智测试训练。

  温一诺也没说话,默默在半个小时内做完了两个小时的题量。

  萧裔远:“……”

  这个进度,比他预计的要快啊……

  他看着温一诺那份完美的答卷,果然陷入天人交战之中。

  温一诺仿佛能听到两个小人在萧裔远脑袋里吵架。

  “一个月测一次!不能再多了!”

  “不行!她的水平明显已经远远超过十八岁的平均智商!应该继续测下去!”

  “可是再测的话,就不是一个月进展一年了……进度不再匀速……”

  萧裔远脸上的神情变幻莫测。

  温一诺好好欣赏了一番,才慢吞吞地说:“……要不?再往后测?我其实无所谓的。”

  她耸了耸肩,一脸轻松地靠坐在座椅上。

  萧裔远深吸一口气,到底还是想要知道温一诺真实状况的心思占了上风。

  他点点头,“继续,你往后翻,我会继续加载习题。”

  于是温一诺继续往后做。

  半个小时后,她把十九岁那一关过了,然后二十分钟过了二十岁,十分钟过了二十一岁。

  她继续往后翻,结果没有了。

  温一诺朝萧裔远挑了挑眉,“阿远,我已经二十二岁了,为什么没有二十二岁的智商测试呢?”

  她狡黠地笑,身子却保持着随时往后闪躲的姿势。

  萧裔远终于明白过来。

  这个家伙,应该早就完全恢复了!

  他心里升起狂喜,之前以为自己会因为秩序被打乱,强迫症患者会难受的感觉完全没有。

  原来在他心里,温一诺的健康,始终是最重要的!

  萧裔远突然鱼跃而起,单手撑过电脑桌跳了过来。

  在温一诺想要跳起来闪开的时候,一把把她搂入怀里。

  他抱得紧紧的,炙热的呼吸在她脸颊上滚动。

  他激动地问:“诺诺,你是不是已经好了?!你是不是全部都记起来了?!”

  温一诺这才咯咯笑出声,伸出双臂抱住他的脖子,撒娇说:“还差一点点……那里还有个疤,头发长得少!”

  她指的是她后脑勺曾经破损的地方。

  萧裔远轻轻揉了揉她的头,避开她的后脑勺,说:“没事,你头发多,盖住了就看不见了。”

  温一诺点点头,“那就没事了,我都记起来了。唉,我这也是一时疏忽,不然……”

  她话没说完,萧裔远已经低下头,吻了过来。

  天知道他忍得多辛苦,但是她不恢复,他就是没法对她有任何亲密举止。

  那是正常人的心理障碍。

  温一诺依偎在他怀里,婉转相就。

  这个吻漫长又热烈,但又好像一眨眼就结束了。

  两人都有些气喘吁吁。

  萧裔远看着温一诺被他吻肿了的小嘟嘴,用额头轻轻蹭着她的额头,温声说:“……我觉得我起早了一些……”

  温一诺笑得迷离:“是啊,好像有些困了……”

  于是两人搂抱着回卧室睡“回笼觉”。

  ……

  胡天胡地的“回笼觉”后,温一诺靠在萧裔远怀里,突然说:“你刚才没戴套……”

  萧裔远:“……”

  他又不是禽兽,之前怎么会准备套子?

  今天也是被温一诺的消息给震惊了,他急切地想拥有再次跟心爱的人灵肉合一的境界。

  他有些不自在地起身,说:“那我给你去买紧急事后药。”

  温一诺拉住他,趴在他强劲的肩头,用手在他胸口上画着圈,低声说:“阿远,我们回家过年吧。”

  自从去年大年三十离家,到现在又快要到大年三十了。

  今天是小年夜,她很想自己的亲人。

  萧裔远也一样,他也想,但是温一诺的事情永远在他这里是排第一位的。

  萧裔远握着她的手,说:“我没问题,但是你怎么回去?想要如何出现在他们面前?”

  温一诺朝他做了鬼脸:“只要你不暴露就行,别的就看我胡掰瞎扯呗!”

  萧裔远心想,他怎么瞒得过那些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霍明澈顾九辞只为原作者寒武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记并收藏如果能少爱你一点最新章节